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林滛魔传 下章
第26章 呼啦扯出
至于那些泼水都醒不过来的女弟子,啰喽们可不管她们的死活,就像玩死鱼一样按在地上,如狂风烈火般动作着。***“好了,好了。”玉茎子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

 然后笑道“现在我们这只剩下最后一位阁主大人,大家有什么好点子不妨提出来吧,刚刚邬寨主的骑马赶车就很不错。”邬龙听了,很是自得。

 原本蜡黄的脸色都印出一点血气。陈珏脸色煞白,心道该来的还是躲不掉,嘴上却不饶人:“贼,你们都不得好死,我看谁敢动我。”

 被陈珏犀利的目光扫视,众人俱是一阵不自在,皆没想到这女人被绑住了还如此锐气,胆小如邬龙之更是面色一白,刚来的一丝血跑得无影无踪。

 “有趣,有趣。没想到我胡某才回来就赶上这等趣事。”众人循声看向后院,来者正是水虎寨寨主胡剑,他也不客气,自找了那把空椅坐下。往后百余人押解着九名少女弟子,身上都罩着牛筋铁网。

 除了领头的年过十五,身材姣好外,其余均是身体还没长全的小娃,年龄都不足十二三岁。应儿看到身躺倒在地的萧静痛呼出声:“掌门。”

 想要跑过去,却被两个啰喽死死按住了“是你们害死了掌门,是你们害死了掌门…”应儿歇斯底里的哭泣道。“聒噪。”

 童眠凌空一指,竟封了应儿的哑,这份功夫,看得众人一惊,不对这位高人的功夫又重新计算起来“除了领头的,那几个小的还没长,先关起来吧。水虎寨的弟兄们辛苦了,和场中的兄弟一起快活快活吧。”

 玉茎子发号施令,胡剑手下个个兴高采烈,找了个屋子将那群哭哭啼啼的小丫头锁了,急急地加入百人轮大会中去了“那么,我们如何处置陈阁主呢?”玉茎子又接回刚才的话题,引得陈珏怒目相对。

 “玉老大,恕我打扰,天色将晚,我的厨子要准备晚膳了,要不先准备食材吧?”赵羿慢条斯理地说道。食材?众人皆是心头一惊,这是要吃人啊,难道他要拿阁主下酒?“赵寨主,这陈阁主可是…”玉茎子急道。

 “不不不。”赵羿知道大家会错意了,连说三个不字“老李已将菜谱准备好了,只差食材,不过,这带头逃跑的小姑娘粉得紧,倒是不错,我来验验成。”本来押着应儿的啰喽,打算下去后就近水楼台先开苞的,听了赵羿的话,虽百般不愿意,也只好心疼地出人来。

 然后飞奔下台找女人发去了,也不管应儿是不是不乐意,赵羿解了她的哑,托起她的脸蛋,柔声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赵羿生得书生相,墨目朱,颇有几分女人相,更带有几分气,加上独有的魂功夫,不少女子被他得神魂颠倒,都做了他的腹中餐。应儿不过十五,怎敌得他这情场老手的,不自觉道:“小女应儿。”

 “应儿?应儿!”赵羿似在玩味“好名字,应儿姑娘,你随我来。”应儿似灵魂出窍,全然没听见身后陈珏的叫唤,被赵羿牵着手离去了,等到了一间小屋,才发觉只剩下她和赵羿两人,凭着自己的记忆,这里应该是离厨房最近的厢房“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应儿姑娘不要怕,我今对姑娘一见倾心,所以想了这个办法救姑娘出来,”“你救我?”应儿突然想到萧静还躺在台上生死不知,咆哮起来:“是你们害死了师傅,是…呜…”

 赵羿捂住了她的小嘴“姑娘,小声点,你师傅她没死,我能救你出来,就能救她出来,”听到他能救掌门师傅,应儿渐渐软了下来“你真的是救我们的?”

 赵羿义愤填膺:“赵某因对姑娘一见倾心,所以不顾自身性命打算救你困,你竟然如此不信任与我。”赵羿双目火热,盯得应儿不敢直视“先生所言,我如何相信。”

 “就凭这个。”赵羿搂住应儿身,一对双强吻上前,应儿退避不得,和他四交接。男重的鼻息充斥着她的面颊,内心如春风花雨般融化,情意绵绵,这一吻足足持续了盏茶功夫,直到两人呼吸凝重才不得已分开。

 “先生…”应儿美眸含,晶莹的泪珠在框内打转,好似刚入房的新娘一般害羞。赵羿搂着身的双手开始解除应儿的衣衫带,应儿羞涩地捏住他的大手,赵羿立刻还以深情的热吻。应儿沉沦在情中,终于不再阻止他的动作,双臂搂着他的脖子,任其施为。

