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林滛魔传 下章
第31章 若非底子深厚
温晴瘫倒在地上,门大大的敞开着,赤的鲜血开了闸口般涓涓泻,若不细瞧,还以为是中了致命伤。药师连忙取出金疮药给她敷上,稍稍止住血,苦笑一声:“哎,我太急了。”

 花和尚无奈道“还是带回去吧,趁天还没亮,找个房间藏起来,”三人相视一眼,觉得有理,扛起温晴直奔百花阁去了,待得三人走远了,此处归于宁静,不远处的草丛里蹦出两个人来。

 “你看,师妹,我没骗你吧,他们连自己人都不放过,假如你落入他们手中还有活路?”说话的竟是王天,那另一人便是唐英了。

 原来王天知道有人窥视,一直和唐英在屋里待到夜深人静才悄悄摸出百花阁,没想到刚要出谷便遇上这等强抢之事。

 “师兄,他们果然是穷凶极恶之徒,我们赶紧去找父帅搬救兵吧,我好担心陈师傅。”唐英言语间透着虚弱感,想来刚刚破身,连连云雨有些虚。“师妹,你行动不便,还是我继续背你吧。这边出了山谷就安全。”“嗯!”唐英乖巧地伏在王天背上,羞得面颊微红,幸好夜下难以看清“师兄太勇猛了,把英儿到现在都还走不了路。”

 “哈哈,等出去以后,师兄每晚都要让你下不来。”大手在唐英翘上一怕,惊得她娇呼一声,享受着粉拳捶肩,迈开步子直奔峡口而去。***

 百花阁二阁主寝室,靡的媾声绕梁盘旋,体碰撞的啪啪声力透墙背,若是屋外有人必能清楚听见里面的动静。秀塌之上,玉茎子大开大合做着动作,一尺八的茎威风凛凛地在那美妙的口中杀进杀出,起白汁飞溅。

 邢仰卧躺倒,一双玉腿盘桓在玉茎子间,下身尽力打开,承受着他的冲击。即便如此,邢还是被杀的娇息,连连求饶。

 “啊…相公,儿…儿要啦。”邢美眸转,无尽深情地看着玉茎子。玉茎子报以柔情一吻“嗯,我也要了…”

 “好的,好相公…我们一起…”邢面色娇红,身高高起,膣道内层层痉挛,一股而出。头被淋个透彻,玉茎子大吼一声,关放松,一团浓稠的出来,同那汇在一起。

 元水融,真蕴内敛,实为一道极致的补品,二人合合双修,气息相通,运转周天将这团气补药化去。

 “哎,儿还是没能受孕,几时才能给你生个娃娃啊,相公。”邢依偎在玉茎子怀中,余韵犹存的脸上似有不悦。玉茎子抱紧她宽慰道“这事不怪儿,我们都练到了第二卷功法,现在你我元巩固,采补易赋予难,我的元入不了你的卵,自然不能受孕。

 等我能够突破第三卷,随意搬运,自然水到渠成,到时候你想生几个都行呢。”“嗯,儿也会刻苦练功,争取早突破第三卷。”臻首轻转,邢印上玉茎子,辗转厮磨。

 二人情意绵绵,一番抚慰软语,终于睡下。眼皮沉重难开,头脑还有些昏沉,膣道的涨实感刺着小腹,口中腥臭的叫人作呕。

 萧静缓缓清醒,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漆黑的,那一壮黝黑的在自己口中进出,只能发出“呜”的息声。

 “咦?阁主大人醒了?我的味道还不错吧?”赵羿捧着萧静俏首,将她娇滴的朱当做口一般不止。

 “唔…老子要了,接好…”身快速的动几下,萧静只觉得口中律动起来,薄出滚烫粘稠的,直灌入喉,来不及咽,呛得喉头“咕噜”作响。赵羿过了。

 退回座上休息,萧静这才能仔细打量周遭情形。这是一座主殿,按照主客排好坐席,只是座椅上虚席甚多,一众山寨头目均在殿中着三位阁主。

 高鸢四仰八叉地瘫在地上,目光游离,若非还能看到口随着呼吸起伏,堪比一具香的尸体。全身沐浴,没有一处干,看来一夜之间没有被千人过,也不下五百。

 邬龙箍住她的身,细长的在那闭合不上的口中进出,撞得那对硕剧烈颤抖,每一下都能挤出白浊的。另一边,陈珏骑在郎平身上,两人私处紧紧贴合在一块,身前后扭,郎平惬意地享受着陈珏的主动。

 陈珏娇连连,还似不尽兴,不住地喊出“好…我要…”萧静越瞧越觉得不对劲,陈珏不像常态,似乎乐在其中,眉宇间却像个小童一般天真,仿若全然不知自己所做何事,更无羞之感。

