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林滛魔传 下章
第5章 口水不能內咽
待到第十个圆画成,一股澎湃的内息分为两股,冲出丹田,经由卵巢、卵管汇合于子处,溶于之中。内息涌动,当内力冲出丹田穿过卵巢时,强烈地刺痛感竟让月兰喊出了声:“啊…”剧痛令月兰强行冲破哑的封锁,可是喊声没有持续多久,道冲破的血就填入了咽喉。月兰独自咳着鲜血,呼吸渐渐变得迟缓起来,生命的气息在缓缓流逝。玉茎子大喝:“收!”

 又一位女侠的元混合着内力被入自己的巢。打坐调息完毕,玉茎子面红光,身上已经看不到一丝疤痕,目光内敛,功力似乎又有进。

 “百花阁的处子血和内力,果然是大补品,有机会还得多采摘一些。”玉茎子手中握着两个香包“月柔?月兰?这绣着月兰的香包是挂在际的,估计这盲女就叫月兰吧,那个小丫头应该就是月柔了。”扭头看向另一边,玉茎子嘴角浮现一丝笑,上躺卧着一具女尸。

 虽然眼中无神,却能看出她临死前的不甘,下体开着一个恐怖的大口,足以容纳三指并入,下白裙早被染成了黑红色。“方才的叫声冲破了道,估计这片树林边缘都能听见,想必那两位也该来了吧,送上门的礼,不收没有道理啊。”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惊动了整个树林,百花阁的两位侠女自然都听到了“是三妹!”大姐铃儿惊呼“难道连三妹也…”“不要想了,姐姐,我们赶紧顺着声音找过去吧。”二姐月蓉如是说道。

 原来两位女侠按照各自的方向的搜索的半天都没结果,最后在分开的地方重聚,一直在等三妹到来,没想到传来的是三妹的惨叫声。

 “嗯,我们走吧,二妹,千万别要离开我身边,我们在一起才有胜算”两位侠女毕竟久经江湖,知道此刻必须一齐行动,以防被个个击破。

 两条苗条的身影疾驰在树林间,行至小河边,蓦地停了下来。河边一个大和尚倚着大树,正对着他们发笑。

 那大和尚赤着上身,下身仅穿了一条兜裆布,不是玉茎子是谁?“魔,我那两个妹妹呢?”王铃儿长剑一指,狠狠道。“哦,你说的是月柔和月兰两个小姑娘吧,你自己看。”玉茎子笑着,将两件物什远远抛了过来。

 听到玉茎子能唤出自己妹妹们的名字就知道两个妹妹是凶多吉少,在看到飞来的物什,王铃儿和萧月蓉更是心头一紧,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这是两件沾血的丝质亵,可以看出一条是白色短边,一条是鹅黄的。“三妹、小妹…”王铃儿看着这两件亵,脑子一下子懵了,呆呆地站在那边。“受死吧,魔。”月蓉比铃儿反应更快,提剑直接冲向玉茎子。

 玉茎子嘿嘿一笑,不躲不闪,竟用右臂直接来挡。宝剑手臂相,放出金铁之声,手臂毫发无伤,宝剑再不得寸入。月蓉心下大惊,好厉害的外功,难道他的伤全好了?“姐姐,快来帮忙啊。”

 “嗯?”铃儿被喊声惊醒,抬头就看见月蓉和玉茎子斗在一起,看那玉茎子轻松应付的模样,月蓉明显处于下风。“哼,魔,我杀了你。”铃儿美目瞪圆,嗖的一声,一剑已经刺向玉茎子下体,这一下出手异常狠辣。

 宝贝就要被刺穿,玉茎子却不慌,一掌退月蓉,下体长龙居然立了起来,将兜裆布高高撑起,甚至出了前段狰狞的头。那一剑便劈在了长龙上端,发出金铁相击之声,下体毫发无伤。

 “嗯?”铃儿第一次见到男,心中一惊,手中慢了半分,又因为一剑全然无功心中大骇。“嘿嘿。”

 玉茎子大手一伸,一掌径直抓向铃儿面门。铃儿急退,月蓉也从侧面一剑刺来,要替铃儿解围。谁料,那手忽然一转,一把将宝剑抓住,另一只手则快速地拍掉了月蓉的面纱。一阵幽香飘入鼻中,月蓉心知中计了,身法展开,急退回铃儿身边。

 “二妹,没事吧?”“姐姐,我没事,这魔功力恢复了,我们必须联手才行。”“嗯,上吧,替三妹和小妹报仇。”铃儿长剑一抖,直接跃出。月蓉也紧随其后。

 可是刚迈出一步,脚底一虚,竟跌倒在地。全身真气窜,毫不受控,充斥在四肢,丹田内却寥寥无几,还有大量的真气径直向下体涌去,心中异样大生。刚出去的铃儿也听到后面倒地的声音,回头再看月蓉,铃儿脸上尴尬赤红。

