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撼半生 下章
第三章
原本微凉的春风不断呼呼作响,二人一直沉默不语,给时间让心里翻滚着的羽慢慢静止落下。“天黑了,回去吧!”“好。”

 那天之后,小雪刻意的回避我,除了每天三餐一家人必须同桌之外,我再没有和她相处的时刻。这令我万分苦恼。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什么我们的名字很相配,什么将来生个女儿要唤小雨,那不是暗示来吗?

 什么心目中的夫君要和自己性格思想非常投缘,那不就是我来吗?为什么要拒绝我?为什么要避开我?小雪,你到底想对我表示什么?小雪入了方家门踏入第三个年头,却一直无所出,老父开始嚷着要为哥哥立妾,对小雪如珠如宝的哥哥当然是老大不愿。

 这段日子,老父、哥哥、小雪之间不时争执。为了足老父继后的心愿,哥哥每次回家都抓紧机会和小雪温存。

 在夜阑人静的孤独晚上,每次不知是否心理作用的隐约听到隔邻房间传来女子婉转娇啼之声,我一边幻想着小雪被我哥哥猥亵着的雪白体,一边拚命抚慰着命子,嫉妒在口发酸发痛。

 又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十二月晚上,再过两天就是冬至,之前一直没下过雪,这一晚,雪真正的降临了,薄薄的白雪铺大地。这晚老父与哥哥外出赴宴,而我也在外喝得有点醉,跌跌的回家。来到家里庭院,整个人沐浴在白色雪影与黑色树影的纵横错之中,一直渗透到脑部的睡意突然之间清醒过来。

 我看到隔邻哥哥房间的门只是虚掩着,内里摇曳着烛光,从仅有的隙出来,睡意全消,醉意却升到顶点,我错步走到哥哥的房间,慢慢推开木门。

 小雪一个人面向墙壁背对房门侧身睡在上,大概是等哥哥回来,等得太困睡着了,好明显,哥哥还未回来。房间内,寂静的身影与烛光中摇摆不定的影子,在墙壁上互相重叠错。

 我的心眼,看见前白帐子下摆着一双白花缎的女鞋,衣架上挂着一件纤巧的白华丝纱衫,和一条绿纱裙。

 看见小雪的外衣已尽退的摆在一旁,身体深处不由得变得燥热,我心猿意马的跨过门槛来到边,一阵女人沐浴后散发出来的强烈香气充积着整张间,嗅得我飘飘仙。

 我头昏脑,无法自控的上,和小雪同样的姿势侧身睡在她身旁。小雪没有反应。凝神屏气的躺了一会,我将头移近,鼻子轻轻的在小雪脑后发髻厮磨,嗅她玫瑰般的发香。

 这一刻,我仿佛回到当和她在防空身体紧贴的幻影时光。“唔…”小雪鼻子哼了一声。仿如从前听到午夜小雪的啼叫,我神魂颠倒,兴奋莫名,火越烧越旺,一只手不自控的静静伸入棉被里,从后慢慢移去小雪的前。

 终于,我抓住小雪只有薄薄罩衫覆盖着的一边房!那是小雪的房,那是我的归宿,那是这三年来我一直梦寐以求想碰而又不敢碰的希冀。

 坚铤而丰硕的玉,自掌心传来火热膨的感触,那种柔软而弹的质感没有文字可以形容,我五指略为抓紧,如水般的凝脂自由的在掌心中漾,我肆意蹂躏挑逗那波动着的浑圆,凸出的蓓蕾逐渐变得硬起来。

 找到目标,我用指尖夹住那鲜的蓓蕾任意把玩,触摸着的体传来微微的颤抖,极度懭奋的我伸出舌头去人的粉颈,眼前的女人贤淑顺从地略为抬高颈项让我,舌尖传来如蛋白一般世上最美妙的肌肤感触,温软而甜美。

 我如痴如醉,舌尖享受完粉颈的幼滑,再去品尝那精致的耳垂,然后卷起舌尖探入耳腔,小雪略作扭捏,肢也款摆起来,情,舌头贪得无厌的去搜索朱,小雪会意而顺从的将脸转过来。

 就在这一刻,我和小雪四目投。“雨笙?怎么会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睡在旁边的男人竟然不是自己丈夫,小雪杏眼暴张,极其愤怒的呼喝着企图推开我。

 这刻的我已然神智尽失,一不做二不休,我用力按着小雪的双手,将她重重的在身下。“小雪!我爱你!我一直以来都很爱你!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为何你要避开我?”

