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十五章
“比吕少爷,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我想黑田先生大概不许您说出口吧…?”“那是…管那么多干什么!还有,你要叫我‘比吕少爷”到什么时候?你再笨也应该知道我有多差劲才对!”

 “因为比吕少爷就是比吕少爷…”美树突然别开视线转而凝视天花板。“…我也明白。就算黑田先生是父亲的好友,他也不是我们的亲感,没有理由无条件对我们好!”“你说你知道…那么,在我说这些话之前你早已经…”“比吕少爷…黑田先生有告诉您广树的事吗?”“嗯,你弟弟…会送到‮儿孤‬院什么的!”“是吗!太好了…这么一来,或许有一天可以见面也说不是!”美街的表情豁然开朗。往后有悲惨的人生正等着她,而她却在那种芝麻小事中找到光明的希望。相较之下,比吕反而气地说。

 “你是怎么搞的!你知道被卖掉是什么意思吗?你会因此而失去自由,几乎处于软状态,被施打‮品毒‬,‮体身‬七零八落,一生…”“尽管如此…我和广树都会活着,所以还会有见面的一天…不,绝对可以见面的!”“什…”

 即使在绝望的黑暗中也绝不放弃希望的美树。比吕完全败给她了。美树乍看之下是梦想家,而比吕则看起来像现实主义者。

 不过,比起永不放弃将梦想化为现实的美树,以小百合的死亡悲剧为借口,做尽坏事的比吕,相当不切实际且愚蠢多了。比吕在不知不觉中下了眼泪。自从失去小百合以后一直克制的情绪,宛如溃堤的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

 美树紧紧抱住这样的比吕。夫树那平时总能起男人的丰,现在充着母的光辉包围着比吕。“呜…小百合离开我了…我以为她会永远在我身边的…我错了…我需要小百合…可是她却…不是那样…”

 美树非但不知道比吕和小百合的过去,就连小百合的名字也是第一次听到,尽管如此她还是频频点头“我又变成孤伶伶的了…我讨厌孤翠…笑不出来,也没有生气的必要…就算哭,眼泪也会马上干…最后什么都…”

 双亲在尚未懂事时因病去世,在亲友们互踢皮球下,最后被‮儿孤‬院收养…美树尽管不知道比吕的这些童年往事,但还是温柔地摸着他的头。

 “是啊,好讨厌喔!”“以前不是这样…我想尽快‮立独‬…想离怜悯、轻视和‮力暴‬…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

 美树不知道比吕为了进入学费昂贵的帝都艺大,十几岁时做过‮品毒‬商、地下钱庄催帐员、牛郎等工作。就算知道也无法改变什么吧。美树楼住比吕的力道更加强劲。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又回到原点了,我不要回忆,小百合不在身边的话…不在身边对我笑的话…”美树伸出舌头着比吕脸颊上干的泪痕。

 “我不是小百合,只有现在能待在您的身边…这样可以吗?”“什么…?”“比吕少爷,今晚…请您爱我吧。因为,照我往后的人生来看,已经…不,暂时是无法和心爱的老公度月了!”

 和心爱的老公度月…这是美树结束处女生涯的宣言。不过,对即将被卖去做奴隶的她而言,别说是气暂时’ ,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心知肚明的比吕回应了美树的心情。比吕和美树第一次心灵相通的接吻,因比吕方才的泪而有咸咸的味道…***

 美树跪在一丝‮挂不‬、双脚微开站立的比吕面前。身穿女仆装、非角色扮演而是职责所在的美树采取这种姿势时,连癖正常的比吕都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那么,比吕少爷,我就不客气了…啊嗯!”美树一口含住比吕的茎。首先以口为两人行为的开始,是美树的提议。美树的理由是…之前曾经喝过比吕的,味道虽有印象但不深刻,所以想再来一次。

 这是喜欢各种不同独特口味料理的美树才有的作风…不过,她的突发奇想仍然今比吕瞠目结舌,过程中比吕了解到吴树并非一开始就擅长料理,而是不断努力下的结果。

 现在的她也充分发挥着这股杀力和研究精神,经验不过才第二次、初期动作极为土硬的口技巧越来越进步了。

 “滋、滋…啊,这里好像特别舒服的样子。那么…滋、滋…”美树藉由窥视比吕的表情,来揣摩哪里才会舒服的口诀窍,边含边朝上看的模样,更提高了比吕的‮奋兴‬度。

 当美树含住茎的脸开始移动给与刺时,跟着摆动的丰,让比吕情不白伸手‮摸抚‬,美树误以为他想

 “啊!比吕少爷…可以让我再多吃一会儿吗?好不容易抓到窍门…”“啊,不,我不是要那个,我想…你的部!”比吕的直言让美树的脸颊浮起一抹红晕,看来‮抚爱‬部似乎比更今她害羞,这一点倒是可爱的。

 比吕先在边坐下,缩短距离好方便‮摸抚‬,然后随即敞开美树女仆装的前,将巨握在手中。房娇滴滴的触感和软绵绵的度再次让比吕感动不己,以致于‮抚爱‬一开始便相当猴怠。

 “呜:!啊…比、比吕少爷,太强了啦!”“抱、抱歉,美树,痛不痛?我太过于投入了!”

