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林滛魔传 下章
第29章 世所罕见
这一记堪比高手发出的指劲,直接点在胡剑的头上,将他硬生生推了出去。胡剑吃痛,两次受挫,差点就痿了,直到此刻都没搞懂陈珏的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药师嘿嘿一笑,似乎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看来美人当前,胡老大有点难以消受啊。”胡剑心道中计了,原来是这药师搞的鬼,却偏偏无话可说。

 关菊花难得开口,怪气的声音就不像个真男人“既然门不能用,不妨就让我先开了菊门吧。”“如此甚好,药师那一针太厉害,还得菊花兄给她调教调教。”花和尚打趣道。

 同时瞄了一眼狼狈爬回座椅的胡剑。胡剑脸黑色,心里愤恨不平,郎平看了他一眼,亦是无可奈何。关菊花褪去衣裳,显出自己的本钱,一杆朱紫又细又长,尖端突起的头狰狞无比。

 陈珏辗转难耐,神志不清,口中喃喃自语,身下的积水越来越多,真叫人担心她会不会水而死。关菊花将她翻转过来,四仰八叉地趴伏在地上,右手在她下身处抹了大量的汁,涂在自己的具上。

 直到整条闪耀发亮作罢。俯身上,下腹紧贴着她圆润的翘在雪上蹭了足足盏茶功夫,这才对准稚的菊门,缓缓刺入。陈珏的菊道不知是否也因药力影响,似有活物,才进入就纠上了他的

 感受着后庭的充实,陈珏无力反抗,任由那一杆火热的尖突入。隔着一层壁的道也有了感觉,还未破身便来了人生第二次高,大股的出来,冲得关菊花巢生痛。

 幸好他乃道中人,久练下身功夫,不然便要赴了胡剑后尘。***“哈…”陈珏无力呻,随着关菊花缓缓,发出沉重的鼻息。还未破瓜,就被人开了后庭,真叫人羞难当,菊道的充实感令她不堪地娇连连。

 关菊花知她菊门初开,承受不了剧烈,动作轻柔缓慢,没有立刻猛,就怕她还未适应,刺穿肠道就得不偿失了,肠道火烫,其中热度还要超过膣道,滚热、刺痛、冲击着陈珏的后庭,两股中间又涨又痛。

 每当缓缓退出菊道,空虚的感觉就牵引出排望,但下一刻,轻松的感觉就被再度光临的堵住,菊道内填得实实。强烈的羞侵袭着陈珏的内心,她知道自己还保留着处子之身,但这般被人更加令她难受。

 “别…不要…那里…那是…”了两次,陈珏盈的稍稍缓解,恢复了些许力气,喃喃细语间,反手想推开着自己的男人,结果只能摸着他的壮的大腿。关菊花动作愈来愈顺利,身起伏越来越大,男人的下腹和女人的肥撞击在一块,啪啪啪响个不停。

 “停下…快停下…好涨…”陈珏纤手住了关菊花的后,想阻止他继续动作。岂料因为玉手的按,反倒刺了关菊花的望,下身动作更加快几分,直将她菊花刺穿。

 坚硬的在菊道中冲杀,即便因为与膣隔着一层壁搔,快亦不失分毫。“啊…怎么…我后面,啊…丢了…”

 陈珏美眸紧闭,火烧红了脸颊,似痛似的神情,登上了快的巅峰。“噢…”关菊花再度加快动作,一团团火热的进陈珏的菊花,烫得她刚的身子又了两回。

 处子之身接连了三回,陈珏身子愈发酥软,关菊花觉得在一团柔软的棉上,说不出的舒服。

 后,丝毫没有变软的征兆,坚在陈珏的菊花中缓缓动。“陈阁主果然百花阁绝,我等看着都觉得,不如让和尚一起舒坦舒坦?”花和尚笑道,肥脸上横密布,着一瘤的茎走将近来。

 关菊花呵呵一笑,右手揽,左手抄膝,将陈珏整个人拦抱了起来,还觉得不过瘾,又将她右膝抱住,端一般从身后抱起来,长的在菊花中,摸样骇人。花和尚轻轻拨开漉的芳草,仔细观赏着她的门。

