首页 情撼半生 下章
第七章
小雨的瞳孔内散发异样的光茫,小嘴呵出人的气息到我脸上,我想起去前的冬天在这张发生的事,不其然心笙摇。“小雨,我是你的爹来喔,而你,快要作他人妇了。”我心神在战着。

 “我知!我的一生不会再有机会发生爱情故事的了,而我俩父女已经是命中注定要下地狱的了!就是因为我快要离开爹你,让我再当一次你的小雪好吗?就这么一次!没可能会有下次的了!”的确,我俩父女下世是怎也当不成人的了。

 世俗的事与我两父女再没关系!想着想着,心念还未落实,小雨的,已经实实在在的印在我的上。

 一年前的那一夜,我不知道小雨的真正身份,但此刻,和十八岁的亲生女儿躺在上两相接的亲吻着,那是前所未有的感受,我的心窝霎时发出雷霆的震动,全身每个细胞都在烈的咆哮,不是痛苦,而是欢呼!下地狱吧!离经叛道吧!永不超生吧!

 谁规定大嫂和小叔不能相爱?又是谁规定父亲和女儿不能共鞋连履?就是所谓的世俗伦理与道德枷锁,将我和小雪打进无底的深渊。小雪的一生毁了,我的前半生也毁了,二十年前我是那样义无反顾,二十年后的今天剩余那摇摇坠的命和那丁点儿的时间,我到底还为什么而挣扎?

 眼前的是小雨也好,是小雪也好,是我女儿也好,是我大嫂都好,我们现在是有违伦常的沟苟合,那又怎么样?天管得了我吗?心念既定,我反过来着小雨亲嘴,舌尖缓缓撑开她的齿入侵口腔,小雨先是一愣。

 然后慢慢闭上眼睛放松身体,享受父亲的舌吻。我一边女儿的丁香小舌,一边手不闲着的探搜她的脯,小雨的不算大。

 然而像个小子般躺着仍高高隆起,感触,充发育中少女独有的质感。当衣襟已然解开,我悬着小雨的小嘴吻下,粉颈、锁骨、肩头都不放过。

 然后气定神闲的慢慢用眼睛欣赏女儿半上身的人线条。见小雨娇羞的闭着目别过脸,我低头温柔的品尝那已硬尖,舌头在樱桃四周徘徊打转,小雨紧锁着眉心,像是痛苦,又像陶醉。

 从尖吻到,再寻找腋窝,深深嗅那玫瑰般的少女幽香,轻轻咬那如青草般的稀疏腋,不知是怕还是害羞,小雨左闪右避不让我,我唯有将面门埋在那小巧的脯上寻找慰藉,小雨深情的抱着我的头,彼此相互耳鬓厮磨,轻怜爱,温轻绵。

 温存之际,我伸手探入小雨两腿之间,少女最私密的部位被一只男人的脏手抚,她本能地一夹,然后又慢慢放松下来,充份表小女儿家的心猿意马与忐忑不安。我一手按着小雨微微凸出的小丘。

 然后用力的捽按,小雨立时浑身一抖,整个人如虾米般卷起来,我顺手拉下长,中指直入那娇之中,跟着温柔地一下一下挖动,每挖一下,小雨就颤动一次。

 挖了一会儿,我掏出中指,上面已沾得一团团稀的粘的,我将手指放入口中,那是我亲生女儿壶甘的独特滋味,我要好好品尝。小雨拉开我的手:“不要!脏的啦!”

 “小雨的哪会脏,又香又甜,我要大口大口的吃呢!”我张开小雨双腿,那里已是渠,我低头尽情食,小雨被我吃得全身僵硬,不知所措的双手抓,迷糊糊的呻着。

 愈,愈,私密处已是一片汪洋,这时小雨已有一点神智不清,和腿一下又一下痉挛搐,眼睛半闭半开,只懂“不…”的呻呢喃着。

 我将失神的小雨的双腿架在肩上,硬无比的命子对准位置,慢慢陷入已经四溢的梦之中,我和自己的亲骨终于器官相连的合成一体,被包裹在女儿热烘烘傥软软的腻滑壁之中,那种超凡入圣的销魂蚀骨感受,令我如登极乐,没有一个没血源的尘俗女子可以相比。

 小雨被我一桶,反而清醒过来的张开眼睛望着我。“疼吗?”我怜香惜玉的问。“不。”小雨微笑的摇头:“但是,去年我疼了两天呢!”说完小雨俏皮而又娇羞的偷笑起来。

 然后用力的抱着我。两舌头又再在一起,我抱着小雨,下体又慢慢的磨蹭,进而稳定的密密送,小雨围前后耸动,一颤一颤的,合着我的冲撞。动作愈来愈快,小雨的深处飞溅,她红了脸,面容搐出似哭似笑的神情,呼吸也愈来愈急促。

 我原本有能耐再维持一点时间,但又不想压抑着本能的望,我放下小雨双腿,让我俩的体能完全的贴紧拥抱,我用力抱紧小雨,用尽全力的冲刺,小雨紧起脸庞咬着我的肩,手指深深陷入我背肌内。

 “叫我爹!”“爹!”“再叫!”“爹…爹!”看着小雨难过的表情看着我,不断呼唤着“爹”让我意识到这刻我是在污着自己的亲女儿!

