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撼半生 下章
附录2(完结)
好奇少女的一句说话,竟令我无法抗拒。我一阵惘,眼前境物渐渐变得昏黄,厢房仿若扭曲,然后被拉得长长的无限伸廷。

 最后变成蜿长的通道,通往时间的彼方…二十年前那个寒冬,霍小雪,人如其名的帔着漫天飘雪踏入方家的大门,成为哥哥的子。

 她本是沈的书香世代,接受现代的教育,清丽脱俗又不失闺秀风范。哥哥于当地经商时巧遇小雪,对她惊为天人,经过多年的苦苦追求,才将小雪感动,结为秦晋。

 当时小她三岁的我看着这个如仙女下凡的扬眉女子步入家门,冲动而脆弱的年青心灵受着剧烈的震,她就如俗世里长着翅膀的林中仙子,和我过去所认识那些传统而肤浅的尘俗少女全然不同。

 “雨笙,你哥哥常常在外地做生意,我一个人好寂寞,你可以多陪我吗?是了,我和你年纪相若,不要唤我大嫂了,唤小雪吧,大家都是年青人啊…”她要我唤她小雪!除了哥哥外,就只有我一个可以喊她的名字!哥哥不在家的日子,我就和她形影不离,只要每天看到飘逸的身影待在身旁,我就会感到快乐,哥哥在家的日子,我好比渡如年。

 “雨笙,其实我和你哥哥并不相衬,他从来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亦从来不过问,我知他待我很好,但…但我不是需要这些…”

 某个伤感的深秋,她在亭园呆望着远方的红霞幽幽的向我倾诉。哥哥只是一个俗气的商家,更大她十年,他根本不适合她!

 他根本配不上她!她有所不,她在向我暗示!这时她已对我有意思!我知道!“雨笙,我是雪,你是雨,我们的名字很相衬啊!但你不要误会,我是指名字罢了!”

 我是雨,她是雪,我们本就是天生一对的!我明白!我明白她的意思!我知道应该怎样做!“如果你再有这样的举动,我就会告诉你哥哥知的了!雨笙,我是你的大嫂啊!”那次,她狠狠的赏了我一记耳光!她是在表明态度,告诉我她是个循规蹈矩的传统妇女,但她却没有表明对我没有爱意!她没有表示她不爱我!

 而我,绝对不是个知书守礼的人,一个家里只有我两二人的初晚上,我带着三分的醉意,强闯进小雪的厢房,将她倒在上,我狂吻她的朱、她的耳珠、她的粉颈!

 小雪一直哭叫着,她打我,她骂我,但这却无法阻止我对她的侵犯。撕开膛的桃红色襟衣,一对晶莹雪白的房就在跟前,眼前的美就是我多年憧憬着而不可得的希冀,我不断将头埋在她脯里寻找慰藉。

 然后狂那两点红晕。“不要!雨笙,不要这样!我是你的大嫂!啊!”小雪她做错了,大嫂二字此时听在耳间,却只会变成更深重的刺

 所有离经叛道的说话此刻已化为无穷动力,我要干我的大嫂!我要干那妈的伦常!我要干天杀的命运!当我和小雪连成一体时,她的叫声已分不清是悲哭还是呻,但她当时却在拥着我,小雪她紧紧的拥抱我!

 连双腿也紧着我的不放,我就在这狂野慌乱的高下在她体内发!我要将我身体的一部份深深埋藏在小雪的内心深处,我要在她的身与心都打下记印,要她成为我的女人,我要她一生一世也属于我!

 “雨笙!你这畜牲在干什么?她是你的大嫂啊!你还是人来吗?我打死你这禽兽不如的畜牲…”

 东窗事发,我一直被哥哥毒打,一直被他破口大骂。但我没有反抗,亦没有答辩,我没有后悔所做的一切,只是一望到呆在一旁泪面的小雪,我心如刀割!小雪,我对你不起!但这样做是必须的,否则我们便如你所说的没有将来。

 “停手!风扬,不要再打他了!不…不是他迫我的!”当我被打至离死不远时,事发以来一直没有作声的她竟然上前阻止丈夫,小雪在替我说话!我不知她是真心还是为了救我,当时只有无言的感激及内心的窃喜,小雪终于为我踏出第一步!

