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撼半生 下章
第一章
当在南城车站的大自鸣钟,在漫籁无声的晨空中响起六声鸣叫,我从永劫回归般的梦魇中惊醒过来。

 自从去年唯一的酿金钢表因不够旅费而换了车票后,现在只能靠车站的钟声来确认时间。我缓缓坐起来,抹去额上的冷汗然后环顾四周,确定自己是在祖居咱家的房间里没错。

 初冬的清晨,阳光还没有从后山的背面升出来,整个房间笼罩在昏暗而微凉的蓝光中,屋沉沉,房里的角上桌下,还带些昨夜的黑影在动着,陇陇透着房间里终年桑榆晚景的凄恻。

 刚刚的梦仍清晰可辨,在梦中,小雪冷冷的侧身端坐于亭台看着外面沥沥的雨,然后回头看着我,面容是忧恻苦涩。我摇摇头平复思绪,起走到窗房望去,屋外四面飘雪,远景蒙蒙。

 然而大雪猛而不烈,雪花飘来沾上我的嘴边,在间温柔地慢慢溶化,似是故人来,在我上轻轻地吻着。此情此景,又再使我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那些在人生中走过的仍在滴着血的回忆,和那如山般沉重的一吻…

 ***二十年前,我仍是个小不更事的生于大户的小伏子。咱们方家发源自北平的三家子,在这里是无人不晓的富户豪门,拥有田产山畴无数,且世代书香。

 听说前清太公那辈好像还出过举人进士什么的,加上我哥哥七年前当家后努力从商成绩卓越,家势自然比从前更为鼎盛。

 虽为大户人家,方家却是人丁单薄,娘在我出世不久就过身了,家里就只有老父、哥哥和我三人,除了一个住在南城二房生的叔叔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身为祖业当家的老父虽不是什么才晋,但心忠厚善待佃户,倒也是个守业的人材。

 哥哥大我十年,怀大志,帮忙老父管理祖业之余更积极从商,在这国家内忧外患多事之秋,哥哥经营布匹、白米与药材等和国家息息相关的生意,竟然大展鸿图,干得有声有

 一家三口之中,唯独只有我一个不事生产,对一般人来说难能可贵的到繁华的香港接受大学教育,我以不在乎的态度勉勉强强完成。

 然而这对仍憧憬家里出个举人学士什么的老父来说,已是光宗耀祖大喜过望,对我也没什么其他要求,当然,除了不断促迫我和哥哥早成家继后香灯之外。和其他接受西方教育的近代新青年一样。

 我向往被西方文学美化了浪漫了的自由,讨厌束缚。我厌恶传统守旧的家业,厌恶一身铜臭的商家,厌恶自视高洁的学者雅士,厌恶强盗溷战的国家惨况,就是因为这个原故,我无所意无所为的终溷过着日子。

 直到那天,小雪如燃点花火般,在我的生命之中出现。二十年前的那个乍暖还寒的十二月上旬,小雪人如其名,披着漫天飘雪嫁来北平。

 方家娶媳妇,成为了这一年附近的盛事,四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我从哥哥口中得知,小雪是沈的书香世代,接受现代的教育,清丽脱俗又不失闺秀风范。

 哥哥于当地经商时巧遇小雪,对她惊为天人,经过多年的苦苦追求,才将小雪感动,结为秦晋。

 哥哥告诉我,他直至遇到小雪那一刻,才知道世间上,原来真有一见钟情这么回事,而我,直到他大喜那一天,才深深明白哥哥所说那番话的真正意思。

 喜事异常轰动热闹,一大清早,喧闹的乐声、炮筒声与坊众喝采声自大街从远自近传来,家里各人上下无不跑到大门一睹新妇丰采。

 我从远处望去,只见媒婆背着身穿一袭桃红凤绣福绸裙褂,头戴掩面红绢金凋凤冠的新娘步入家门,也不以为意,而对于讨厌繁文缛节的我来说,家里人声鼎沸觥筹错的场面实在烦透,我只好能跑则跑能避则避的躲过一旁。

