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猎滟寻秦记 下章
第27章 不愿意做
这时候乌廷芳终于领教了风千里的招数,气得她恨不得趴过去狠狠地咬对方两口,桃,花,源,最深处那种难以压制的望迫使她不得不想把办法,最后牙一咬心一横,直接把身上的男人推倒在地,来了一招观音坐莲重重地坐了下去。

 这样以来自己就可以掌控节奏了,避免受这个男人为威胁。观音坐莲,说明乌廷芳已经放弃了最后的自尊,已经彻底失,接受了被侵犯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也就不再隐瞒什么了,她不停地上下运动,那结实的大馒头不断地上下晃动,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深深地吸引了风千里的目光。

 “大坏蛋,你是什么意思,刚才故意整我是不是,我恨死你了。”乌廷芳把那漉漉的内掏了出来,一边不断运动,一边气呼呼地说道:“你不要脸,强暴人家不说,还不允许人家呻。把人家最后的一点自尊都践踏了。

 还要让人家承认愿意被你玩,好像我求你玩似的,我今天非得坐死你这个混蛋不可。”风千里坏笑着,双手不断地着那对上下波动的大白兔。他坏笑着说道:“我哪有整你呀!

 用力冲击还不是为了让你舒服点么?现在满意了吧,成了你坐在上面搞我了。”“满意,满意个P,看我不坐死你。”

 乌廷芳一边上下套一边呻着狼叫,那呻声真的象发,情的雌兽在叫一样,几番以后,两人才逐渐地平息下来。

 “舒服不?我早就给你说了,做我的女人好,可你就是不听,现在应该满意了吧。”风千里摸着乌廷芳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丰腴结实,笔直修长的开始调侃这个大美女,好像对方求着自己占有似的,对于风千里的调侃乌廷芳并不回应。

 突然她趴在那宽大的膛上狠狠地咬了下去,这一口可真够狠得,真可谓美人咬一口入骨三分,牙齿都咬进里面了,血当时就渗了出来。

 “我靠,你干什么,想谋杀亲夫呀!刚才老子干的你服服帖帖的,现在你咬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这个疯丫头难道是属狗的不成,再咬我的话,把你的犬牙拔出来,”

 风千里真没有想到这个美女会咬自己,而且还下口那么重。乌廷芳伸出舌头慢慢地把风千里口上渗出来的血干净了。

 “可惜我不是属狗的,你刚才得人家那个地方火辣辣的疼,人家疼得死去活来,你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只知道强悍地冲进去。

 和人家那里撕心裂肺般疼痛相比,这点痛算什么,咬你是为了让你记住我,记住以后对人家温柔点,也算是对你强暴人家的一个惩罚…”

 得意洋洋的乌廷芳用舌头轻轻地着风千里前的小豆豆,好像刚才咬了一口很一样“,老子把你的处子之地都占领了,难道你没有看见下面的宝贝上现在还血迹斑斑么?你说我不是你的亲夫是什么呀!

 你这个女人真够狠的,下口这么重,这那叫做留记号呀!简直要谋杀。”现在风千里有点忿忿不平,没有想到这个女人那么狠,幸亏不是咬下边,要不然的话自己还真的要变成太监。

 乌廷芳心中的怒火还没有消,伸出柔若无骨的玉手在那个坏东西上轻轻地打了一下,气呼呼地说道:“刚才是你强暴我,这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辱,咬你一口怎么了。

 这也不能消除我心头之恨。要是我和你一样心狠的话,就把你那个强行进入我身体的坏家伙咬下来,看你还敢不敢以后再使坏。”

 “可是,刚才我把你死的,你看刚才你叫的样子,简直是你在玩,我,怎么成了我强暴你了,这天理何在,好了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们以后各走各的路,省得你以后埋怨我。”

 风千里就做出来一副要走的样子。“你敢,玩了我的身子想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次我吃定你了,想走没有那么容易。”

 乌廷芳从那可爱的小豆豆开始向下亲吻过去,一直朝下。要是平时别的女人这样亲吻自己的话,风千里就高兴坏了,闭上眼睛享受,可是面对的是刚刚咬破自己膛的乌廷芳,主要是把自己的小弟弟咬下来,那自己不就完蛋了。

 当乌廷芳亲吻到风千里小腹下面的时候还抬起了头,伸了一下舌头,紧跟着就把美丽的头颅伏了下去。

 “不要,不要呀,求你不要这样,千万不要咬我的小弟弟,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得罪你了,求你放过我吧。”

 这时候风千里真的有点害怕了,生怕乌廷芳真的象吃香蕉一样咬下去。“终于知道错了,可惜太迟了,今天这个香蕉我吃定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使坏。在风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乌廷芳慢慢地把那个蘑菇头了下去,整个含在檀口之中,好像这是自己专属的宝贝似的。