 “不,太强不是痛的意嗯…总之,是太舒服了…这样我无法专心服侍您的茎…”确是毫无问题后,比吕重新开始暂时停止的‮抚爱‬,这次他亦逗头。

 美树的担心似乎是杞人忧天。每当比吕用手指弹动突出的头时,美树彷佛在回肴所承受的快比吕茎的强度也跟着变强。

 当比吕的手让两颗‮硬坚‬的孔头相互‮擦摩‬…只有巨才能轻松做到的技巧。之后,美树立刻在这股刺下含着茎不断痉挛,达到了小高,比吕也跟着爆发了。

 美树急忙将期待己久的饮下,彷佛沙漠中失方向的旅人以水解渴一般。“嗯、嗯…对,就是这个味道:可是,比上次还浓一点…”在美树仔细品尝味道的期间,比吕的茎又开始膨了起来。比吕情不自地扑向吴树。

 比吕迅速去构造有点复杂的女仆装后,美树一丝‮挂不‬的身影奖励似地躺在上,她那本人觉得有减肥必要的皎好身材,散发出一股无法形容且天生丽质的娇气质。然后,比吕下一瞬间自然而然注视到的,是美树双腿之间的中心部位。

 那里已经溢,多到几乎滴至单的程度,相当显眼。感觉到比吕视线的美树急忙举手遮掩时,却滋的一声发出秽的声响。“讨厌,我真是的。比吕少爷,这是…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样啊。那么,得仔细检查看看有无异常才行…”

 比吕提出看似正当的理由后,将脸凑到美树的‮处私‬。手指温柔地推开小时,道口立刻涌出新的爱。内部宛如在诉说‮奋兴‬地整体呈现出鲜红色彩,而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则是从包皮中冒出头来、膨突起的蒂。

 受宝石般光泽的吸引,情不自用舌头了一下的比吕也一发不可收拾,跟一口气喝充的美树一样,这次轮到他润喉了。比吕一面,一面用手指剥下整个蒂的包皮开始逗,对美树而言,这是首次的经验,同时也是首次的快

 “啊…不、不可以,比吕少爷…啊!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会家那个时候一样…那次以后,我每次上厕所都有点空。怕…”

 之前被比吕强迫放、同时达到高的美树,大概把意和快混为一谈了。“我无所谓,美树。很抱歉那时对你做了过分的事,现在就算被你的脸都是我也不在乎!”

 “不行!人家在乎嘛!”“别在意。不过,如果每次都在意这种事的话,‮体身‬…你该不会连每周一次的手次数都增加了吧?”

 这个猜测似乎正中红心,美树用手掩住她那如蕃茄般红通通的睑。凌时只给屈辱感的揶榆,在爱情的滋润下亦成了最直接的催剂,而就在比吕驱使手指和舌头不断对‮处私‬进行‮抚爱‬的过程中,美树达到了好几次高峰,最后甚至出了汁。

 “啊…比吕少爷…我的‮体身‬轻飘飘的…快不行了…”“美树…我看还是到此为止吧?”虽然无法忍受美树将以奴隶的身分被‘组织’的某个成员夺去处女,但是一想到对小枫她们所做的事,比吕觉得自己也半斤八两。

 “不、不行!虽然现在不是度月,比吕少爷也不是我的老公…可是我好喜欢比吕少爷喔!”

 有勇气说出好喜欢的美树耀眼极了。比吕对说不出那句话的自己,现在回想起来连对小百合都无法说出那句话的自己感到悲哀。尽管如此…正因为如此,他下是决心了。

 “…知道了。美树,来吧,我会尽量温柔的!”说完,比吕开始将爱涂在自己双腿之间的‮身分‬做准备工作,下方的美树则展开双臂。

 “比吕少爷,请您成为我的第一个男人吧!”比吕除了一声谢谢外,说不出其他话语,他抱住美树的‮体身‬缓缓驱前进…不久,处女膜破裂了。

 “啊…里面被比吕少爷装了…”破瓜的剧痛和咸动让吴树热泪盈眶,比吕也跟着出泪来。处女膜破裂一生只有一次,那一刻对女而言有多重要可想而知。比吕为践踏小枫、千砂、小惠三个女的处女而哭,为自己的愚蠢而哭。

 “嘻嘻,您好奇怪,比吕少爷。这种时候,喜极而泣是女的特权喔!”美树的善解人意让比吕越发爱怜。

 “哈哈哈…我这样的确很奇怪。啊,对了,美树,你还好吗?”“不好,请您好好爱人家嘛,里面的茎从刚才开始就毫无动静!”

 “咦,可是…很痛吧,美树?而且,也了不少血!”“因为我是第一次,当然会痛也会血。可是…不管是痛还是伤,我都希望能永远记住比吕少爷对我的爱…”美树令人心痛的愿望,让比吕终于抛开犹豫开始送,而且力道非常强劲。

 “啊…体内的茎又变大了…比吕少爷…比吕少爷…”美树伸出手臂紧紧抱住比吕,比吕立刻以吻回应。然后…美树提出第一次的…比吕考虑到她往后的奴隶生活,于是便顺从他悲哀的愿望,将男到她狭窄的道中。

 “啊…嗯、啊、啊…啊、这次我的里面被比吕少爷出来的热了…”美树的手温柔地‮摸抚‬子附近的下腹部,宛如那里孕育着胎儿一般。对比吕而言…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烈又祥和的行为。

 “…美树,离开这座岛吧!”美树天生少筋,容易受骗,但却善良纯朴,比谁都要坚强。比吕受伤的心灵被她治愈,对生命重新燃起了希望。希望的第一步便是开头的那句话…赎罪兼逃离这座岛。

 既然是赎罪,就不能只带美树出去。比吕也打算帮助过去被他以凌这种最下的方式伤害身心的小枫、千砂、小惠三人逃离黑田和气组织’的魔爪。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