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穿游戏检测员(H) 下章
第21章 额冒虚汗
 萧羽彤的脸色更白了。还冒着冷汗,实在是,破处的滋味不好受,更别说她已经走了一段路了。小厮甲见她说话有点闪躲,且这衣衫凌乱的程度,可不是摔倒能造成的,她莫不是跟哪个侍卫或小厮,这可不行,国公府的规矩不能,他得问清楚。萧羽彤看小厮甲那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不等他开口说。

 就先说道:“我真的很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萧羽彤话落。也不管小厮甲在背后喊她,拿出全身剩余的力气,快步的走了。小厮甲刚走进书房外院,就见一穿着单薄的女子正要推门进书房。看那身衣着。

 可不是奴婢的样式,且身型也不是夫人,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擅自闯进老爷的书房。小厮甲当即大声喝道:“何人要擅闯书房!”那女子像是被吓到似的回转过身,小厮甲也看清这要推门踏进书房的女子,就是那今住进府上的表小姐。

 “表小姐。”小厮甲快速的行了个礼,毕竟再怎么说,表小姐也算是个主子,只是那紧皱的眉头,因为双手高举着。且头微垂着,而很好的掩盖住。

 “表小姐这是,?”毕竟不是正经的主子,小厮甲也没等表小姐回应,就自顾自的直起上身问道,这时表妹乙的脸色,羞红中带着点懊恼。

 可恶,要不是表嫂突然派人来喊我,我又怎会错过姨母安排的时间,要不是表嫂非要叫她女儿来认人,我又怎会直到现在才来。

 现下表哥身边的贴身小厮都回来了。其他下人应该也该陆陆续续回来了。看来,只能再请姨母另外安排时间了。“我,我就是,来看看表哥,我先回了。”表妹乙慌张的随意解释一句,就快步地离开了。

 “表小姐慢走。”小厮甲回身望着表妹乙离开的背影。这时他才注意到,书房外一个下人都没有。书房重地,国公府又规矩森严,怎会没有一个人守着?

 小厮甲不放心,先是在书房外喊国公爷,却不见国公爷应声,于是担忧的推开书房门道:“爷,小的失礼了。”打开书房门后,却不见有人,安静的空间内,唯有室内传出沉重的呼吸声。

 小厮甲直到走进内室才看到国公爷的身影,远远看去,只见国公爷衣衫凌乱,侧倒在榻上。再走近一看,国公爷的被暴在外,此时漉漉的垂在一旁,被褥更是凌乱不堪,其中更是有一大片被打了。

 这下小厮甲哪还能不清楚,这榻上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表小姐?不对,依表小姐方才的表现来看,她可是还未进书房,那会是谁,这时小厮甲突然灵光一闪,难道是,奴婢甲?是了。奴婢甲刚那副样子,根本不像是摔的,原来是,但老爷可不是这样的人。

 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眼下还有一最重要的问题,老爷平时最不喜人触碰,我这是,该帮老爷把外的那什么,清理一番。然后给收进子里,还是就让他这么垂挂在外?小厮甲陷入前所未有的难题中。

 ***翌寅时三刻,国公爷习惯性的从睡梦中醒来,一醒来就觉得脑内的,更是带了点昏昏沉沉的,他忍不住皱着眉头慢慢的坐起,一手更是不住的按摩着太阳,才让自己比较舒服。

 一解决了脑内的不适感,国公爷就发现了自身的不对劲,随即向下一看,瞬间脸色黑沉,只见他那极为隐私的地方。

 此时却暴在外,再一看那上方的痕迹,明显不是他左右手能制造出来的,再看看那凌乱不堪的被褥,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药的后遗症渐渐散去后,昨夜的记忆也随之而来,首先忆起的是药效最浅时的情景。

 当下他就断定,是娘那处送来的补汤里暗含着药。随后他发现那药单靠自己是无法排解而出的,还需与女子苟合,方能解去药,但他也清楚的记得。

 他昨夜并未如娘所愿,就此收用了表妹,他记得他昨夜是与一爬的奴婢,模糊的记忆里,他记得那人的后颈处有一蝴蝶胎记,身上还有那淡雅的茉莉花香味。国公爷环顾了一眼这内室,除了他再无一人,当下也就对那奴婢多了一点好印象。

 到还是个聪明人,如果此时她还留在爷的榻上,对着爷哭哭啼啼的要爷负责,国公爷倒是会负责,却也不会待见她,也就是将她往后院那么一放,给她个名份罢了。

 国公爷想到昨晚入那奴婢的滋味,隐约中还记得,那肌肤的触感,倒是不错,不说肤若凝脂了。白净且光滑还是有的。

 再加上入时的那层阻碍,国公爷记得那奴婢还是个处子,再看上那星星点点的血迹,就知这事没记错了。

 这么看下来,这奴婢虽说一心爬,倒也有那爬的资本在。看在她是个聪明的,又这般懂事的份上,国公爷本只是想将她收做个通房而已,如今,就将她抬为侍妾吧。“来人,备热汤。”国公爷想罢,就喊了人送热水来。

 他却也不将那暴在外的先行收进子里,而是就这么晃着走进了耳房,随即干脆将那干皱的一身下,丢至一旁。

 不多会,小厮甲就领着几个抬热水的下人进来,他指挥着几人将几桶热水倒进浴桶,剩下的放置边上备用后。

 就让他们下去了。国公爷则是见热水来了后,就抓紧时间的先将自身给洗净了。看浴桶里的热水准备好后。

 就抬脚跨入浴桶中。小厮甲则是等国公爷将头后仰,靠在浴桶边上后,才上前将国公爷的束发解下,为其洗头。

 只见国公爷舒服的闭着双眼,让自己放松的浸泡在热水中,口中却吩咐着小厮甲道:“晚点让负责备热汤等一应事物的人来,爷下朝回来后要见到。”

 “是,爷。”小厮甲虽说对这吩咐感到突然,却也不会多嘴过问什么,手上动作不停地回应着。几个刚抬了热水进去的下人,此时只退到外室书房,并未完全离开,因此也听到了老爷的吩咐。

 各个面面相觑,每个人都脸色微白,额冒虚汗,担心是他们哪里伺候的不好,却也不敢多做逗留,只能加快脚下的步子,迅速地退出书房。***等国公爷下朝回府后,就让小厮甲将人给喊了上来。

 却见面前站着的这群人,不是男的就是个婆子。国公爷当即脸色一沉,开口道:“都来齐了?”  m.vLIxS.cOm
上章 快穿游戏检测员(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