 拜堂之后就是停不了的酒宴应酬,一张张样版的脸孔与一句句样版的祝福话此起彼落。入夜,老父年事高且喝过头早已就寝,哥哥自是房花烛夜,大厅内唯一主人家的我当然忙着应酬不开身。

 好不容易,捱至宾客醉的醉散的散,原来己经时近天明。将最后一个宾客送出大门,望望天际,原本暗黑的天边已然现出鱼肚白般的调子,我筋疲力尽长长的呼了一口闷气,只想步入内堂回房间呼呼大睡。

 正当经过垂花门回廊一条碎石子径回到房间之际,却看见一个陌生女子独个儿坐在花园中的亭台,呆呆望着天上纷飞的雪花出神。

 眼前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如瓜子般轮廓圆滑而凌厉的脸蛋,映衬着未梳妆的长长黑发笔直的垂在肩上,长而弯的睫令人油然生爱,和那两颗清水杏仁眼配对,上是重重帘幕,剪开是串串秋波。

 她侧向我的坐在石椅上,勾画出厚厚棉衣也掩藏不住的修长身段与丰脯,在晨光包围之下发出微蓝的光晕,充着出尘的美。

 那是一种透彻而出尘的美,这种美极其微妙,她所散发出来的虚无而明媚的光充了整个空间,四周仿佛因为这种光而凝住,好像只要一被惊动就会立即破坏而不复存在似的,这是一种臣服一切的自然高贵气质,叫人产生某种不安定的情绪,令人透不过气。

 呆呆站在一角出神,我手心出汗,不敢动弹,风吹着,时间像要中止,正在这个时候,眼前的她突然下泪来,一开始只是静静地着,不久就搐起来,然后变成无声的号哭。

 突然其来的变故令我方寸大,微微退了一步,后面的盆景被我碰到发出声响,漫籁的寂静瞬间打破,眼前女子略带惊惶的看着我,不足一秒,她已然回复镇静,轻轻抹去脸上的泪痕。“二叔早。”她说。

 她,是我素未谋面的大嫂,我哥哥的新娘,小雪。“原…原来是大嫂,这么早就起了?我还未睡呢…哥哥呢?”我呆了一刻才懂答理。

 “大概是陌生地方睡不习惯吧,你哥哥还在睡,二叔也累了,快回房间就寝吧!”语毕,她也没等我回话,就咱个儿回房间里去,留下一股甜美的余韵缓缓渗入四周。

 我一人在那里呆站着,睡意不知跑到哪去了,只剩下丝丝的惘,还有忐忑的神魂跌。几天过去,我和这个大嫂见面机会不多,除了点头招呼外也没别的话语。

 然而家里多了一个令人不其然会呼吸急促的大美人,整间大屋也多了一种叫人局促不安的氛围。

 新婚燕尔第五天,哥哥就要出门去南方办事了,只剩下子一人在家独守空帷,老父见小雪独个儿在家里呆了好些日子,便叫我陪她到外面溜跶溜跶。

 我自是一口答应,小雪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跟在我后面,两个人默默离开家门上街去。

 我很少和女儿家独处,二人一时间腼腆相顾,无言缘对。见气氛局促,我带小雪到正门与永定门之间,人称“天桥”(从前天子走的桥)的地方,那里东边是天坛,西边是先农坛。

 桥两边是大大小小的摊贩,推车的、担架的,摆了各种各样地道小吃与各式小摆设,卖艺说命的不计其数,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来到这个平时不会去的老百姓市集,小雪的脸容明显没有之前那么沉郁。我们一摊摊的挨着看,吃完绿豆丸子就吃炸小虾,然后又来个热腾腾的煎饼果子。

 见小雪定神的看着那些小玩艺,我买了一个小小儿的粉盒与白象牙骨折扇给她,她笑着道谢,我也陪着笑,比我年长三岁的她拿着这些小玩意,竟出小女孩般的颜,我好生安慰之余。

 同时也稳稳悉小雪这些天以来的郁郁寡。逛累了,我带小雪到北戴河边,那里比较清静,听不到一点汽车声,小雪的心情也静了下来。

 “大嫂,饿了吗?我去买些吃的…”一静下来大家又无言以对,我随便找些话说,也想跑开以进为退。  m.VLiXs.Com
上章 情撼半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