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林滛魔传 下章
第12章 打算突然发难
玉茎子被她盯得心中发,果断一想,身一发力,长龙浩浩地冲入中,那一层贞的阻碍在他面前毫无阻挡之力就被撕破,头直抵花心,感受着花心动的亲吻。

 “好!”甫一入,玉茎子就感觉到异样,道曲折蜿绕,褶皱多似活物,这是十大名的羊肠啊。

 “嗯…”李嫣眉头一皱,闷哼一声,再次紧闭双眸。这破瓜剧痛都没令其大叫出口,可见其心之坚韧。玉茎子稍作停顿,身开始动作起来。

 四指宽的将李嫣白口撑得极大,一丝丝处子鲜血顺着沟滴落在桌上,见证了一个女孩成为女人的过程。“哼,你的小动作当我不知道吗?”玉茎子心道。当二人体相之后,李嫣的体内情况在身怀秘法的玉茎子面前暴无遗。

 李嫣此刻除了精神保持清醒抵制之外,全力调动内息祛除毒。玉茎子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运转内力是为了做什么呢?“原来一直不反抗是为了这个,不过,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玉茎子嘴角上翘成一个诡异的角度,心中已然有了惩罚下之人的好想法。感受着下身的充实,李嫣僵硬的身子也稍稍酥软了下来,本来抱元守一,抵制内的想法也随之消散。

 膣不再像一只大手紧紧握住玉茎子那骇人的巨,而是如少女的一双玉手轻抚其上,汁也渐渐充盈起来,感受着下女子的转变,原本紧绷的膣道此刻酥软柔,玉茎子不减轻了动的力度,由无礼的侵犯,变为温柔的媾合。

 良循环,二人似乎有了默契一般,一齐享受着云雨带来的快。享受着下体的律动,李嫣一言不发,灵台清明,内息逐渐排斥着体内的媚毒,偶尔被玉茎子的妙手法突袭挑逗一下,也只是闷哼一声。

 一时间屋内意盎然,上,邢骑乘者莫天翔,语不停。桌边,玉茎子干着李嫣,却是沉默无言。

 邢反身骑在莫天翔的身上,将他左腿抱起,如掌舵一般,右手捏玩着他部的两只巢小丸。莫天翔全身无力的躺在上,动弹不得,任由邢施为,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下。

 关失守,已经出三次了,具还是坚强的立着,头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而邢的美依旧不停地在上下套着,榨取他剩余的。再看玉茎子那边,李嫣翻身趴俯在桌面上,前的在身下就像两坨白面团。

 洁白圆润的玉翘立在玉茎子腹前,一双纤腿被拉开环抱于他,可怖的巨型就在沟下面的粉中出入着。

 李嫣伸展双臂牢牢扒住桌沿,才堪堪稳住身形,不致在背后的冲击下飞出桌去。即便如此,前的玉还是磨蹭着桌面,隐隐生痛。玉茎子一笑,突改方才的温柔绵,熊瞬间发力,猛然突入。

 待得李嫣连忙收缩花心阻挡已然无用,滚烫坚硬的头死死抵在子内壁上,疼得李嫣惨叫出口:“啊…”突遭发难,如遭雷击,险些昏死过去。强烈的剧痛化为异样的刺感直冲灵台,心头仿佛巨石落地,一滩冰凉的处子在玉茎子的头上。十分享用羊肠膣壁的痉挛按摩,玉茎子暗暗运功,下长龙咽,将尽数巢。

 李嫣不愧内功深厚,稍稍片刻就恢复了平静,勉强扭头,愤恨地盯着玉茎子,体内祛毒的内力不及后果地加速起转起来,也不怕伤到经脉今后功力大损。

 玉茎子倒是含笑着和李嫣对视着,在他眼里,李嫣那怨毒的眼神就像求不妇渴求的目光一般,玉茎子双手抄在李嫣大腿膝下,裆部长龙发力,将她从桌面抱入怀中,就似端小孩撒模样。

 近尺长的还暴在空气中,一直延伸至李嫣娇羞红之下。背抱式,当初王铃儿的时候也用过,不过王铃儿全身重量尽数在裆下,双臂被抓只是维持身体不倒,实在痛楚难忍。

 如今李嫣身材娇小,体重分摊在玉茎子的双手之上,又被抱入怀中,下身的疼痛自然小了很多。玉茎子双臂发力,就将怀中娇娃上下抛落起来,两只之前得赤红的球上下颤动,进翻出之姿清晰可见。

 李嫣双腿早已酥软无力,唯独双手还能动弹,身体悬空为了借力,只能伸展双臂紧紧箍住玉茎子的脖颈以维持平衡。这画面香无比,一旁上的邢眼中闪过一丝嫉妒的狠身动作不加快了几分,可怜那莫天翔却是遭了殃。***

