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撼半生 下章
第六章
无论自愿也好被迫也好,失贞的妇人都是万恶的,人言可畏,霍家终夕受尽四方八面的冷语目光,有了身孕腹笥便便的小雪出外甚至试过被袭,霍家无地自容,唯有举家搬去辽宁。

 那里霍老爷投靠了一个和日本人有生意往来的结拜大哥,那里没人认识霍家,没有人会找到她们,就是有人知道小雪的事,也招惹不起。

 这时我想起小雪当在北戴河畔忧忧的说:“雨笙,你不会明白身为女儿家的悲哀!”心里难掩凄沧。

 身边所有人的歧视目光及冷嘲热讽,是积月累无形的伤害,因为自己而害了全家,更令小雪一直也无法原谅自己,终郁郁寡,生了小雨后更是忧疾身,就在小雨六岁那年,根本没有生存意志的小雪,怀着永远不会解开的心结离开尘世。

 后来军节节败退,很多地区与交通也开放了,最疼她母女俩人的小雪的弟弟,带着只有十四岁的小雨送小雪回北平安葬,完成小雪“生为方家人,死为方家鬼”的心愿。

 当我稍微回复了一点自我时,发觉自己在冬夜的繁星下默默着眼泪,而小雨的头枕着我的肩,也是泪如雨下。时间不知不觉己到晚上,我默默的哭着,眼眶里的泪。

 完了又马上泉涌而出,回复了平静的大屋、古树、亭台,甚至自己的双脚,在寒风中一下子变得灼热起来,呼吸一下子几乎堵住了,难过得要死。

 “那时为何你不在我们身边?”小雨幽幽的说,语气像极她娘。我无言以对。“你舅父呢?怎么这两年只有你一个回来?”过了一刻我再放话,用手搭着小雨肩膀,她没有阻止我。

 “死了,两年前军后退时杀的,为了我。”小雨的声音冷冷的不带任何生命。“这两年也只有你这个小姑娘孤身一人回乡,霍家的人怎么搞的?”

 小雨没有回话,沉默己经是很好的答桉,好明显,除了为小雨而死的舅父之外,霍家上下对这对不祥母女并不好。“留下来好吗?不要再回东北了。”我轻抚她的秀发。

 “不行,我明天早上得赶火车回去,今早原打算去车站买票的。”小雨一味把辫梢盘。“赶回去干么?”“成亲。”“成亲?你只有十八岁,为什么要赶着去成亲?”

 我非常愕然,回头望着小雨。她突然站起来,放开了黑晶晶的两只大眼诧异的怒视着我:“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你真的不明白我为什么急着成亲?”

 语毕就跑着离开了,回到大哥小雪生前所住的房间门前,小雪头没回冷冷的道:“你不会明白身为女儿家的悲哀!”然后就关上门。恍然大悟,我实在是个冒失的笨蛋,理所当然的,小雨急于要找主人家,还不又是因为我!

 一年前的冬天,我和小雨在这间大屋相遇,我以为她是个普通的下人,和她一同去拜祭老父与哥哥时,吓然发现旁边多了小雪的墓,我在极度悲伤之中,向小雨诉说我和小雪的过去,剖白我对小雪二十年来的情意。

 那一晚,屋外的风雪不断咆哮,风吹在纸糊窗上,哑闷地向,仿佛快要吹破似的。我俩二人都喝醉了,小雨突然换上二十年前她娘的衣服来到我跟前,含情脉脉的凝望着我说:“我只想你知道,那时我的确是喜欢你的!”

 醉到神智不清的我,将小雨误当成小雪,将她抱进被窝里去!一夜疯狂,翌朝小雨消失了,不辞而别,没留下只言片语,这一年我四处访寻,却万万没想到小雨会在最动的东北。

 我没法找到她,唯一从怀叔那里知道,这四年来的冬天,小雨都必定回来拜祭娘亲,因此,今年的冬天,我直接待在祖屋这里等她回来。

 时间已是深夜,四周一片死静,万籁俱寂,连风的声音也听不到,我睡在自己房间的上,呆呆望着虚无。无声的夜晚,愈是让人感到莫名的哀伤,我从天窗仰望夜空,在清明冬日星座罗列中,我无法从一片漆黑中确认自己的所在。

