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撼半生 下章
第八章
突然小雨一声叫,我认定那一个着力点,用尽全力的攻击,小雨面容也紧凑起来,用力握着我手臂,快乐的眼泪了出来,我全身拉弓以最大的力度与幅度集中冲击那一点。

 最后全力的一击,我感到小雨梦的深处传来最强烈的痉挛胎动,因高而泉涌的花从隙不断溅飞,被感染的我也跟着去到顶峰,以最痛快淋漓的感受出极乐的种子。

 整晚房外霜雪纷飞,而我和小雨在房内彻夜绵,完事之后一同依偎嬉闹,休息过后她又会用小嘴为我回复生气,二人又再合体连肢。

 整个晚上,我以一生人所学到的所有姿势和小雨合,到第三次,她已不用要求的主动用小嘴去令我复活,我说我累了。

 她甚至主动坐到我上面来,像个饥渴妇人般扭摇曳,只一晚时间,我就将自己的女儿调教成小女。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酸了,命也痛了,高甚至发空炮了。

 还是无法停止,两父女灵神绵直至天亮,我们俩人一直忘我在偷,也一直在忘我的逃避。

 南城车站的大自鸣钟早已向过六下钟声了,透明亮体的阳光从卧室窗户照进来,再过不久,当钟声向起七下鸣叫之后,管家怀叔就会拿着梳洗的温水来扣门了。

 这一刻的我,虚疲敝的坐有头,而被晨光照耀着赤娇躯的小雨,仍旧伏在我下体不断的,我叫小雨停止不要再了,但她没有理会,仍死命的。“好了好了,怀叔差不多要来了。”我有气无力的说。

 小雨仍然没理会我,仍然在,我感到我小腹上滴上几点温热的水点,水点愈来愈多,愈来愈密,甚至悬着我的命下,我无言以对,肝肠寸断。

 当囊内最后的两滴体都被榨取出来后,小雨连吐出来也没有,乘怀叔来到扣门前的最后一刻返回自己房间。

 我们若无其事的换过衣冠步出房间,若无其事的用过早饭,然后伴随着北平冬天清晨的凛冽寒风出门,若无其事的到北城车站去。街道上不断筛着淼蒙的飘雪,向前看去,只见摇摇的天空与地面界处白雾蒙,地平线馍糊不清。

 人力车来到了北站,冬天的车站漾了感伤的味儿,笼罩在薄薄的白色晨雾雪影之中,大概因为还早,站上人物萧条,只有穿黄制服的挑夫和车夫在闲着,和零星的摊档子在摆卖热烘烘的小吃早点。

 我到票务处买了一张往辽宁的头等票,半小时候开车。我和小雨无言的坐在月台的长椅上,四周被一阵白色的晨雾所包围,景物是那样朦胧,仿佛我俩二人和世界被雾所隔开,被遗弃在世界的边缘。

 可惜这两个散的灵心,在这个小小的人生道上,所摸走的荒路永远无法凑集在一条线上,而当晨雾散开时,我俩二人,将要天各一方。“我去买些热的给你火车上吃好吗?”我望望身边的小雨。

 “不许你跑开!”小雨已经泫泫落下泪来。没多久,火车到了,我们仍旧坐在长椅上动也不动,小雨枕着我的肩,左手的手指陷入我右手的指之间,我们都有千言万语想向对方倾诉,就是因为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又不知可以倾诉多少?

 千言万语之中,我唯独没法向小雨倾诉的,是我作为她的男人的幸福承诺与誓言。火车的烟囱己升起新的黑烟,机房己经开始加炭准为新的旅程,听到即将开车的汽笛声,小雨握得我的手更紧。

 此时此地,是一切旅途的终点,我和小雨的人生将从此永远分开。时间已剩无几,我半拉半推的送小雨上火车,她一上车,就找个窗口的位置,半个身体穿越车窗哭泣着的凝望着我。

 这一瞥,就成了你俩的最后的诀别,再纠也只会徒添伤感,我忍着内心的绞痛,头也不会的踏步离开,我知道此刻,小雨仍在哭泣的看着我的背影,隐隐然又一阵心疼。火车慢慢的开行了,小雨,永别了,小雪,永别了。

 我的心好痛好痛,无法自己的双手掩面闭目呜咽起来,闭目间,小雪又再次出现在我跟前!眼前的小雪冷冷的侧身端坐于亭台看着外面沥沥的雨,面容是忧恻苦涩。

 小雪一直呆呆的看着亭台外的雨点,突然间,她双手伸到亭台的檐篷外,接着一串串的雨水,然后小雪回头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我,将接着雨水的双手,伸到我的面前…“小雨!”