 李嫣当初那一声惨痛的尖嚎,惊醒了昏睡的苏家姐妹。怜月悠然转醒,只觉得浑身燥热,呼吸急促,内似有虫蚁漫爬,奇难当。

 手足被缚,坐在地上,泞一片,大腿内侧紧身长早已浸透,呈现出比暗红更加深的黑色,借着烛光闪耀着点点亮光。

 她下意识挪动一下,会处一道电直冲脑海,心跳促停,不自门夹紧,一道津汁直出来,那是难以自抑的爽快。快过后,异样感油然上升,只觉得身体空虚急需气填补。

 怜月气,看向身旁。妹妹怜星也醒了过来,双颊赤红,美目娇得可以冒出火来,双足固然被缚却也在努力摩挲着裆部,连她都能感受到妹妹此刻的望。姐妹两人相视片刻,心中所求互有所知,初时的羞涩感然无存,余下的只有雌对于雄的追求和渴望。

 那玉茎子特制红烛离苏家姐妹最近,二女昏期间入大量药气,所中毒甚深。行气散加红尘散的混合药当初萧月蓉已经尝试过了,所以两姐妹即使现在是自由身,也是没有丝毫威胁的。

 屋内的两处活宫强烈地惑着苏家姐妹的,邢语,玉茎子的强,刺着她们的视听感官。,本能地驱使她们寻找雄。那莫天翔早已气大,半死不活地被邢骑在身下,吸引不了两姐妹。

 而玉茎子恰恰相反,抱着李嫣上下抛,大开大合的动作展示着雄的强壮,暴外的一尺长龙散发着特有的气息,深深吸引着这对焚身的姐妹。

 “噗通…”姐姐摔倒在地上,手脚被缚,行走不能,竟以肩膀着地,利用腹力量在地上匍匐前行。妹妹迟疑片刻,也随着姐姐一样,向玉茎子那边爬去。仿佛快渴死的人发现前方就是一洼清泉,就算手脚皆废,也要挣扎过去痛饮一番。

 看到二女的举动,玉茎子稍稍诧异,没想到红烛的药这么强烈,不过他也乐得,手下动作不停,巨型刺得李嫣眉头紧皱。

 口活也没停下,轻吻着李嫣洁白如玉的颈脖和耳垂等感部位。李嫣情渐渐被挑逗起来,随着身体起伏轻哼娇,但是内息运转祛毒却是时刻不停地进行着。费了好大力气,苏家姐妹才匍匐到玉茎子身前,跪坐在脚跟上,刚好够着李嫣门。

 硕大的就在眼前,二女从来都没见过,更加没这么近距离的瞧过。那四指细的就这么撑开了师叔的口,每一下拔出都带着师叔内的翻出,汁四溅,闪耀着晶莹的光泽。两姐妹连唾汁,幻想着这巨型入自己的下体会是何等美妙的感觉。

 刚、雄靡、暴,各种气息食着苏家姐妹的心灵。怜月战战兢兢,娇轻吻了一下曝汁似与药相吸引,内焦焚的感觉竟然缓和了几分。

 再不顾女侠形象,怜月大口食起那布汁的。怜星不甘落后,也从囊处开始起,和姐姐抢着媾溅洒出的汁。

 娇,偶尔碰着李嫣的蒂,李嫣皆是心底一颤“你们…快住手…”奈何两姐妹眼中只求愉,根本无视师叔命令。

 “怎么?同门助兴岂不也是一件美事?”玉茎子打趣道。“哼…”李嫣娇哼一声,不置可否。两只小口啄食着下端,羊肠吐着上端,玉茎子得三女侍奉看是惬意无比,实则各人心态尽不相同。

 怜月怜星姐妹被药所惑,贪图眼前。玉茎子费力媾,只为榨取和内力。李嫣全无反抗,不过为了恢复功力反击杀敌。即便各怀心思,此刻三女共侍一夫,竟是漾。李嫣不计后果地运功祛毒,经脉损伤虽重,但自忖尚有一战之力。

 四肢百骸毒已经排除完毕,内息如辗转归于丹田,只要再过盏茶功夫就能恢复功力。李嫣虽无情无念,此刻也暗暗生喜“忍辱负重都是值得的,只要再过片刻,我定将这对狗男女毙于掌下。”

 心中如是想,手上却抓紧了玉茎子的双腕,合着他的动作“不能出破绽,否则功亏一篑。”李嫣却不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尽数收入玉茎子眼底,内力有多少收回丹田他同身前的女子一般清楚。

 玉茎子也不阻止她捻息集气,霸道地吻住她的双,一条舌肆意在其口中卷动翻腾,引得唾汁四溅,分不清是谁的。“时机已到!”李嫣窃喜,暗暗调动内息,打算突然发难,先扣住玉茎子脉门,再发招毙敌。  M.vlIXs.cOM
上章 武林滛魔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