 半晌,两个白花花的体躺倒在上,热吻,赵羿双手抚过她的每寸肌肤。纤瘦别致的锁骨,尖耸立并不硕大的美,柔若无骨纤细无力的身,结实富有弹的两瓣,最终停在了两片娇滴的瓣中间,仔细地感受着感和外形。

 应儿两腿分开呈青蛙状,羞涩地闭着眼睛。赵羿轻柔地抚慰着下身的蝴蝶形,柔声道:“有点疼,我会轻轻的。”

 应儿点点头,但当她看清那八寸长的巨时,心中还是咯噔了一下“这么大,能进来吗?”不等应儿多想,赵羿扶正头直抵门,微一用力,整个头已进入中。

 “疼…”应儿双臂无力地推搡着赵羿,下身的充实感很美妙,但是撑大的痛感还是令她无法忍受。头已经顶住了处女的膜,只是这十五岁少女的膣道太窄。

 虽然百般挑逗出了足够的水,但实在不易刺破,本来想慢慢进入减少她痛苦的,现在看来也是徒劳。赵羿脸上闪过一丝狠缓缓回缩,身猛一发力“啵”的一声,头冲破一层阻碍,整条深深陷入那销魂的道中。

 应儿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破瓜的剧痛令她险些背过气去,泪水再也噙不住了。

 “你坏,你欺负人,呜…”应儿像个未长大的娃娃哭叫起来,两只粉拳捶打着赵羿的膛。赵羿深情地报以一吻“我说会痛吧,不过一会会就好了,还会很舒服呢。”应儿疑惑地看着他“真的会舒服吗?”

 赵羿没有回答,将缓缓出了半截,只是这一下动作,应儿就反地将他抱住,像八爪鱼一样“这,这是什么感觉,我…我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丢了。”应儿语无伦次。

 “舒服吧?这才刚刚开始呢。”赵羿魅的一笑,下身开始缓缓动作,每次退到只余头才送入。

 结合处鲜红的血水,证明了刚刚一个处子失去了最宝贵的贞洁。应儿娇小的身体随着他的送而扭动,身因为充实而弓起,又因为空虚而垂落“啊…先生,我好舒服…我好像要丢了…再快一点…”

 赵羿在应儿身上逐步加快送速度,应儿初次不堪挑逗,很快就出身来。应儿软软地躺在上,而赵羿还在下身奋力搏杀,两人结合处,晶莹的汁变成了翻腾的白沫,混合着处子贞血,呈现出妖异的粉红色。

 “先生,我…我不行了,我…快,我又来了,啊,好舒服…”应儿第一次破瓜就经历高,随即又连战二场,隐隐有些力。赵羿动作不再温柔,一把拉起应儿,端坐在自己上,上上抛动套

 因为是女上位,每一下都深深地刺入,头研磨着花心,应儿又又疼地叫唤着“啊…舒服…啊,太深了…我,我还要…”要不是有赵羿扶着她,怕是早就瘫倒在地了“先…先生…我,我又要丢了。

 我,啊…”随着一声舒到极致的娇,应儿关大开,比第一次身还要猛烈,大团的出来,直把赵羿的巨挤出膣道。赵羿大吼一声,连三下,道中颤抖起来,洒出男人的华。

 “啊,好烫,我…我又要去了…”本来身未尽的应儿,在滚烫的下,再度发,全身痉挛不止,如遭雷击,直到生生死去才罢。

 可是,就在应儿达到人生最美好的一次高时,赵羿大的双手猛一发力。“喀嚓”一声,应儿美丽的头颅软软地垂了下来,没了进气,膣内还有一下没一下地

 赵羿将应儿柔软的尸体平放在上,拔出已成软蛇的具,取了女孩的亵擦拭干净。应儿的尸体还没完全停止搐,大大的眸子透着高时兴奋,微张的小口,鲜红的舌已经缩不回去了。

 下身没有了,反冒着白稠的汁,混合着失的黄。赵羿满意地看着这件食材“老李,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是,老大。”

 胖厨子应声从门外进来,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了,双臂一张将应儿扛在肩上,直往厨房去了,赵羿呢,则自行回了看台上去。

 话说,李厨子平里有个爱好,就是尸,应儿温热的身体,还有半吐的香舌刺着他的感官,下身在半路上就昂首立了,这会到了厨房,李厨子再忍不住了,掏出具,直接进温热滑腻的少女膣道中。

 一个胖子将应儿像娃娃一般摆成各种姿势施为,或躺卧,或坐直,或抱起,最后将她在厨案边,从后面入,顶着翘起的美妙出了自己的华。

 这才满意地提起了子,准备将少女分解成需要的食材。李厨子将少女双脚用麻绳捆了,倒挂起来,取了一直大木桶放在下面,左手比划了一番,一刀捅进少女的脖子,呼啦一下扯出,大量的鲜血直进桶中。  m.VLixS.Com
上章 武林滛魔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