 我猛然睁开眼睛回身怒唬。我的呼号掩盖了四周的嘈杂声,四方接车送车的男男女女受到惊吓,鸦雀无声的望着我,其中,还有车上的小雨。

 火车已慢慢开行,我拔足就跑,追到仍俯身车窗外的小雨的旁边,和火车并排的奔跑着。“小雨,我告诉你,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容许你和其他男人成亲!你永远也只属于我一个!”

 我向着小雨大声的呼喊。在火车上的小雨掩着面不断摇头,情绪激动不断的说:“不行的,不行的,不可能的…”

 “我懒理它行不行!我告诉你,我方雨笙是如假包换的大坏蛋!无论你嫁到哪里,我都会来找你,我都会找到你,破坏你的婚姻,然后抢走你!我方雨笙说得出做得到!”

 火车快要离开月台了,我心焦万分,继续大声喊出我的心里话:“小雨,你没有选择的了!没有其他人的幸福会比你自己的幸福重要!

 你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故事!而我和你早就注定要下地狱的了,还有什么需要顾累?你理会其他人干么?不要去在意别人怎样看你,别人怎样地注视你与你毫无关系!当年小雪有权选择却认命放弃,她做不到的事今天就由你来做!来!小雨!回到我身边!跟我走!”

 听到我的表白,眼睫一扇一扇尽是雨的小雨掩着面不断点头,虽不外,可是整个人尽在喜悦之中。豁出了!她拿了小皮箧就跑到车厢后端的没有门的出口,但火车一直加速的行驶着。

 小雨一直站在出口害怕着。尚有十多尺就到月台边缘了,我张开双手接小雨:“小雨,什么都别想!看着我!跳!”

 小雨跃出车厢,飞扑入我的怀里,我们双拥倒在地上不停的滚呀滚,在地上打了十多个滚翻,才在月台的边缘停下来。我躺在月台边抱着小雨,而她伏在我身上抱着我,四周的景物全部围着我俩天旋地转,世界一下子变得那样的广阔,整个世界围着我俩转动,天大地大,无边无际。

 还未定神,也没理身上的伤,我和小雨躺在月台上第一时间拥吻。月台四周响起一阵阵的哗然,有人在惊呼,有人在骂我俩伤风败德,有少许人在拍手喝彩,而大部份都是目瞪口呆的围观。如果他们知道我俩是父女关系,又不知有何感想?

 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实在太吵耳了,我和小雨停止接吻站起来,我拉着小雨就跑,被我们挤开的人群不断叫骂:“世风下,这是什么狗男女?”

 “光天化当街亲嘴,真是有爷生没娘养!”“老头配丫头,他俩到底是什么鬼关系?”种种不堪入耳的辱骂声此起后落的飘过。

 然而咒骂声中,我却听到有人这么祝福着:“有种!加油!”当远离人群时,背后响起最后的一句:“他俩很匹配喔!”我在前面拉着小雨不断跑,小雨在后面被我拉着不断跑,就像我俩昨天在学生示威中相遇的情况一样。

 这种感觉很甜蜜,整个视野是那样清楚,世界是那样辽阔,好像可以到达无限远,然而又伸手可及。我们就像一对被世俗通缉的汪洋大盗,我带着她荒土飞踪,和她风中放逐,逃离这个荒谬的世界,一直跑到世界的尽头,共渡我们的余生。

 ***小雨放弃回辽宁后,我写了封信给霍家说明情况及道歉,表明小雨往后将会跟回她的亲生父亲,之后我和小雨到处飘泊四海为家,以免被霍家的人找到。没多久,国家政权变更,我藉着这个机会,带着小雨逃到我年青时读书的地方…

 香港,我和小雨以难民的身份成了香港的公民,随便安个身份登记入籍的小雨法律上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俩在香港正式注册结婚,成为合法夫妇,做梦也没想到,我和小雨两父女竟然能够合法注册成为夫,在没人认识我们的香港落地生,我半生的生涯来到此刻,正式写上休止符。

 翌年,小雨有了身孕,临盆前一晚,我在梦中见到小雪,她首次于我梦里在阳光普照之中出现,梦中的小雪愉快的对我微笑,翌小雨为我诞下一个女儿,我给她起名为:方小雪。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小雪,从此之后,小雪没有再在我梦中出现。  m.VLixS.Com
上章 情撼半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