 “师妹,师妹…”萧静无力地叫唤着,可是陈珏和高鸢毫无反应。“嗯…”下身被人重重顶了一下,头直打在花心上,萧静娇唤出声,回头看时,正是胡剑抓着自己肢。自己羞跪在地上,胡剑野狗配一样跪在自己身后送,虽然不愿意承认。

 但是已尝风雨的身体渐入境,萧静也不由呻起来,大殿之中三位阁主受尽凌辱,陈珏醒来后果然伤了脑子,仿若七岁小童,只晓得找人媾,一刻不曾停下。

 花和尚三人坐在席上不曾参与,彼此相视一眼,竟是有所盘算。“童前辈,晚辈花和尚斗胆问一句,您门下玉茎子率领我们攻进百花阁前的允诺是否算数?”花和尚做了一揖,躬身问道。

 “她既是受我指使,当然算数。”“那便是了,玉老大曾经说过攻下百花阁,钱财大家平分,女人大家同玩,我等对邢魔女仰慕已久,但自认功力难及其采补之术,恳请童前辈赐我等完成心愿。”

 花和尚斗胆包天,竟然开口要。玉茎子怒火中烧,刚要发作就被童眠拦下“姬,过来。”邢唯唯诺诺,待得靠近童眠。

 只见手如闪电,瞬间封闭她几处行功大,然后一掌柔劲挥出,将邢轻飘飘地拍向花和尚怀中,这一手技惊四座,花和尚感触最深,全因接下邢时如纳轻羽,毫无劲力。童眠与他相距五丈有余,如此举重若轻的功力,若是成为敌人真是无法可想。事出突然,等到缓过神来,邢已入花和尚怀中。

 刚想挣扎身,就觉得内息全数封在丹田处,寸缕难以调用,而手脚却活动自如,只是没了力气。

 邢顿时明白师傅对自己做了什么,无助地望向玉茎子,正看到他在苦苦挣扎,若是现在来救自己,怕是童眠立刻就会击毙他。邢报以无奈苦笑,眉宇传情间已叫玉茎子按捺不动,玉茎子知其心意,心中战良久,总算忍住了。

 花和尚瞧着玉茎子火的眼神,心头一颤,转念想到有童眠在,便不再惊慌,手底三两下就将邢剥了光。邢虽说三十有六,不过久练大法,摸样还似二十模样楚楚动人。

 白皙细的肌肤滑腻绵柔,一对娇在花和尚掌中成各种形状。下身处细密的遮盖住娇滴的,花和尚乌紫的头在下身开叉处磨蹭,挑出如丝滑腻的晶莹汁。

 若是之前,邢就算光了,花和尚也不敢造次,就因为合功力差距悬殊,花和尚自问不是她对手,贸然出手只会被,但今不同以往,邢被制住了功力,正好可供自己宣取。

 亲薄良久,将邢面颊、酥吻了个遍,花和尚自觉坚硬难忍,把邢按在地上,抓住脚踝极力分开,身一,长瘤的具无礼地破开她的

 “潜龙”不愧十大名之首,入口蜿蜒曲折,进入后别有干坤,强大的力仿佛要从口中

 头一酥,花和尚急忙运功,才保住关未,心叹魔女之名果然名不虚传。邢功力被封,所幸媾本领犹在,不然几下就得被花和尚元大。“嗯…”纵使身负名,也不堪他人不停运功采,久守必败,娇连连。

 花和尚头紧紧顶在花心,厮磨碾转,刺得心头酥麻,小腹升腾起一团火不不快。花和尚暗运内劲,具又大了几圈,刮得她膣壁生痛,刺得她花心酥麻。

 终于忍耐不住,伴随着痛快的呼声,出来,花和尚大喜,邢丰沛无匹,连忙运起采补功法,将尽数纳,了个十足

 这才大吼一声,气随意走,爽快地出一道。花和尚志得意,大肆抚摸一番后,才起身让开。郑药师和关菊花对视一眼,知道她乃是极佳补品,两人合作将她了个娇不息。

 这一切都是当着玉茎子面做的,玉茎子怒火难抑,碍于童眠在场才未出手,但心中已经有了计划。荒唐靡的一直持续了五,玉茎子每看着邢当庭受苦真是心若刀割,只能每晚安慰她,替其疗伤。

 连续多被人采补,邢元大失,功力退步不少,若非底子深厚,怕是已经害了一场大病。四位寨主本想一亲芳泽,但迫于玉茎子威压,终究还是没敢出手,只是每着三位阁主,或者物几个貌美的女弟子带上主殿亵玩。  M.vlIXs.cOM
上章 武林滛魔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