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十七章 复仇之战(全文完)
“好了,这次真的轮到你了,铃森。不,或许不对,因为还有两个女人,或许你还有两次土机!”“开什么玩笑,黑田!想杀我的话,就直接冲着我来!”“唉呀!稍安勿躁,我最后再告诉你一件很有趣的事。

 其实,这座岛的真正目的不在凌女人,而在凌女人的男人。历经各种心灵煎熬后还能继续凌女人的人,将成为气组织’的一员喔!”

 比吕心中的存疑是正确的,这座岛上演的凌剧背后果然有阴谋,也因此他才得以察觉到黑田这些话中的错误。“黑田,就算是‘组织’的一员也不过是手下或棋子吧?因为有权有势的‘组织’中心成员,讲究的应该是世袭或血统才对。

 这一点你很清楚不是吗?剑圣会的黑田剑治先生!”有着与被迫成为‘苏我戒’的父亲相同的执着,被碰触到最不想被碰触的部分,黑田出不悦的表情。

 “呜…你连当‘组织’的手下都不配,不及格。铃森,以前我说过‘不成功便成仁’,现在正是时候!”黑田扣下扳机。可是,手只卡嚓了一声。

 “嗯?子弹应该没算错才对…哼,对了,丽华挨了一,那一发没有算到!”黑田一点也不慌张,从容不迫地开始装子弹。因为黑田知道自己和比吕的距离够远,比吕难以趁虚而入。

 比吕的判断亦同,不过他还是朝黑田跑去。黑田的法VS比吕的冲剌力,胜利自然属于前者。口朝比吕的额头开火…砰—!声响彻云霄的同时,子弹也飞向空中。

 正当比吕无计可拖、自觉大势已去时,千砂突然从背后窜出袭击黑田,手上的刀子倏地划破他的颈动脉。血四溅的黑田转身用最后仅存的力气扣下扳机,子弹立刻贯穿千砂的腹部。一切在瞬问发土,也在瞬间结束。

 “呜—!丽华…如果没有…多管闲事的话…最应该小心的…果然还是…自己人…”这是黑田最后的遗言。比吕张开原本要揍向黑田的拳头,转而撑住逐渐瘫软的千砂。

 “千砂‮姐小‬!振作点!不行,不能连你也…”从千砂腹部不断出的大量血暗示着一个事实。千砂脸上的血也在逐渐褪去…“没关系…祖父让许多女遭到不幸,我是他的孙子…这种下场…”

 “不对!你祖父的罪跟你无关!我才该…”“不行…因为我要把这个交给你…”千砂抬起逐渐麻痹的手,将数张光碟片和公馆的总钥匙交给比吕。“光碟片中有黑田掌握的所有‘组织’资料…还有上次我跟你说的总钥匙的王牌…我在里面都有详细记载…”

 “不,这些东西我不接受。要报复气组织’的话,我们一起行动吧。我和你连手的话一是天下无敌。没错,你的头脑和行动力,再加上我的难…所以…所以…”

 千砂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展笑容。那是最美的微笑。“有件事…想告诉你…我真正的…名字是…秋川…千…”

 千砂的话到此结束…永远的。比吕、美树、小枫…三人鸦雀无声。没有痛哭,也没有哀叫。与躺在附近的三具尸体一样,彷佛毫无生命迹象一般。

 “真糟糕。我这个人事档案组的干员最怕遇到这种凄惨的现场了!”与看到鹭泽出现而神色紧张的小枫和美树不同,从过去几次交谈中多少了解鹭泽心思的比吕,平静地开口。

 “…鹭泽先生,剩下就交给你处理了!”“喂喂,你说得倒轻松…这才是真正伤脑筋的地方。铃森老弟,你应该也知道我的立场才对!”“可是,你不是剑圣会或‘组织’的人,就算帮忙,也是基于利益输送的观点,‮察警‬的意识应该还是存在的!”

 鹭泽出严肃的表情,不过只在一瞬间,很快地又回到往常的笑脸。“也就是说…如果在这里放你们一马的话,我有利可图罗?”比吕并未点头回应,只是静静凝视鹭泽。

 “呼…你这个人啊,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说完,鹭泽便朝码头方向是去,想必是答应比吕的要求,开始着手处理后事,与尚未出船的剑圣会成员接触吧。

 “…是吧,小枫,美树。现在只能这么做,只能离开这座岛了!”甩开无法为小惠和千砂超渡的不舍之情,比吕催促两人。然后,比吕一行人搭上小船离开岸边,可是…“呜…三个人搭这艘破旧的小船果然是超载了!”