 陈珏的下完全不似成人,并不,大紧闭,小娇滴滴地藏在门中,若不是极度兴奋状态,还真找不到那枚小巧的蒂。娇合着菊花中的进出挥洒出片片汁水,将两人

 花和尚扶住,在那小巧的门前厮磨,沾取滑腻的汁。陈珏知道他要破自己身子,惊恐地伸出双手要挡住下体,可惜到无力的她,被花和尚仅用一只大手就给按住了。

 “小美人,这个位置刚刚好,你好好瞧瞧自己是怎么被我破身子的。”花和尚凑在陈珏面前挑逗。

 “不…求求你…不要…”陈珏泣不成声,无助地求饶,但又如何能令火上身的和尚停手呢。花和尚对准口,长着瘤的头撑开未曾开启的门,缓缓深入。

 虽然承受了菊花开门的痛感,但膣道初开的痛依旧令陈珏难以忍受。她的膣道本就较其他女子更加窄紧,后庭又被,若非毒奇效,花和尚第一下还未必就能破关进来。

 眼瞧着那无比丑陋的正向自己处女进,陈珏脸泪痕,求饶声不断,完全没了方才贞烈女侠的气势。求饶是因为她心中还有这一丝贞洁信念,毕竟关菊花没还有破了她的身子。

 但在毒启发下,她已尝遍滋味,只差这最后的宝谷未经采摘,身子已经妥协,甚至渴望着那充斥着强烈雄气息的茎进入,抵达那一直的美好深处。

 尖端感觉到了一层薄薄的膜,花和尚稍作停歇“美人,我就要进来了,你可要看好啊,你那两个师姐都没出血,你可要加把劲哦。”

 畏惧、憧憬、不甘,复杂的情绪影响着陈珏,呆呆地注视着自己下和那结合的部位。花和尚身发力,借助汁的润滑,一击突破封锁,整条刺入其中,两人骨贴在一处。

 “啊…”疼痛绝的呼喊,陈珏窄小的膣道被壮的茎瞬间撑大,地上滴落的点点红梅证明她失去了最宝贵的贞洁。

 自己终于变成了女人,她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破瓜的痛楚只是维持了几个眨眼功夫,前后庭同时被,强烈的异样感如猫爪般挠着她的心房。她渴望他们自己,在自己下面的两个中进出,将自己再送上那软绵绵的云端。

 头死死顶在那微颤的花心处,花心如小嘴啜着尖端,酥麻的感觉叫她颤个不停。花和尚在她眼中看到了情的目光,那挑人心魂的眸子令人火上脑,男人们将陈珏夹在中间,两条一前一后起来。

 初尝膣内合,陈珏到发晕,加上菊道实,更加刺了膣内的快,几乎每一下都令她不得不身才是。

 陈珏的膣道天生细长窄紧,侵入后,坚硬裂的感觉比后庭的感还强烈,况且每一下都撞击着花心,勾得她全身酥软,一颗心都跳不动了。

 “好疼…好…我怎么会…这样…舒服…不要了…快一点…”瘫软的陈珏无力呻,两只嫣红的酥被花和尚含在口中。屈服于毒。

 终于放开身心的陈珏肆意合着两人的,本就感的身子在药物影响下更是不堪,被两人搞得大。起初还只是,等花和尚进花心后,关大放,处子毫不吝惜地涌出来。

 让花和尚尽情采补,好生受用。无比猛烈的冲击,也就只有花和尚等,修炼过采补之术的道中人的茎才承受得住。

 花和尚和关菊花愈战愈勇,两人送快而有力,出下身白沫奔腾,触目惊心。反观陈珏连连高,两三次之后已是得无力合,骨子里都轻了几斤,任由两个男人将自己夹在中间肆意

 “陈阁主怕是不济了,我药师再来加点料酒。”郑药师一手捏开陈珏樱,一小瓶药酒径直灌入口中。神智恍惚的陈珏初尝烈酒,顿时神气一振,掏空的骨中不知怎么的生出了几分力气。

 “我要…再快一点…”前的突起愈发感,双手着自己的蓓蕾,不异于提油灭火,火上浇油,愈烧愈旺。“‘玉女汁’果然有生力之效,且让老夫同你们一起玩玩吧。”郑药师比划了一个玩法,看得众人心底一惊。

 “不会玩坏了吧?”关菊花担心道。“是啊,这样玩?进的去吗?”花和尚正着膣道,他明白陈珏的幽谷是多么的狭小。

 而且还是刚破身不久,要是再一只,双管齐下,还能进去吗?“没问题,这才是‘天女下凡’的奇效…身化。”

 郑药师仰面躺下,高耸着一杆坚硬的长,花和尚和关菊花则抱着陈珏缓缓坐下,将对准药师的具慢慢刺入。“啊…不行…你们怎么可以…可以这样玩我…好涨…比刚才还涨…好…太了…小…”

 陈珏叫着,难以自抑,膣道中入两条也全部接下,下腹隆起凸显出头的摸样,不知是花和尚的,还是郑药师的。

 一锁双,世所罕见,玉茎子也不由啧啧称奇,郎平、胡剑包括刚刚杀了应儿返回坐席的赵羿都看得目瞪口呆,而温晴则是眉头紧锁,双手遮着腹部似乎应景生痛。  M.vlIxS.cOM
上章 武林滛魔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