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猎滟寻秦记 下章
第34章 主动跪在地上
一个成女当然明白男人现在的动作在暗示什么,火中烧的赵致并没有马上去亲,吻,舐男人的生命,之,柱,她在犹豫。

 那有自己这样一个高贵的女此人给下男人吹箫的道理,赵致并不想接受这样的安排,她开始不断地呻,希望用自己那销魂噬骨的呻声来勾引这个强悍的男人,让这个男人来主动求

 风千里那里看不出来这个致儿的小心眼,他伸出左手拉扯住致儿那修长的乌发,右手解开了自己的子,把自己的生,命之,柱强行送到致儿的樱前。

 赵致开始的时候紧咬牙关摇头拒绝,可以这种情况下有几个女人能够阻止男人前进的步伐呢?她的秀发被扯的越来越疼,疼痛难忍的她忍不住叫出了声,她刚“唔”一声,那个强大刚硬的东西就强行进入了。

 在里面不断地深入动。风千里现在不管下面给自己吹箫的女人有什么样的想法,只管把这个女人当成自己的奴婢来用,那娇滴的烈焰红当成发之地来用。

 赵致开始的时候还在拒绝还在反抗,她拼命地摇头,粉拳不断地击打风千里的身体,可是后来那拉扯她秀发的手上力气越来越重,也许是在教训她的桀骜不驯,也许是引导她如何去吐。

 总之那秀发被拉扯的痛让她逐渐屈服了,她开始顺从,她开始学会吐,开始学会了如何运用自己灵巧的丁来让男人感到舒服。

 风千里在致儿变得顺从以后开始变幻姿势,他把这个大美女颠倒过来,自己的左手去抚摸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丰腴结实,笔直修长的,右手的手指进入那早就滑不堪的桃花,源,,用只灵活的手指来指引这个女人应该如何吐。

 风千里在致儿的口腔中暴浆以后,并没有给致儿吐出来的机会,他过了很久才出来,得到足后就准备离开。已经意的赵致用那的声音说道:“大男人,求求你别走,你征服我好么?求你了。”

 “你当我的奴隶,我可以考虑玩你。”风千里那俊朗的脸上出了恶的笑容,好像变成了恶魔似的。已经意的赵致抱住风千里的说道:“主人,我就是你的奴隶致儿,你来吧!”

 风千里跨骑上马,扛起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丰腴结实,笔直修长的就直捣黄龙了,十分的强悍,十分的凶残,没有一丝丝的怜香惜玉。

 “疼,疼死我了。”在感觉到平坦无半点赘的小腹下面最深处传来撕心裂肺般疼痛的时候,赵致就知道自己被这个男人占有了,那种难以忍受的疼痛让她险些昏厥过去。

 一时间难以忍受,只能不断地蹬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丰腴结实,笔直修长的,伸出柔若无骨的玉手抓住风千里的背,长长的指甲扎到这个男人的里,鲜血顿时就了出来。

 背上的疼痛让风千里更加的兴奋,好像变成了嗜血的魔兽,冲刺更加卖力,疯狂,不顾身下女人的苦苦哀求,好像致儿的叫喊声更加让他兴奋似的。

 那撕心裂肺般疼痛叫喊声持续了很久,由此可见赵致这个大美女经历了多大的痛苦,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破瓜之痛的她放弃了抵抗,只能默默地承受。疼得最后是快,疼到极限是高,

 被彻底征服的赵致渐渐适应了风千里冲刺的节奏,在这个男人不断变换花样的时候,感觉越来越舒服,逐渐感觉到了那种死的美妙,销魂蚀骨的呻声从娇滴的烈焰红呼之出。

 男人疯狂地进攻,女人肆无忌惮的叫。女人一旦被征服,那绝对比猫咪还要顺从。赵致不断地呻,不断地扭动那一握盈余的杨柳小蛮,来配合男人的冲刺。

 赵致在被风千里一夜的征伐以后变得比小猫都要温顺,自己是男人的主人,男人只不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她想全身心地做这个征服自己的大男人。现在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不知疲倦的猛兽,这就是自己的主人,这是一个真正的主人。

 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疯狂,战才逐渐平息下来,彻底被征服的赵致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风千里的怀抱里面,意的她含情脉脉地看着这个鲁地给自己破瓜的男人,趴在这个家伙膛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等渗出鲜血的时候才松口。

 然后伸出丁慢慢地把血迹舐干净。“你是属狗的呀,为什么咬人?”风千里不知道这个被自己征服的大美女为什么会咬人,伸出大手在这个大美女那高翘,丰腴,浑圆,结实的电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之后,气呼呼地说道:“你在这么刁蛮的话,我们就‘隔江犹唱后庭花’,让你感受那种被破的滋味。”

