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猎滟寻秦记 下章
第26章 想要话就求
“显然现在美女乌廷芳的内心很矛盾,自己怎么可以和杀死未婚夫的凶手亲热呢?而且才第一次见面,以后是敌是友还不知道呢,就这样委身于他的话,那以后的道路应该怎么走。

 就在乌廷芳内心做苦苦挣扎的时候,风千里的大手开始向下滑,划过那平坦没有半点赘的小腹以后,不安分的指头开始拨那可爱的芳草,指头还时不时地拨花丛中那最最隐私的珍珠。

 对于一个处子来说,风千里的动作已经相当的过分,要是再往下去的话,那将会直捣黄龙,知道后果严重的乌廷芳开始反抗,希望自己可以阻止那只手的侵犯,两人的手在方寸之间展开了烈的争夺。

 当那只手侵犯到娇滴的玫瑰花瓣时,乌廷芳就更加紧张害怕了,生怕风千里侵犯到自己的区,就狠狠地朝这个家伙的胳膊咬了下去。

 胳膊上感到剧痛的风千里顿时就撒手了,他整个人带着乌廷芳就从马上滚落了下来。两人就从就一直滚落下去,要不是地上都是草的话,两人都有可能受伤。

 等滚到地上的时候,风千里刚好在了乌廷芳感的玉体上,整个脸都埋在了那高高突起的山峰中间。

 “你快点起来,你这个狼,大氓,你欺负我,快点起来,”任凭乌廷芳怎么挣扎,在身上的风千里都纹丝不动,这下可把她吓坏了生怕这个男人死了。

 但是很快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了,这个男人不仅没有死,而且正在做着狼最常做的事情,在不断地侵犯自己的酥

 “求求你别这样好么?我们才刚见面,是不是应该先培育一下感情呀,你这样算什么呀!感觉好像是你再强暴我,你不能这样对我,求求你了…”

 下面的话乌廷芳再也说不出口了,因为红润的烈焰红被堵上了,风千里开始亲吻那娇滴的烈焰红,这应该怎么办呢?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紧咬牙关避免被侵犯。

 可是很快乌廷芳所有的挣扎都变成徒劳了,眼见上面的进攻不能奏效,风千里就加快了下面的争夺,双手一用力就把下面的小内扯开了,手指肆地侵犯那神圣不可侵犯的,区。

 “啊。”本来乌廷芳的意思想喊不要,可是一张嘴,风千里的舌头就趁机钻了进去。乌廷芳的双手不断地厮打着,双腿蹬。可是这些现在显得都是徒劳,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被了下去,她感觉到越来越紧张,好像自己掉进了万丈深渊根本就没有办法自救。风千里游戏花丛多年,当然知道针对不同的女人采用不同的手段了,他知道象乌廷芳这样泼辣刁蛮的女孩子是很难屈服的,或许直接占有更有效。

 毕竟进入之后,一切都不能改变了,她只能接受被自己侵犯的事实,一旦被死的话,说不定真的会臣服。就在风千里大嘴离开乌廷芳烈焰红的时候,这个美女想喊住手,可是她再也喊不出来住手了。

 “不要呀!,疼死我了。”平坦无半点赘的小腹下面最深处被强行进去一个硕大坚硬的子,乌廷芳开始痛苦地呼喊。

 可是无论她呼喊的声音有多么大,已经进入区的东西都没有出来的意思,一直在里面进进出出做着活运动,而且动作越来越大。想要征服一个美女,最简单的方法无疑是直奔主题,一旦身体最隐蔽的部位结合在一起了。

 很多的问题就会变得简单起来,要么接受做对方女人的命运,要么就痛恨或者杀掉对方。直捣黄龙以后,风千里的节奏就慢慢放缓了,他不想给这个美女造成伤害,更不想疼对方,要送给乌廷芳一个完美的初夜。

 他开始亲吻那红润的烈焰红,有节奏地着那的玉女峰,开始采用‘九浅一深’的神仙法来催动这个美女的情

 度过了疼痛期以后,乌廷芳慢慢的就陷入了海,逐渐攀越上了望的巅峰。很多的时候,男女爱被比喻成征服与被征服的战争,无论如何总有一方会被征服,一旦被征服以后,那很快就会乖乖的听对方的调遣。

 尤其是女人,被男人征服的女人是最听话的,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献给地方,这时候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天,是自己的一切,是自己的救世主。乌廷芳这个青涩的处子失在海狂之中。