 美树突然这么说,随即便跳下船游上岸。“什…美树,你做什么!一点也不会超载…何况,下去又能怎样,这条船是逃走的唯一方法!”“没错,我们不能留下你,快点坐上来!”美树朝急忙再次将小船驶回岸边的比吕和小枫摇‮头摇‬。

 “我一开始就决定了。因为…岛上的受如果全都不见踪影的话,就算鹭泽先生再神通广大,大概也很难蒙骗过去吧,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不见了,广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广树确实是一大问题,不过美树为了比吕和小枫,想独自一人牺牲的举动非常明显、“既然如此,我也要留下来,你若出事,我…”“不行,比吕少爷,这样小枫会出事的,您绝不会让她一个人横渡这片汪洋大海的对不对?”

 小枫一脸歉意地来回凝视岸边的美树和身旁的比吕。吴树完美无缺的理论,以及她经常顾虑别人的坚强心灵,让比吕已无话可说,他开始将小船驶向海洋。

 比吕和小枫无法好好观看美树精神抖擞、挥手目送的身影。不久,美树的身影消失,这次换成岛屿全景。

 然后…当全体变为水平线时,风势开始强劲,狂澜中的小船即将面临沉没的危机、“呜…这条船果然太勉强了…杉本同学…千砂‮姐小‬…还有小百合…大家都死了。我们也快要…”比吕一面好舵一面说气话,小枫叱责兼激励。

 “那是什么话!你不是对我说过气死掉就没戏唱了’吗?更何况,我最重要的处女被你夺是了,你还没有负起责任呢!”

 “责任…是吗…说得也是。小枫,说来听听,我要怎么负责任才好?”“这个嘛…首先,大概要去见我父母吧?没错,我必须向我爸爸和妈妈道歉才行,而你就是我的借口!”

 “跟你父母见面吗?这主意不错!”小枫明白比吕不过随口说说而已。因为,当比吕口中喃喃说出责任…时,手悄悄碰触了谨慎放在怀中的东西…千砂交给他的光碟片和钥匙。

 “我是借口?听起来像是挡箭牌角色,要我挡你父母的怒气吗?”“啊,被发现啦?顺便一提,我爸爸是柔道五段喔!”烈地飞溅过来,但两人的脸却充着笑容。

 失去性命的人、牺牲自己的人。为了她们,比吕和小枫必须如此。这是一个秘密俱乐邻式的房间,灯光昏暗,照明品味奇差。‮央中‬开着大的圆桌前,有学者、企业家、议员等各种不同类型的人,从身分地位来看,在座的每一位中高年男,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大家忘同道合的共通点是,油腻腻的好眼神以及泯灭人的丑陋表情。“…今天的商品评监会很热烈,人数也是平常的一倍!”

 “因为今天出品的是那个‘组织’也很感兴趣的宣传品,机不可失!”“就算脑筋有点秀逗,毕竟还是剑圣会的人!”既然是商品评监会,当然会有商品,而商品就出现在圆桌的‮央中‬。

 女子身上的女仆服装很眼,但没有穿内房和‮处私‬也完全暴在外…商品就是美树。“…那么,首先是示范表演。美树,开始吧!”

 一旁担任司仪角色的黑西装男子一声令下后,美树道出开场白。“是。现在,美树要在这么多男面前表演猥亵的手,敬请观赏!”

 然后,手表演开始了。美树的双乎伸向丰房,顺畅地左右两座隆起,头被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的刹那问,立刻突起并大一倍。

 将其中一方送进口中后,美树津津有味地着自己起的孔头。另一只空着的手则趁机朝出场时使已展现光泽的‮处私‬进攻。

 首先,美树用手指撑开部,让大家欣赏道内部,接着两手指再冷不防地入受到视而溢孔中。

 搅拌内部的秽水声与恼人的呻声,形成了绝妙的—一重奏。于是,四周的男也无法再静‮坐静‬视。秽的要求声此起彼落。‘自己的爱’ ‘后孔也玩玩吧’ ‘手指逗蒂’等,不管是多羞的要求,美树都照单全收。

 “我…我好喜欢茎!嘴巴、部、股都好想要喔…不管哪个都舒服得好像快出来了!”

 应观众要求,连猥亵的话语都毫不在乎地口而出。可是…即使处于这种状况,美树依然不放弃希望。(在见到广树之前我绝不认输…还有,那个人…)

 美树现在这副‮魂销‬的模样并非演技或假装,她的‮体身‬确实已经被充分开发成喜欢行为的体。尽管如此,她的心是自由的,并没有沉溺、也没有逃进快乐的陷阱,更没有成为奴隶。

 “…受不了了,用我的那话儿来品尝吧!”在一个男人嘶吼的引爆下,其他男人亦接二连三地跳上圆桌朝美树扑去。所有孔被入不说,连手、、‮腿大‬都握着、夹着、‮擦摩‬着,男人们的排山倒海地朝美树的‮体身‬进攻。

