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穿游戏检测员(H) 下章
第37章 顺顺利利(全书完)
 再之后,当小妾一房比一房的多时,她开始不再自己身上寻找答案了,而是放任自己的夫君,也不再将心力放在他的身上了,但每当夜深人静,孤枕难眠时。

 她又总会不自觉得设想着。要是当初与她成婚之人乃大公子该有多好,尤其是看着大公子的后院,除了那恩人之女外,就唯有正房夫人了。哦…现在应该叫大伯了。

 嫁进来的这一年,她也从下人口中知晓,大伯自从孝期后,就独自一人宿在书房,她也叫人暗地去打听了会儿,自然也知道大伯与大嫂两人,自从守孝后就不曾同房,这让她不自觉的有点窃喜。

 但也不知怎的,最近时常听下人说大伯从前阵子开始,开始多有宿在正院,这让她心情很是没来由的失落,但却已仅止于此,原她与大嫂关系平平。

 但自从大伯开始宿在正房后,大嫂却频频的喊她过去说话,字里行间都是她与大伯之间的浓情意。

 她不知晓大嫂是否知道了自己心里那不为人知的想法,开始她是害怕的,每每被大嫂喊去说话,都叫她提心吊胆的,但渐渐的,她发现,大嫂似是只为了叫他人知晓他俩之间有多恩爱,听得多了。

 她也总忍不住幻想,要是她也能得大伯此番对待该有多好,再之后,嫉妒开始腐蚀着她,总有一,她要叫大伯的身与心都属于她,”这真是目前为止她看过最长的简介了。

 虽然她也才经历第三关,总而言之,女人的嫉妒来的很猛烈以及莫名其妙,却也能叫古代女子勇敢的跳出那些教条。

 甚至是伦都行,萧羽彤仔细的琢磨着简介里透出来的过关条件,越看越有点不对劲,当初她在第一关时,就是国公夫人不愿放下身子,时时刻刻都自持身份的端着。

 因此夫两人之间的关系才会有点僵,国公爷也才会长期宿在书房,也因此叫第二关的她趁虚而入。

 因此,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两人应该还会维持着原本疏离的态度过日子,但简介里有提到,国公爷开始宿在正房了?

 还有那“自从大伯开始宿在正房后,大嫂却频频喊她过去说话”这段,怎么越看,越像她当初那情况,这不会是她当初去了第一关之后,已经改善了夫俩之间关系之后的时间线了吧。

 不要啊!你能期盼将从没别的女人的男人惑成功吗?虽说哪个男人不偷腥,古代三四妾很平常,但问题是这个吗?问题是你身份是弟妹呀。

 她严重怀疑这关是五星难度模式,萧羽彤突然又想到一点,这简介之后的描述,瞎!好大一口锅!

 她哪里晒恩爱,哪里洒狗粮了?她不就是无聊找人打发时间而已吗?就这,就能引出伦的决心?所以是她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吗?!萧羽彤觉得这游戏制作对她充满了满满的恶意,还有。

 最后那句宣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她又要跟那人啪啪啪?!这游戏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剧情走向总是要开往十八的路上?!***萧羽彤纠结了一番。

 最后也没能纠结出什么,还不是只能继续完成关卡?反正,咱也不是大姑娘头一回上轿了了。

 不这样,哪能怎么办?这勾搭国公爷的事做多了。也就没当初的那种抵触了。

 最多,也只能回到休息空间后,找系统好好的问问,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系统当初是说这游戏是符合所有年龄层的游戏,就这?老是要贡献自己身体的游戏?系统你确定你程序上没出错?

 话又说回来了,当初签这合同的时候她好像真没仔细看过,仔细想想,她连这游戏叫什么名字都不清楚。

 但她现在就有个想法,这游戏总有种,给前一个关卡的自己戴绿帽的错觉,不小心想远了,这一确定目标的萧羽彤,就开始琢磨开了。首先,一个正常的女子,如何就会想着出轨?在古代这可就是不守妇道了。

 她需要让刷关对象知道她的苦衷,这她连想都不用想,现成的就有,这后院一大堆莺莺燕燕的,还不让人委屈上了?但古代男人三四妾的很是平常,她是不能就这么给嚷嚷了出来。

 别人只会认为你不贤惠、不懂事,那个男人不是如此?因此,她只能让那国公爷自己不经意的发现,这还得安排一番,萧羽彤想着想着。

 突然觉得自己很像自己大学时期读的那些小说里描述的女配角,绿茶婊?心机婊?还是啥的,反正就是当了‮子婊‬,还想立贞洁牌坊的那一类人。以前看小说是恨不得给这些个女配呼呼的上去打个几巴掌。

 但现在她要将这些套在自己身上用,想想,咋就那么带感呢,一等丫鬟甲刚巧就在这时端着盘剥好皮的幸果进来,一眼就看到自家夫人脸上挂着那一看就透着股不怀好意的笑容。

 顿时醒了醒神。一等丫鬟甲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弧度,态度恭谨的端着托盘走至夫人近前,再得到了夫人的同意后,才轻手的捻着一颗剥好皮的幸果,将其喂进了夫人的嘴里,一举一动都透着规矩,半丝不敢放松。

 萧羽彤倒是没注意到面前一等丫鬟甲的那些个心思,更没注意到自己此刻的表情与笑容,她只在心里认真的计划着之后该如何做,这关的难度与前两关比起来,跃的不是一个两个的难度。

 但她,怎就越想越兴奋了呢,萧羽彤甚至开始有点跃跃试了。再怎么说,这都是游戏,虽说一开始有点不能接受。

 但原身其实跟国公爷并没有血缘关系,萧羽彤认为,她很是不必要在游戏中有一些心灵上的负担。

 她口中边吃着一等丫鬟甲再度喂进来的幸果,边如此想着。再者,前两关的破关,要说轻松吗,?也不算很轻松,但总之就是顺顺利利的。

 除了第二关最后结束关卡的方式,总之,顺利的过了两关,让萧羽彤有点自信心膨了。虽说因着这关的身份,而让这关看起来颇有点难度。

 但萧羽彤认为还不就是那样吗?她已经潜意识的判断这是游戏,刷关对象还不就是玩家勾勾手指就乖乖的来?

 【全书完】  m.vLIxS.cOm
上章 快穿游戏检测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