 那种逆天逆伦的感觉,令我兴奋得无以复加。“爹…爹…呵呵…爹…爹…呵呵…”冲刺去到最高峰,我以和小雨灵神与体都二合为一不可分离的姿态,在她的内心深处注入逆伦的种子。

 虽然不是第一次合,但现在是我第一次以小雨父亲的身份,完全侵占拥有自己的亲生女儿,在亲生骨的体内播下伦的种子,天下间有哪对父女能像我俩般亲

 我清楚的确认,不是因为爱小雪,我是真真正正的爱小雨,她是盛我和小雪所有回忆秘密的潘朵拉盒子,是在天上的小雪送给我的天下最珍贵的宝物。

 我是那么发自内心的想得到她拥有她,这个拥有一半我的身体和一半小雪的身体的宝贝女儿,除了小雨,我什么都不需要了。

 我伏在小雨身上息,不想离开小雨,但是无可否认的我已一把年纪了,发过后的命子不自控的软化离开小雨退了出来,仍火高涨的我灵机一触,爬起来跨到小雨头上,将软掉的命放到小雨嘴上。

 小雨愕然相视,看看我的脸又看看我的命子,不知如何是好,她到底只是个未经世顾的传统良家妇女,怎会知到男女间的诸般乐趣。

 “小雨乖,将它放入口中,不用怕,每个女人都是这样服侍男人的。”我竟然说谎哄骗自己女儿!有多少良家妇女肯干此等勾当?

 而事实上就是在八大胡同内,也并非所有女愿意干这个,就只有手上戴有暗示图桉指环的下级女,才会提供此等下服务。

 小雨听我的话信以为真,女子的服从本能令她半带惊怯的慢慢将那丑陋的家伙含在嘴里,霎时间,命子传来火热润的酥麻感触,令我浑身畅快无伦。

 这一刻,我的亲生女子正品尝着生她出来的命子的味道,嗅着父亲囊发出的淡淡腥膻,用口舌刺着自己父亲的,既下,却又销魂蚀骨。

 我一下一下的推入,在小雨口内进进出出,并指导她如何。小雨起初羞怯而笨拙的照办,慢慢地出于女的原始望,开始主动而有节奏地

 被女儿用最下的技法服侍刺,我的命子很快又再次生龙活虎,我示意小雨停止并转身伏着,我从后面进入,和自己的女儿再次沟。我从后推送撞击,手也不闲着的去掏小雨垂着不断摆动的娇,还低头吻她柔滑的玉背肌肤。

 以动物配的姿势和父亲伦,令小雨觉得羞无比,将面门埋在被窝中忍受着我的,我要尽情调教羞辱小雨,一手抄起她披散的长发,小雨的脸被我拉了起来,张开的嘴发出“喔…喔噢…”的哀嚎。

 我索抓住小雨的双臂,小雨的整个上半身被我提离被窝,跪坐在上的她和我只有一个受力点,唯有毫无泻力的完全承受我无情的撞击“喔呀呀喔呀呀”之声此起彼落。

 最后一下强劲冲刺,我双手一放,小雨如败絮般飞到角落去,股朝天,积存在内的甘从仙出来。

 如此奇景,我又情不自的低头去食那杨枝甘,全身软痈的小雨无力反应,喉头只能发出两声尖腔,任我为所为的被父亲尽情食。

 将小雨像人偶般在上放好,我们又回般一般面对面的姿势合,眼看此刻的小雨,全身皮肤红一块白一块地现出娱的晕素,身上发出的醉人香气更越发浓烈,又美丽又令人疼惜。

 我拥着她深情一吻,然后拉开她双手,从左至右再从右至左的吻两边晕和腋窝,小雨张开双手,大方的任我需索,这刻的她嘴巴半开着,眼神看起来人极了。

 毫不羞赧显示她的愉悦及情。我摆动虎,磨蹭捅进摇曳旋转,不断变换合的方向力度,探索小雨内心深处最感动人的方位。  M.vLIxS.cOM
上章 情撼半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