 只见月蓉躺卧在地上,左手隔着着巨,右手从裙子开衩处伸入,明显在是着什么,口中还发出人心神的息声。

 铃儿也是行走江湖多年,虽未经人事,也知道月蓉定是着了那魔的道,难道是刚才打落面纱的时候?“你到底做了什么?”铃儿长剑直指玉茎子面门,怒吼道。

 “女侠不要急,只是行气散和红尘散,红尘散也不是最霸道的药,行气散不过让真气涣散不受控制,短时间内功力尽失而已,不过,那位女侠急着运气要杀我,所以气息不受控地加速运转,红尘散的药反而被发得更加强烈了。

 这倒是我没想到的,以后还可以多试试!”玉茎子也不急,慢慢地解释道来,这下只剩下一个女侠需要对付了,铃儿心中了然,看来只有靠自己打败着魔了,话不多说,铃儿直接扑上,玉茎子也收起了玩闹之心,困兽犹斗的道理他是明白的,只见二人近身斗了起来。

 剑光腿影笼罩着玉茎子,奈何那玉茎子却是只守不攻,铃儿也是久攻不下。唰,一剑直取玉茎子颈部,当,宝剑就被一对掌夹住。铃儿腾身而起,双腿蝶影翻飞,眨眼间在玉茎子头部踢出三腿。这腿功是铃儿带艺入门,百花阁也就她会这等腿法。玉茎子脑袋被轰三下,也觉得脑袋发,受伤倒没什么。

 一掌拍向铃儿,铃儿空中身形急转,擦着际,堪堪躲过。又一剑直刺玉茎子左脚,玉茎子抬脚便躲,铃儿俯身一撑,一腿如鞭子向玉茎子右膝。

 怎料,一击全然撼动不了,竟被玉茎子抓住了右脚踝处生生倒提了起来,为挣扎身,铃儿纤一拧,左腿如电般出踢向玉茎子心口。不曾想,那玉茎子仿佛等着铃儿出手一般。

 右手直接抓住左脚,用力一拉,铃儿双腿绷的笔直,被拉成了一字型,只见那玉茎子熊,一尺长龙直接捅向铃儿的下体。铃儿因为惯性动作,此时正是和玉茎子面对面,正看着那坚的长龙向自己身下私密处刺近。

 “不要…”铃儿惊恐地喊道,但是只一声就沉寂了,那长龙直捅之处,毫无阻挡,裂帛之声,铃儿那短小的贴身亵仅仅一下就被刺穿了,虽然膣内干涩无比,一尺长龙还是长驱直入,一击破开处女膜,再穿花心,头死死地抵在子内壁。

 “哐当。”手中宝剑落在地上,铃儿双臂软软垂下,上身后仰成四十五度,靠那玉茎子在体内的一尺长龙竟然没有坠下。

 双目失神,长刺穿的剧痛令铃儿陷入休克状态。丝丝鲜血从二人合处滴下,若不是还在膣道中住,怕是鲜血要出来了。

 “姐姐!”就连一旁忙着自的月蓉看到这一幕也不由惊呼起来,玉茎子双手一松,熊,铃儿被撞飞出去,摔倒在地上,这一下,将铃儿摔醒了。

 “呼,呼…”强忍着下体被刺穿的剧痛,铃儿撑地站了起来,头虚汗,双腿虚浮,不停地颤抖,一道道血从下体裆部出,分布在大腿内侧。

 “咦,还能站起来?不错,再来啊。”玉茎子笑着挑衅,那依旧立的长龙上,布血迹,彷如一柄凶器盯视着铃儿。

 不想今天竟被这般夺去了贞,下定决心要与那魔不死不休,铃儿也不答话,快速调整内息,忽地身形一闪,一脚直接踢向玉茎子太阳

 那玉茎子的横练功夫早已达到大成,这一脚根本没放在眼中。就在铃儿一脚踢实之际,玉茎子双手已经抓住她的右腿膝盖,只见双手一捏一扯,铃儿的小腿呈反方向垂落下去,明显是臼了。

 重重地摔在地上,右腿臼再也站不起来了,铃儿惊恐地蹬着左腿,想逃离玉茎子身边,这时的她居然产生了大多数女子遇到贼都有的心理。玉茎子不紧不慢地俯下身子,铃儿一拳挥来被他抓住,又是一下,右肘臼了,再来两下,左肘和左膝部位也被拧臼了,分筋错骨手,将四肢全部臼,产生一种全身发闷的感觉。

 铃儿自知今天难逃一劫,心中生出决绝之意,竟要咬舌自尽。可惜这一切都看在玉茎子眼中,还未等铃儿动嘴,两手指就撬开了铃儿的贝齿,住了舌头。

 “想咬舌自尽,没那么容易。上这一剑可是很疼的。”玉茎子略带气地说道,他要折磨铃儿,像折磨月兰一样报复。铃儿拼命的咬着那两指头,可惜内力充斥的双指就像两铁杵一般,要不伤。玉茎子从间摸出一个物什,那是一个核桃,一红绳从核桃中央穿过。

 玉茎子便将这核桃入铃儿口中,红绳系于脑后,刚好住舌头,将嘴撑开不能咬合,口水不能内咽,顺着嘴角滴落。  m.VLiXs.Com
上章 武林滛魔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