 咱们只要冲破这一关,行出这一步,美好的将来就会在前面。但我没想到意为是希望的开始,却变成无可挽救的终局,对于哥哥的自杀身亡,老爹只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你走吧!我今生也不想再见到你!”

 事情的突然其来,命运的无情玩,令我无法承受,无法适应。我只是在追求自身的幸福!那有什么不对?为何哥哥要死?为何老爹不再认我为儿子?

 还有的是,为何小雪要返回沈老家?为何她不肯再见我?到我经过无数的世事变迁与人生阅历,了解当中的一切后,知道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与罪孽时,已经是多年后的事,那时老爹刚刚过世。

 而小雪一家也已不知踪影的音讯全无。就是忏悔,我也无法为我所伤害过的人作出任何弥补。

 我一直心想,总有一天会再遇小雪,我会为她作出补偿,我会求她原谅我,还有要她解开一直以来有没有爱过我的心结。只是直到今天,当我知道她已不在人世,我和小雪原来早已相隔…

 凌晨时份,时钟嘀哒的向过不停,却无法盖住外面风雪的咆哮。前尘淼淼,旧情绵绵,回忆过后,我和小芳默然无语的呆坐着,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先生,你现在仍有否惦记小雪?”不知过了多久,还是小芳打破沉默。从她眼里所现出的沉重,竟然不下于我。

 “当然记挂!到这一刻她仍在我心中,影向着我的生活,影向着我的人生,我无法放下过去,无法重过生活,你叫我怎能不惦记她?”“但你昨晚…”小芳怀疑的目光突然狠狠的扫过来,我猛地怔住,昨晚我在偷窥她洗澡,她根本就知道!

 “小雪无法在世俗威严与道德的冷眼下,背负着心理与现实的重担去走完所谓人生的路,她因为你郁郁而终,而你却每天也在想女人!你究竟有为小雪干过什么?”

 小芳脸蛋涨红,幽幽的道出,然后是一阵感叹。我已是四十五岁的中年,这些年来跑江湖讨生活,孤苦伶仃,四处为家。

 当然各地都有伴,但离开风月场所我绝不承认,然而此际被面前少女一语道破,我不万分羞愧。是!我毁了小雪的一生,但这些年来却和无数女人亲过,口说后悔,但我有为小雪做过什么?

 我究竟有为我伤害过的人干过什么?“昨…昨晚很对不起!只是…昨晚你令我想起小雪,你的背影很…像她!”这时我才想起小芳给我那份仙子的感觉,和当年小雪给我的一模一样!

 小芳听到我的说话,身子像微微的颤了一下,然后呆呆的看着我,她的眼神再次和昨天在大门时所出现过的微妙变化。

 然而这刻,我已没有心情理会。无地自容,我默然离开正屋,走入内院,拿起老爹一直珍藏着的旧酒便喝,除此之外,已不知可以干什么!我无法面对我自己!无法面对为我而死的小雪!不知已喝了多少烈酒,我开始感到头晕转向,四周景物亦开始摇晃。

 此时门咿哑一开,一个身穿桃红睡衣的女子来到跟前,我记起,那是小雪当年的睡衣!“小…小芳吗?你在干什么?”我的视力已无法作出肯定的判断。“我只想你知道,那时我的确是喜欢你的!”她平淡的道出。

 屋外的风雪不断咆哮,风吹在纸糊窗上,哑闷地向,仿佛快要吹破似的,时间就凝在这将破未破之间,我无法再竭止内心的激动,上前将她拥入怀里,疯狂地亲吻!“小雪!原谅我!我求你!原谅我!”