 然后,在美树发出‘我要了’的情讯息后,大家一起,共同制作出一个以美树‮体身‬为底、为鲜油的秽装饰蛋糕。

 “那么,接下来是一对一的商品评审…”狂热气氛稍稍平息后,司仪正想介绍下一个节目时,一群制服装扮的人员踏入房内。会场顿时陷入‮察警‬的封锁范围内。***秋高气的阳光从窗户照在爸爸、妈妈,女儿一家三口齐聚吃早餐的餐桌上。

 隔壁客厅的电视机传来警方一举破获帮派剑圣会的消息。一面斜眼看着书一面、一面大口大口啃着烤面包的…是回到正常生活的小枫。

 “嗯、嗯…妈,还有爸,我有没有告诉你们我被男人甩掉的事?”对于女儿突如其来的发言,父亲惊慌失措地说‘我第一次听到’,母亲则回答‘女人要经过失恋才会成长’。这是一副平凡但又不失幸福的情景。

 “有男朋友的话,我绝对会介绍给你们认识的,我走了!”说完,小枫使精力充沛地上学去。有时会突然想起在那座岛上所受的心灵创伤。有时也会因芝麻小事又和父母起争执。不过,小枫在心中发誓,绝不逃避讨厌的事。

 向宛如兄长般的他发誓…***这里是房租便宜的出租公寓套房。“啦啦…差不多该准备晚餐了!”

 哼着歌在厨房自言自语的…是美树。被警方救出奴隶的火坑后,美树一面打工、一面和弟弟广树在这栋公寓生活。这一天,当美树正在思考晚餐的菜单时,突然传来敲门声。

 “来了。我们家很穷,买不起推销品喔…”登门拜访的,是背叛并告发前剑圣会的人物…鹭泽。“嗨,打扰了,你现在的‮体身‬情况如何?”“啊,鹭泽先!当时多亏有您…啊,我泡杯茶给您…”

 “不,不用了,我只是来看看而已!”鹭泽言不由衷。总之,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探查比吕的动向,打听比吕跟美树有无联系。

 事实上,前几天警方之所以能够破获剑圣会,完全拜千砂交给比吕的资料所赐。这是鹭泽协助比吕他们逃出那座岛的报酬,只是比吕并没有交给他与‘组织’有关的重要部分。

 “…是吗?铃森老弟还是毫无音讯啊…对了,那个‘组织’以后大概不会再危害到你们了,所以你们大可放心。那么,我告辞了!”说完,鹭泽离开美树的房间。

 (算了,反正‘组织’还有利用价值,现在不必急着得到情报。问题是铃森老弟他不会真的愚蠢到打算一个人击溃‘组织’吧…不,很难说,他是那种无法以利益来衡量的男人。)

 对比吕而言,鹭泽是敌是友至今依然不明。仔细推敲思量起来,敌人的可能大概比较高吧。

 ***鹭泽前脚刚走,广树便从学校回到美树的房间。“肚子好饿…姐姐,我回来了…”“喂,应该先说‘我回来了’才对!”与弟弟闲话家常让美树倍感幸福。

 她有一个想扩大这股幸福感的梦。美树一面准备晚餐、一面诉说着这个小小的梦想。“…多小都没关系,姐姐有一天想住在有庭院的房子里!”

 “有庭院的房子?照我们的经济情况来看,就算租的也一是是穷乡僻壤啦!”“广树,不要扫兴好不好…人家希望屋顶是红色的,也想要一张!那里有我,有广树,还有…”

 人的梦有两种。一种是偶尔浮上心头希望能实现的梦。另一种则是永远存在于内心深处、每天一小步一小步接近的梦。美树的梦当然属于后者…***

 至于比吕…他仍然孤军奋斗,继续与‘组织’抗战。继承千砂的遗忘…是最初的理由,不过现在有点不同。

 比吕觉得,倘若不终结这场战争,一切都将前功尽弃。对抗‘组织’的武器有二。一是千砂到手的‘组织’资料。一是千砂祖父留下来的证券或不动产等秘密财产。

 千砂交给比吕的总钥匙,其把柄部分藏有‮行银‬保管箱金库的钥匙,而那把钥匙也就是千砂所谓的‘王牌’。

 将部分财产变换成现金后,比吕把等同于债务的金额送至小惠家。关于小惠的消息,比吕只字未提,考量到小惠双亲与‘组织’接触的危险,他认为行踪不明是最好的说法。

 (指定时间快到了…)这天,比吕在饭店的酒吧等候目标。目标是以资料为饵,被叫出来的其中一位‘组织’干部。

 (叫他单匹马来,看情况果然还是四面埋伏。)比吕过去很幸运地成功解决掉好几个‘组织’干部,不过他也不是毫发无伤,以前所受的伤至今尚未痊愈。

 (小百合死的时候,我以为一切都完了…其实不然。)调整呼吸后,比吕慢慢朝目标坐的位置走近。

 (不,是那女孩让我了解到不能放弃希望。所以,这次也…这次一是也一样。)比吕有勇无谋的复仇之战即将结束…

 【全文完】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