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十六章
“离开这座岛?我不知道…你是那个温柔的比吕同学…还是使用鄙手段‮暴强‬我的比吕同学…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思绪混乱的小枫一点也不相信比吕的话,因此比吕决定将说服小枫的工作由跟她感情最好的美树负责。

 而他则趁着这段期间与下一个对象小惠接触。逃出这座岛的谈话在完全没有任何监视摄影机的场所进行。尽管如此,比吕还是慎重再慎重地选择了一有人靠近使可立即知道的沙滩与小惠两人独处,向她透逃脱计划。

 “…如果你无法原谅我的所做所为,等逃出这里之后我会想办法补偿你,所以…”最后,比吕亦不忘加上这丛一话。可是,听完一切的小惠,居然回答她无法逃出这座岛…“为什么?听我说,杉本同学。

 也许你会认为我在狡辩,不过我之所以对你做那种事完全基于‘工作’。这座岛是用来凌女孩子的…再继续待在这里的话,会遭到的更悲惨的…”

 “…我知道!”语出惊人的小惠,开始说明自己所处的状况。小惠的父亲在成为友人的连带保证人后,某友人突然失踪,小惠一家顿时陷入必须背负巨额债务的窘境。

 结果,父亲经营的公司倒闭,母亲也因好劳过度而病倒…于是,戏剧化的不幸使降临到小惠身上。“…当时来催收债务的人告诉我一个偿债方式,他说如果我接受那个工作的话,父亲的债务可以抵消一半…”

 “这么说,杉本同学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这座岛上的工作不是觐尤监察员…”“嗯,没错。只是…我没想到会是你!”

 由小惠的这一番话来看,她若逃出这座岛,债务非但不会减少,大概还会面临讨债公司的残酷手段吧。不过,现在的比吕怎么可能轻言放弃。

 “不行!解决债务的方法很多…对了,何不对外宣告破产?”“我父亲也这么想过,可是他说如此一来会连累到很多人…”“所以,你父亲宁愿牺牲女儿,他是这么想的吗?不是的吧?杉本同学…你没有理由成为牺牲品!”

 小惠倒了口气,这绝非好的含意,而是坏的含意。“理由的话…不,还是不行,我不能离开这座岛…”比吕突然开始对左右为难的小惠吐真言。

 “杉本同学…记得你对我说过,小百合并非真的喜欢我,她想跟我分手…当时我虽然否认,不过我是知道的!”

 “什么…?那你为什么…?”“即使那样,我也无所谓,只要能看到小百合的笑容我就心满意是了,这是我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那么喜欢却…为什么你明知道小百合不爱你,还能毫不在乎地待在她身边?如果是我的话,一是…”

 小惠的问话充指责,比吕苦笑着。“我并非完全不在乎。不过,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与她喜不喜欢我根本无关。正因为跟她在一起,所以我所欠缺的许多东西都被她填了!”

 “铃森同学…”“所以…这次我想为别人做点事…杉本同学,和我一起离开这座岛吧。如果你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的话,我也会留下来保护你!”

 “你好坏喔,铃森同学…那么危险的事…我不能让喜欢的人做那种事!”小惠的这些话意味着同意逃离这座岛。“不过,有件事我要先申明,铃森同学!”看到小惠措词强硬、表情严肃的模样,比吕一脸紧张,小惠立刻出淘气的笑容。

 “上次你说我们是在学生餐厅小百合的介绍下认识的…你错了,其实是‮生新‬训练的时候,当时我在校内迷路,而你替我解围…啊—,你脸上一副完全不记得的表情!”

 “抱歉,我真的不记得。不过,你干嘛突然提起这种事?”“总觉得,现在不说的话会后悔…不,没什么!”