 我将舌头伸入她的口内,她先是微微一震,然后闭上双眼,享受着我舌尖的挑逗刺。感到她的身体开始酥软颤抖时,我抱她到我房间,放在上,去那桃红睡衣,再重新确认这久违了的娇躯,舌头、耳珠、粉颈、肩膀、腋窝、房、然后是两点樱桃,再以深情的吻封印。

 这时她已浑身酸软,低声呻,小亦已泛滥。她就像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紧闭着眼睛,用不断颤抖着的小手轻轻的抚慰着我。

 我在她身上,将具对准她的心花,慢慢的将头没入,她虽状甚痛苦,不断娇啼惋转,却张开妩媚的双眼,含情默默的望着我,拥着我,两腿更着我的不放,任由我疯狂的送。

 我意识迷糊,状态狂,不断将她翻来覆去,用不同的姿势和她合,多年的痛苦煎熬,就在这一刻尽情宣,我要和小雪永远连成一体,今生不再分离!“小雪!我爱你!小雪!不要再离开我…”

 她一边紧紧的抱拥着我,一边热情的和我拥吻,咱们不断互相送与合,最后双双进入忘我的高,积存了十多年的压抑终于毫无保留的在她的体内疯狂,我身体的所有水份仿佛都被离。

 然后一股接着一股的不断灌进她的子里,直至最后一滴也挤干为止。在她体内注入所有的情与后,我仿佛全身虚,拥着她徐徐进入梦乡。

 当双眼受到早上朝阳的刺而张开时,我发现只有自己赤的睡在上!小芳已然不在身边,边除了我的衣服外,还留下一套桃红色的睡衣,头脑清醒过后。

 想起昨晚的温馨绮莉,我后悔不已!为何小芳要这样做?我穿衣起来,找遍整间大屋,却不见小芳的踪影,我渐渐感到事不寻常,究竟她去了哪里?

 为何她会懂得小雪的衣物?为何她会知道小雪的心意?究竟她是谁?找遍城中大街小巷,依然找不到小芳,最后我来到怀叔的旧居,希望她在那里,只是我不见小芳,却竟然见到怀叔!“啊!二少爷!真的是二少爷吗?你终于也回来了!”

 “怀叔!你不是有事回乡了吗?”“谁说我回乡的?方小姐来了,每年老爷与大少忌辰她都回来,她想一个人在大屋住,所以我就回旧居暂住一会。”“方小姐?哪个方小姐?”“是你们的亲戚方小姐啊!你不见到她吗?她就在大屋啊!”“我没有什么唤方小姐的亲戚!”“怎会没有?她说是你堂亲来啊!那年也是她带大少回来入土为安的!怎会不是你的亲戚?”

 “怀叔,那个方小姐…你不是说小芳吧?”“小芳?不!她不是唤作小芳!她只是姓方,我记起她说她的名字唤作…方小雨!”我的脑门仿佛被重重敲了一记,身躯如堕进黑暗的深渊,一个素未谋面的脸孔,一个不能忘怀的名字,它们竟然属于同一人。

 而我和她更相见不能相认。小雨,你是小雪从天上派来的使者,为我带来一个已苦等了廿多年的答桉,为我解开心中的死结。你其实一早已知道我和小雪的事,你一直是在试探我对小雪的情意,但为何你要这样傻?

 为了一个已被打进地狱,永不超生的人这样牺牲!这样付出!当年我害了小雪,现在我害了小雨,再一次令我背负无可补救的罪孽,就是知道小雪当年的心意,那又如何?现在我已在返回南方的火车上,望着天飞雪,感慨万千,原来人是不会死的!

 只是在下一个世代,略为改变样子而已。小雪你从这世上消逝,然而另一个你却在不知不觉间再次闯入我的梦中,可是无论怎样努力,我还是找不到小雨,更隐隐然感到我和她今生也不会再见面。

 小雨,我已了无所求,只希望无论你在东南西北任何一方,也愿四面飘雪为我带来你的讯息,让我知道你在尘世间某一角落仍然安好。

 小雪,愿你在天之灵,如天上降下来的纷飞飘雪守护小雨,保佑小雨,令她永远幸福。“雨笙,我是雪,你是雨,若我将来生个女儿,就唤她作小雨好吗?”

 【全书完】  m.VLiXs.Com
上章 情撼半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