 在家家户户睡尽的茫茫夜里,我孤零零的完全没法入睡,我的心无比的。今天,我和小雨重遇,但到明天,当光线从地平线上出来的时候,我将会再次失去小雨。

 我很清楚,明天一别之后,我俩今生将不会再见,我将会永远的失去小雨,我和小雪的最后的联系,将会永远中断。思前想后辗转反侧,突然之间,房门咿哑一开。

 进来模糊而淡淡的月光,我从昏暗的房内望出去,外面明亮的月光照出仿如有一对发光翅膀的婀娜仙子身影,仙子木立站在门上看着我,辫子解散了成长长的秀发垂在肩上。

 我当然认得来者是小雨,只是一直以来小雪在我梦中与闭目间不断出现,令我有种虚幻的错觉,我无法确定一切,眼前的女子,令我的心在跳。

 眼前人迳自进来到边坐下,二话不说跑进被窝里来,背对着我的睡在我身旁。“我冷!不想一个人睡!”她背着我说。她是小雨没错。

 没想到小雨竟会对我撒娇,在深夜的星光之中,我对小雨的这份突然的心意产生一种强烈的幸福感,有点心虚却异常甜美的幸福感,我想只要明天的太阳不再出来。

 她将会永远的待在我身旁,慰藉着我。和别人一样,我曾经拥有过我的亲人,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一个一个地离开了我的世界,剩下了孤零丁的我。

 蓦然回首过去,眼前的一切真实仿似水月镜花,为什么唯独只有自己一个人还活着,在那伴着我成长的这座大屋里,我明明已经度过了不少岁月,为什么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原来不是的!今天我发觉自己原来不是一个人!我的前面有小雨,而小雨的后面有我。今晚我不再感到孤寂,这里,可能就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可以忘掉今天,可以不再思考将来的一个安乐窝吧。

 “小雨,你的夫家是什么人?”我试探着的问她。“不太清楚。”她冷冷的道。“怎会不清楚?你怎搞的?”我竟装出严父的口吻。

 “自从娘死后,公公婆婆就不断找媒人介绍相睇提亲,好像很想将我早送出去似的,不过一直也总算没有强来。就是去年…回去之后,我的心很慌乱,只想尽快有主人家要我。

 也不搞清楚提亲的是谁,一口就答应了,没想到嫁娶之事竟然办了一年,幸好最终肚…皮…没…没大起来,否则…我恐怕连人也当不成了。”哎!果然是因为我!

 “不回去真的不行吗?”“娘已连累得公公婆婆很惨的了,你叫我怎忍心再伤害他两老多一次?”

 “但你甘心吗?”“甘心也好,不甘心也好,这就是身为女儿家的命。”她的语气不似只有十八岁的丫头,倒像个经风霜的白首宫女。她的话,留下一股哀愁的预感,缓缓渗入我心底。

 小雪经过的悲哀足迹,现有由小雨在一步一步的践踏过去。断断续续传到耳朵里的小雨的说话教人觉得无限惘然,晚上的心底话总是难免有孤寂的感觉,了解真实也总是教人悲哀,我像一个内疚的小孩一样。

 在自责与不安之间悠悠地聆听着,这时小雨缓缓回身面对着我,我俩以鼻尖几乎触碰的距离面对面,我嗅到小雨的馨香鼻息,看到小雨瞳孔的星光,这一幕似曾相识,二十年前,我和小雪在防空之内…小雨看着我的眼睛,伸手轻轻抚着我的脸。

 “娘生前,一直不停说着你和她的往事,她告诉我,我的爹,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虽然心理上早认定小雨是我的女儿,但仍不能完全排除她是我哥哥的骨

 直到这一刻,由小雨亲口说出,我不其然感受着强烈的。跟前和我睡在一起的,是我的亲生女儿!

 是一年前和我有过夫之亲的亲生女儿!“她告诉我很多关于你的事,她说你在防空欺侮她,经常呆呆的看着她的身体出神,她还知你经常偷窥她出浴呢!”被亲生女儿尽数自己年少轻狂的丑行,我脸红耳赤,不知说什么好。

 “娘还告诉我,我的爹眉清目秀神情忧郁惹人怜爱,是个干了什么坏事都令人怒不起来的小孩子,原来…原来是真的呢!我的爹今年四十多岁了,仍脸如冠玉,样子像三十岁的落魄青年,性格像二十岁多愁善感的忧郁少年…”

 小雨的纤纤小手,抚过我的脸,确认我的耳朵,然后用指尖素描我嘴的形状,一种不可捉摸的感情,笼罩上了我的全身,我如触电般沸腾起来。

 “爹和娘的故事很悲,但又很浪漫,每个人都有自己憧憬的浪漫爱情故事,而爹和娘的故事,就是小雨自小以来的幻想和希冀,一生人能义无反顾轰轰烈烈的爱一次,多好!

 从小我就想看看我的爹,是不是如娘所言,是个会勾女儿家魂魄的大坏蛋,爱情故事原来是真的呢!假如我是娘,我…”  M.vlIXs.cOM
上章 情撼半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