 “人家才不要什么玉树后庭花呢?”赵致听到对方要今后门的时候,急忙伸出柔若无骨的玉手捂住那神秘的地方,娇吁吁地说道:“你这个家伙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人家还是处子,破瓜的过程是相当痛苦的,你一点都不温柔,还那么的强悍,想把人家戳穿,得人家那里火辣辣的疼痛。

 人家咬你一下,就是让你今后温柔点,那撕心裂肺般疼痛真得难以忍受,今后要是那么鲁的话,人家就不让你了。”的确,看到花丛上面沾血迹,看到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的上血迹斑斑的时候,风千里也觉得自己的确有点太过鲁了。

 破瓜的过程肯定带给了致儿难以承受的疼痛。有点内疚的他笑呵呵地说道:“女孩子第一次都会疼的,再加上你的夫君这么强悍,疼是很正常的,今后我会对你温柔的,保证把你死。”

 “那还差不多。”赵致把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丰腴结实,笔直修长的搭在风千里的上,伸出纤纤玉指轻轻地拨着这个家伙前的小豆豆,她娇吁吁地说道:“你这是出来做什么呢,你的那个的手下是谁?”

 “我是来杀赵起的,那个家伙叫乌廷威。”风千里不愿意隐瞒自己的女人,所以就竹筒倒豆子,全部说了出来。

 听到这番话,赵致觉得犹如五雷轰顶,没有想到这个刚给自己破瓜的男人,竟然要猎杀自己的师父,这真是天大的悲哀。

 风千里看到致儿脸上出悲伤神情的时候,就紧紧地把这个大美女搂在怀里,蜻蜓点水般地在那洁白如玉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之后,十分温柔地说道:“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莫非那个地方还疼不成?”

 “不,那个地方不疼,是我的心疼。”赵致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可是由于刚破瓜不久,那个地方疼痛男人,使得这个大美女站立不稳,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丰腴结实,笔直修长的一直在打颤,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

 这下子把风千里搞糊涂了,他没有站起来,而是掏出手巾慢慢地擦拭致儿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的上那斑斑血迹,目光盯在那娇滴的玫瑰花瓣上面。

 赵致仰望苍天,十分悲壮地说道:“天啊!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刚出生不久,家门就惨遭不幸,父母双亡,姐姐善柔离散。自幼被师父赵起收养,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可他却要杀死我的师父,天哪,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听到这里的时候,风千里也傻眼了,没有想到自己将要猎杀的对象竟然是赵致的师父,而这个刚刚被自己破除的大美女竟然是善柔的妹妹,难怪那么泼辣!“你为什么要杀死我师父?”

 “不为什么。”风千里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猎杀赵起,但是他知道这个赵起必须死。现在可以说是左右为难,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赵致了。***

 幻想,美女爱幻想,赵致含情脉脉地看着风千里,用祈求的语气说道:“为了我,你能不能放过我师父。”

 “不能!”风千里慢慢地站了起来,把赵致抱在怀里,十分温柔地说道:“我定下来的决定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虽然我将杀死赵起,但是我可以帮助你找到善柔。”

 “什么你知道我姐姐的下落?”赵致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风千里的怀抱里面,紧紧地抱住这个家伙的脖子,十分温柔地说道:“我姐姐在那里,不会被你推倒了吧!”

 风千里轻轻地抚摸着赵致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的玉背,十分温柔地说道:“没有推倒,但那只是时间问题,不过,我可以找到她,有机会可以和你们姐妹两个玩双飞。”

 听到有机会找到失散多年的姐姐时,赵致的心里就舒服多了,她含情脉脉地看着风千里,娇吁吁地说道:“我也期待可以和姐姐一起服侍你,到时候我们就玩双飞。”

 “我现在就想要!”可能是度温香软玉抱怀的缘故,那不安分的家伙蠢蠢动,在这种情况下,风千里那坏坏的目光就盯在了赵致那沾血迹的花草上。

 平坦无半点赘的小腹下面依旧疼痛难忍,在这种情况下赵致真的不知道再次被这个强悍的男人进入是什么下场,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主动出击了,她主动跪在地上,去舐那个东西上的血迹,卖力地服务…

 或许是赵致的服务让风千里着了,这个家伙竟然有了改变主意的念头,那就是给南宫起一个决战的机会。

 而不是利用法术直接杀死这个老家伙。慢慢地咽下之后,赵致抬起美丽的头颅,那弹指破的俏脸上面出了死人的微笑,她含情脉脉地看着风千里,娇吁吁地说道:“亲爱的,你满意么?”  m.VliXs.Com
上章 猎滟寻秦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