 渐渐感受到了被征服的美妙,忘记了自己是被强。好像自己勾引对方似地。***深陷海的乌廷芳就再也没有反抗,尽量地分开自己那雪白如玉光滑细腻,丰腴结实,笔直修长的玉腿,不断地抬高自己的来合自己身上男人的冲刺,呻声是越来越大,那销魂噬骨的呻声不断鼓励风千里的进攻。

 美妙,那种被强悍进入的感觉实在是美妙了,此时此刻的乌廷芳感觉自己好像是漫步云端,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是被强暴,感觉好像此时此刻就是房花烛夜,在自己身上拼命冲刺的男人正是自己的夫君。

 正在完成伟大的破处任务,而既就是他的新娘子,无论怎么玩都说天经地义的。“哦。噢,好舒服,我快要飞了…你把我死了…”

 乌廷芳不再是无知的处子,仿佛变成了妇,肆无忌惮地呻叫,意的她恨不得把这个男人都装到自己的身体里面,最原始的狂野顿时就展现了出来。

 “你是不是很舒服,是不是被我,得很,要不然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呻,狼叫,那你就大声叫吧,求我强悍地占有你。”风千里故意调侃乌廷芳,要这个女人放下最后的自尊,彻底的臣服,所以一边用力动,一边讽刺对方。

 之所以要讽刺对方,主要是因为,风千里不仅想征服乌廷芳的身体,还要征服她的灵魂,让这个刁蛮任的小丫头彻底的臣服在自己的下,无怨无悔地做自己专属的脔。

 本来有点失自我的乌廷芳去在对方强悍的冲刺下开始放纵,忘情地呻狼叫,现在听到风千里的讽刺,觉得特别丢人,现在不是房花烛夜,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也不是夫君。

 而是一个强暴自己的坏蛋,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呻只能唤醒对方的兽,好像自己渴望被他强暴似的。

 感觉到有点屈辱的她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叫喊出来,心灵上的屈辱,并不能改变身体被征服的现实,那种一的冲击波,带来的是难以抑制的快,身体逐渐背叛了灵魂。乌廷芳的身体已经被彻底征服了。

 不再反抗,尽量配合对方,尽量在身上的男人,任由对方摆布。风千里让乌廷芳跪在地上,双手掐住那一握盈余的杨柳小蛮,很强悍地从后面进入。

 左手抓住那结实的大馒头,右手用力打那高翘,丰腴,结实,浑圆的电,一边打,一边加快进攻速度。“你这个小母狗,是不是喜欢被我这样玩呢?要是喜欢的话就叫出来,你越叫我就越兴奋。”

 风千里故意使坏,变换各种动作来玩乌廷芳。乌廷芳这个刁蛮任的丫头才十五岁,可以说是一朵娇滴的花骨朵,正值含苞放的花季,如何能够承受这种狂暴的暴风雨洗礼。

 面对一遍又一遍的洗礼,身体早就超出了承受的极限,好像暴风吹过的海棠花一样,随时都有凋零的可能。第一次,就面临这样一个技术高超,身体强悍的男人,被征服是必然的命运。身体背叛灵魂的时候,当然就会臣服。尽管身体彻底臣服了。

 但是异孤傲的乌廷芳并愿意臣服,从心灵上抵触风千里,知道自己呻只会让对方兴奋,只会换来嘲讽,在这种情况下就紧咬牙关,说什么都不愿意叫喊出来。

 这时候,风千里明明知道乌廷芳不敢呼唤出声,就故意使坏,冲刺的力度加大,速度也快了许多,就是想迫这个美女喊出来,捏大馒头的手也在加大力气,就是想看对方能坚持多久。

 那种疯狂的冲击让乌廷芳不断地攀越到望的巅峰,想喊又不敢喊,开始的时候还能紧咬牙关克制。

 可是后来那种死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压抑,那种销魂噬骨的呻声简直是呼之出,没有办法的她只好把自己淋淋的内到嘴里了,终于不用呼喊出声音了,自己也不用可以压抑了,为自己的创造感到得意的乌廷芳用挑衅的眼光看着风千里。叫喊不出来了,也就不用紧张了。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小美女开始享受被征服的喜悦,感受那种被强悍冲刺带来的快。眼见这个丫头这样的狡诈,风千里心生一计,故意把自己的东西慢慢的往外,在口口不断地磨蹭那娇的花瓣,任由那花汁滚滚涌出死活就是不进去。

 脸上出得意的笑容,就是想看乌廷芳应该怎么办,摆明了你不求我的话,就别想让大宝贝进去,要是发出声音的话,那就是承认了自己愿意被这个男人征服。

 “想要不,想要的话就求我,求我呀!”风千里的脸上出了恶的笑容,好像身下的女人应该求自己玩似的。  M.vLIxS.cOM
上章 猎滟寻秦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