 ***还好,这个大美女把这个强行进入自己区的东西当成了冰淋,并没有当成香蕉。用丁香舌慢慢地把象征女人贞洁的处女血,舐干净。只有亲,吻允,,舐,吐,并没有咬下去,害得风千里还紧张了半天,这样以来时间就更长了,的就更多了。

 了好几口,乌廷芳才把那华之物吐完,她着脖子说道:“你那个东西真是坚,一下子坚持那么久,害得我脖子现在又酸又痛。”

 “那你喜欢不?”风千里故意调侃美少女乌廷芳,左手肆无忌惮地结实的大馒头,右手轻轻地抚摸着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丰腴结实,笔直修长的玉腿,好像意犹未尽似的。

 “喜欢,当然喜欢了,只是太强悍了,人家一个人可能足不了你。看来嫁给你的时候,我得带十个陪嫁丫鬟,到时候我们一起收拾你。”

 媚眼如丝的乌廷芳含情脉脉地看着风千里,在这个时候才算是彻底臣服,感觉到脖子酸痛,平坦无半点赘的小腹下面火辣辣疼痛的她实在是不敢再为对方服务了,生怕那样自己会吃不消。看到乌廷芳这样,风千里感觉到有点心疼,就说道:“来宝贝,我给你按摩一下。”

 向来都是美女给自己服务,立这还是风千里第一次给美女服务。“好了,现在我的脖子好多了,你跟我回去吧,希望我父亲能够接受你这个女婿,可是上面那么高,我们怎么上去呢?”

 就在乌廷芳担心怎么上去的时候,风千里抱着她的杨柳小蛮就跳了上去。“夫君大人,你真厉害。人家爱死你了。

 “在这个时候,乌廷芳似乎忘记了被强行破除时的疼痛,记住的只有死的美妙时刻,心中接受了风千里这个大男人。

 等上去之后,乌廷芳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风千里的怀抱里面,娇吁吁地说道:“人家已经把最宝贵的交给你了,今后就是你的女人,你可要对我负责任。”“当然要负责任了,现在就去你家提亲,只要你父亲同意,我就把你娶进门。”

 风千里十分喜欢这个有点狂野的美少女。“那你先跟着我回去,先说服我哥哥,他要是不同意的话,我父亲肯定不愿意。

 能不能抱得美人归,就看你能不能说服我哥哥了,他喜欢和英雄交往,你只要是展现出自己的实力,估计他会愿意。”

 乌廷芳开始给风千里出谋划策,一路上把乌家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一向在女人肚皮上风快活的乌廷威看到妹妹的第一眼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妹妹那原本紧夹在一起的修长玉腿微微张开,足见不再是处女,十有八九被破除,再加上走路的时候那么吃力,看样子被破除的时候,遭受了超强悍的冲刺。

 该死的风千里竟然玩了自己的妹妹乌廷芳,这下让乌廷威十分不舒服,不教训对方一下难心头之恨。

 “乌廷威,你看是你们一拥而上呢?还是我们一对一的较量一番。”风千里在乌廷芳那里知道乌廷威是个英雄,也就不愿意刻意为难对方,就想切磋一下,毕竟自己玩了人家的妹妹,如果不较量一下,估计这个家伙难心头之恨。

 风千里率先发难,把乌廷威向了死胡同,那就是必须一对一的和自己对抗,那样的话打败他那还是小菜一碟。

 乌廷威想见识一下这个给自己妹妹破处的男人有什么实力,于是就主动把风千里请到后山,意思是避免手下介入可以公平比赛。“今天,你我只是切磋一下,我就不用兵器了,无论最后的结局如何,我都希望可以和您个朋友。”

 乌廷威对于父亲把妹妹许配给连晋那个混蛋一直有意见,觉得妹妹嫁给那个猪狗不如的家伙,那简直是天大的辱,所以对于风千里猎杀连晋还是心存感激的。

 既然风千里玩了乌廷芳,那说明两人有缘,看样子这个家伙有可能做自己的妹夫,基于这种心里想见识一下对方的本领,看风千里做自己的妹夫是否合格。

 “君子坦,小人常戚戚。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风千里今天保证不使用法术,纯粹用拳脚和你一较上下高低,请出手吧。”

 风千里只要稍微一用法术,整个乌家就会化为乌有,他不愿意那么做,就是想见识一下乌廷威的本领。风千里前腿向前伸脚尖点地,右腿微微弯曲蹬在地上,双手展开摆出了一个夜战八方式。  M.vlIxS.cOM
上章 猎滟寻秦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