 人,只要心中一有不安或恐惧,往往会想藉助嬉闹来遗忘。现在的小惠正是如此…然后是继小枫、小惠之后的第三人…千砂的说服工作是最大的难题。

 从黑田那里知道祖父的真面目那一刻起,深受打击的千砂便不太进食,整天关在自己的房间。不论是谁敲门,包括比吕在内,千砂都不予理会,即使比吕偷偷传递写有逃脱计划的信件给她,也没有任何回音。

 计划必须秘密进行,所以无法再采取公开行动。但是,比吕一点也不想置千砂于不顾。而执行计划的日子就在这种情况下一天天迫近。***

 运送物资的补给船会是期造访这座岛。这一天,补给船又抵达码头,对比吕他们而言同时也是逃是的时机。

 选择该的理由有二:一是黑田等人前往码头后,公馆的戒备将会松懈,二是补给船抵达的日子,海上气候不会太差。

 逃是的关键上具是以前漂流到此的渔民所乘坐的小船。这条被比吕发现,藏匿在海湾的小船,是他们逃走的唯一工具。“补给船开船后的一小时是关键时刻,船只的行驶方向也要再次确认,因为那是往国土的方向。

 万一失败的话,你们三个…不,大家绝对要一起逃出去!”说完,比吕叫美树、小枫、小惠先到藏匿小船的海湾等侯,自己则采取个别行动,以带出还滞留在公馆的千砂。

 (拖也要把她拖走…再不行的话,就用绳子绑起来…)不过,理应紧闭的房门里面却没有千砂的影子。(糟了!事先告诉她逃走期,该不会巧成拙了吧?)比吕心急如焚地在公馆内到处寻找千砂。然后…他找到了。

 “咦…?你不是应该和黑田一起到码头…这些血是怎么回事!”比吕找到的不是千砂,而是倒卧在客厅地上、斑斑血迹的丽华。比吕跑上前去,手立刻被丽华腹部出来的血染红。

 “丽华‮姐小‬,振作点!莫非你的伤是…千砂‮姐小‬做的?”“比、比吕吗…怎么还分不出刀伤和伤…果然,是小鬼一个!”比吕赶紧让腹部中弹、濒临死亡边缘的丽华躺在沙发上。

 “到底是谁做这种事…啊,没关系,你不需要说话!”“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反正,已经…所以…至少,把我的话…”

 自知死期将近的丽华,开始向比吕诉说自己的秘密以及来这座岛的真正目的。秘密就是…丽华和黑田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什么…?兄妹…可是,你们两个以前在黑田的房间…”“几年前我还不知道有他这号人物的存在…因为我就是所谓的私生女…不过,黑田他…”

 丽华姑且不谈自己,转而以黑田的过去为话题…黑田从孩童时‮开代‬始便与帮派大哥的父亲感情不睦,因某事件而是相同路线后,对父亲的厌恶更是与俱增。

 结果,黑田对外以病死为由,将父亲监在废弃大楼的地下室。除了粮食等基本需要外,运至地下室的就只是‮女男‬老少的尸体。不久…黑田的父亲陷入丰发疯状态,一味地‮暴强‬尸体…等到被带出地下室时,已经完全丧失过去的记忆。

 因此,黑田给他取了新名字…‘苏我戒’。“你、你说的是…那个苏我吗?那么,那家伙是丽华‮姐小‬和黑田的…”“没错,是父亲…我故意残酷以对,其实内心很痛苦…可是黑田他…却打从心底奴役父亲…以此为乐…”

 一面从事特种行业、一面调查生父下落的丽华,偶然间知道这个事实。于是,她巴结剑圣会来到这座岛,表面上忠心耿耿并对视父亲如废物的黑田毫无恨意,私底下则一直伺机而动。

 察觉到比吕一行人想趁今天逃出这座岛后,丽华自觉机不可失,然而黑田魔高一丈,最后她还是遭到无情的反击。

 “原本想将杀黑田的罪嫁祸给你…可是,他对我的来历和目的早已心知肚明…也知道和我做伦行为…呕!”“够了,丽华‮姐小‬,别再说了!”“不说不行。你发现的小船也是黑田特别…”

 “什么!怎么会…这么说,那是黑田设下的圈套…”“你和我,我们终究都在他的掌握之下…快去!黑田现在已经到小船那里了…、”

 比吕在丽华的叱责下起身,无法送她最后一程的他,依依不舍地一鞠躬后立刻奔出公馆。(丽华‮姐小‬竟然也和我们一样是‘复仇者’…可恶,这种事为什么接二连三…)悔恨加的比吕消失在客厅。不久,察无任何异状后,苏我现身了。