 “你醉了!雨笙,你不可以再这样想的了!知道吗?我们是没有出路的!”看着我的眼睛,原本愤怒的小雪神情开始显得惊慌起来。

 “我不管!我要你!小雪,我很爱你!不要逃避我!我现在就要拥有你!”我强吻小雪的小嘴,她极力挣扎,脸蛋、面颊、耳畔、粉颈被我吻一通。

 “不!不行!雨笙…我是你的…大嫂…不可以…我求你…不…”小雪虽然万分颤栗,但叫喊声音却尽力压抑着,怕会惊动外面的人。这就是旧社会!

 女人被侵犯凌辱,连高声呼叫求助也不可以!被别人知道这种“丧德败行”吃苦的永远只会是女方!我也不想惊动下人,我用嘴巴堵住小雪求饶的小嘴,舌头长驱直进伸入她口腔之内,接触她的舌尖。

 小雪被我堵得无法说话,我乘势用舌尖搜遍她口腔内的每一角落,卷她的丁香小舌,卷起内里的涎香,然后往自己的嘴巴里送。我将小雪上不断的吻,寒风阵阵从窗吹进来,舞得遍地幽幽摇摇的烛影火舌。

 “唔…不…”被一个大男人着吻了很久很久,弱质纤纤的小雪声音愈来愈弱,挣扎的力气也渐不继,我双手放开小雪,尽情在小雪身躯上下游移。

 全身被我搜遍的小雪身躯开始颤抖,有气无力的只能作零星的反抗。我解开她左上的三个结扣,将罩衣左右揭开。

 小雪晶莹雪白的娇美上身展现在眼前,微微凹陷的小肩窝,高耸的脯、粉的两点桃红、呈现优美线条的蛮、还有那出少许青草的圆润下腹,我目眩了半向。

 小雪羞怯的以双手遮掩,我猛力一手拿开,然后握着那一对人的玉尽情,如珍宝般尽情细味。

 “唔…不…”这时小雪己浑身乏力,双手只能略为表态的微推我肩膀。来到这个时刻,眼前的猎物已无力反抗,我的兽反而平静了下来。放在前面的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是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我无限怜惜的用柔情的目光,重新欣赏眼前的体,然后一一用吻封印。我尽情细味品尝小雪,从额头开始吻下,连眼帘也不放过,吻毕脸颊颈项肩膀,再探头呼吸食醉人的腋窝,啜每一纤巧的玉指。

 然后细味光滑的玉背柔肌、浑圆耸翘的丰、还有修长玉足的一寸。被我吻遍全身的小雪已差不多全身瘫软,气连连,目光散焕,小嘴只能微声呢喃。

 下身衣物早己清除,当尝遍每一跟精致的玉趾后,我慢慢张开小雪的双腿,两片浅粉红色的花映入眼帘,中间还有一大片黏腻,身体反应不懂说谎。

 对于我的侵犯,小雪的身体己作出喝采的回应,然而作为一个有廉的人妇,女人最私密的秘境在夫君以外的男人面前完全展,还作出情的反应,小雪羞愧得无地自容,双手掩着脸嘤嘤哭泣起来。

 低头一口那带腥的淡淡兰花芳香,令人飘飘仙,我情不自伸出舌尖一下那的腔,小雪原本软瘫的身躯如遭电极般一下强烈搐。

 然后全身绷紧,我每一下,小雪就像橡皮带般再拉紧弯曲一些,到我大口的品尝,她就像断了线般反方向硬拱起来。

 全身瘫痪松弛,喉头发出长长的叹息。我尽情呼吸醉人的花香,的每一处瓣隙,不断啜饮泉涌的花,卷起舌尖钻掘花蕊的深处。

 小雪肢不时弓起拉紧不时卷曲瘫软,分不清楚,那究竟是千般快乐,还是万分折腾。享用完世上最人的花蕊,我啜一口蕊顶凸起的花,然后从那里笔直向上,青草、脐眼、沟。

 直到朱之时,整个人体已然对好位置,我摆起架势,命子毫无保留的朝花蕊捅去。冠抵进温暖而润的泥泞,撑开紧凑的壁直抵梦的最深处。

 原本梨花带雨的小雪突然杏眼圆张,嘴巴半开,脸惊恐的瞪着我,感爱我成为她的男人的重要一刻。

 我和小雪,终于二合为一了!我情深款款的看着小雪,下身也开始由慢而快有节奏的律动着,小雪面容非哭非笑的看着我,下体开始慢慢扭动,合我的送。

 我似受到鼓励,不自控的愈动愈快,最后几下强劲的冲撞,毫无预兆的忍不住门大开,我在过度刺懭奋之中情不自了。  M.vlIxS.cOM
上章 情撼半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