 找到沙发上奄奄一息的丽苹,欣喜若狂的苏我,不分青红皂白打算执行他生存的目的…尸仪式。然而,举头三尺有神明。虽然不清楚丽华有无意识到苏我的存在,不过在啊下最后一气时,她喃喃叫了一声。

 “爸爸…”听到这一声呼唤的苏我,瞬间恢复正常意识,清醒后的他发现自己正准备侵犯下半身赤的女尸体。

 “我…哇…”苏我一面狂叫、一面拚命用自己的额头撞击地面,一次又一次。不久…不支倒地的苏我,彷佛断了线的木偶般,‮体身‬一动也不动。***

 同一时间,比吕终于到达藏匿小船的海湾。美树三人被黑田的手控制住,伫立在原地动弹不得。

 “哼,这些家伙的假骑士总算到了!”说完,黑田立刻朝比吕扣下扳机。一发…两发…黑田故意让子弹掠过比吕的‮体身‬,警告他不要靠近自己,然后在美树她们面前说。

 “哼…你如果就此夹着尾巴逃跑的话,这些女人性命不保的剧情架构就算完成了!”“呜…鬼才要逃!别以为一切会如你所愿,黑田!”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像木下小百合的强事件,就是照着我的剧本进行的。铃森比吕因最爱的人‮杀自‬身亡而陷入绝望深渊的结局,连我自己都觉得完美无缺,包括你参与那个‘工作’在内!”

 比吕有股天摇地动之感。来到这座岛之后便震撼不断,不久前甚至还首次目睹到中的人…丽华,然而这次的冲击却无与伦比。

 “高兴吧,铃森。你女友的仇我已经事先帮你报了。那些逞一时兽的人渣…棕发、长、秃头等三人都被我解决掉了!”黑田正确描述比吕从未向任何人透的三个强犯的特征。总之,黑田一手主导那个事件是千真万确之事。

 “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非要我参与那个‘工作’…”“理由出在你身上。我看到你参加摄影展时得奖的风景照片,它表现自然美的肤浅方式让我很不,跟我过去的作品太像了!”

 “只为了这种事…只为了这么无聊的事,就把小百合…黑田…”“…好了,谜题解答到此结束。永别了,铃森!”黑田的手瞄准怒不可遏的比吕的心脏。然后,声响起,人影也跟着倒地。

 不过,中弹倒下的是挡在比吕前方的…小惠。比吕不顾被黑田下一颗子弹击中的危险,火速赶到小惠身边屈膝跪下,口中弹的小惠,罩衫开始渗出鲜血、气若游丝。

 “杉、杉本同学!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没关系…铃森同学…因为,我必须赎罪才行…那天…小百合被‮暴强‬的那天…说出你们约会地点的…就是我…”

 没错,当时为替父亲还债,业已间接受黑田控制的小惠出卖了小百合。除了命令之外,对小百合有嫉妒之心或许也是动机之一吧。“所以…你对我做的事也…我没有一丝怨恨…是报应…所以,我一直想道歉…对你和小百合…真的很对不…”

 小惠不再说话,尾随比吕赶到的美树,在检查她的脉搏后摇‮头摇‬。比吕不发一语,以拳头重击地面。

 “骗人…骗人…真的死掉了…怎么会…不要…”僵在原地不动的小枫忍不住大叫。看到三人三种神情,黑田嘲笑着。

 “哼哼哼…果然还是如此,不出我所料。凌的男人和被凌的女人,双方都有罪恶感…然后,女人身为男人而死,真是无可救药的光景!”

 黑田早料到小惠会身替比吕挨子弹,所以他才故意说解答到此结束…之类的台词来制造情境。黑田之所以会精神异常到这种地步,原因在于从事海外摄影工作时所卷入的某国内

 在痛苦的求土过程中目睹到人的丑陋后,黑田变得非常厌恶只能‘从眼前的世界载驭现实’的相机,并在‘自己创造世界’的谋略行为中感觉到完美。

 继承父亲的职业后,黑田第一个经手的谋略,便是将讨厌的父亲变成‘苏我戒’以后的事比吕已经知道了。当时比吕的感想只有‘无聊…’。而现在…黑田重新将口对准比吕。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