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十四章
由于地位超然的领导人千之助突然去世,‮行银‬暂停融资等问题接二连三发生,秋川集团在短短半年的时间使宣告瓦解。

 之后,一个曾经是千之助亲信的男子出现在父母早逝、又被害怕庞大债务的亲友们避之为恐不及、靠着变卖手边仅存的宝石或首饰独自生活的千砂面前,告诉她一个事实。

 千之助并非死于事故,是被‘组织’暗杀的。“…一年后,我终于发现到与‘组织’有关的线索。没错,就是这座以秘密凌为目的、将她们调教成商品的岛!”

 千砂原本是不折不扣的大‮姐小‬,可是现在的她无法以这句话概括而论。想必这二年多的岁月已改变了千砂的身心,让她坚强到是以一肩桃起现在的所作所为。

 “于是,我深入虎来到这座岛。这一切都是为了替爷爷报仇!”比吕和丽华几乎同时对千砂口中的动机…‘报仇’—一字有了不约而同的反应。“报仇…吗?”

 “原来是…报仇啊!”相较于比吕,丽华对于这微妙的异口同声就慌张多了。“唉、唉呀…报仇是你个人的事我们管不着,不过你随便说出自己的‮实真‬身分好吗?要是被黑田先生知道的话…”

 “丽华‮姐小‬,你不敢说出去的,因为遗失总钥匙的重大失误会让你性命不保。铃森先生,你也一样!”

 丽华为求自保将总钥匙交给千砂。“你想甩总钥匙到黑田先生的房间窃取‘组织’的情报吧?不过…黑田先生和‘组织’都不是省油的灯喔。听不听随你,这可是我少有的良心忠告!”说完,丽华副不想惹麻烦地,快速离开现场。森林中自然只剩下保持些许距离、相互对峙的比吕和千砂。

 “…为了不让秋川集团统帅的孙女身分曝光,所以隐姓埋名吗?把‘秋川’改成相近的姓氏‘相川’是为了让别人可以立刻联想到吧?”“没错。顺便一提,下面的名字,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秋川千之助孙子的姓名,我想应该很容易查得到!”

 “随你的便。不过,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试探的对谈就这样持续了一会儿,然后千砂切入主题。

 “铃森先生…你为什么来这座岛?”“我是拍摄这座岛宣传照片的摄影师…”“表面理由就免了。还是…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若是如此,我们的谈话就到此结束,你最好把现在听到话全部忘掉,以免惹祸上身!”

 比吕无意到此‘结束’,他想从知道许多内情的千砂身上,问出更多的新事实。于是,他…“千砂‮姐小‬,很抱歉…其实,我微微感觉到这座岛一是有在从事着什么非法的行为,只不过我无论如何都想成为摄影师,不惜一切也要闯出名堂!所以,我逃避现实…”

 比吕哭丧着脸继续他的演技。“不过,我没想到…这座岛居然会用来凌女人!”比吕道出女友小百合被一群陌生男子轮,结束‮杀自‬身亡的过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离我而去…正当一切万念俱灰时,黑田先生出现在我面前…我只有点头一途了…”

 由于演技中掺杂着部分‮实真‬情节,因此千砂轻而易举地相信了比吕的话。“你的遭遇…我们…或许有同病相怜之处!”千砂喃喃低语,然后向比吕提出‘连手出击’的建议。

 “好是好…可是我还只是学生,恐怕会帮倒忙…”“不,你是这座岛所有犯罪行为的重要证人。敌人势力庞大或许令人不安,不过除了丽华‮姐小‬方才说的以外,这把钥匙还有其他用途…它是很重要的秘密武器,所以…”

 比吕佯装左右为难的模样,最后接受千砂的提议。于是,约定明晚讨论细一即后,两人各自返回公馆。同时,隐藏在心中的思绪也各自朝不同方向前进。***

 然后,隔天晚上。秘密结盟的比吕和千砂,选择海岸的沙滩做为会面场所。夜晚的海洋一片漆黑,海声让人自然而然,有一种彷佛即将被噬的恐怖戎。

 先到的千砂应该也有这种感觉吧。离约定的时问还有一段距离,因此千砂有等待的准备。可是晚上在这座岛上等人的状况,却令人不得不联想到二次惨遭凌的情景,千砂在心中祈祷比吕快点出现。

 一点也不知道同样的结果正在等着她。“…抱歉,千砂‮姐小‬,迟到了一下下。我时间充裕毫无问题,不过这个人却忙得很!”“你并没有迟到…咦?这个人…?一比吕出现在沙滩上,而‘那个人’则从他身后慢慢现身。

 “初次见面…应该这么说比较妥当吧,秋川的千金大‮姐小‬!”“为、为什么连你也在这里…?”“是我邀他来的。你打算向警方检举这座岛的凌行为,做为报复‘组织’的第一步对吧?这可不行,因为连我这个性侵害的执行犯都会遭殃的!”

 比吕手持那顶凌者的物证…头套,在因黑田意外登场而目瞪口呆的千砂面前晃来晃去。“那、那是…这么说,你就是那个卑鄙无的…”“卑鄙无这个形容词太伤人了,何不改为好心替我开发前后孔的…”千砂的震撼并未就此结束。

 “哼…真不愧是那男人的孙女,一点也不能掉以轻心,没想到居然会自愿做为凌的目标潜入这座岛。不过,秋川的天真也是家族遗传!”

 “爷爷的死,你和‘组织’都不了关系吧!不可原谅。竟然在爷爷的岛上和公馆做这种事,简直是亵渎行为!”听到千砂的谴责,黑田突然大笑。

 “哈哈哈,亵渎这句话太妙了,我来告诉对祖父怀敬意的孙女一件有趣的事吧。你以为这座岛的凌秀是最近才开始的吗?错,已经有数十年历史了,而且始作俑者还是…秋川老爷!”

 “什…不、不可能…你骗人!”“我不会编这种无聊的谎话。秋川老爷之所以被杀,原因在于他开始威胁‘组织’,要将岛上提供受辱女给‘组织’成员的丑闻公诸于世,而动机则是因为自己那话儿无法起…”

 “住口!不可能!骗人…你骗人…如果真有此事,那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比吕重击要害,让不断喃喃自语的千砂住口…然后,千砂在自己房间的上醒来。

 但是,房内并非只有千砂一人。比吕和黑田两个男人正在玩她几近一丝‮挂不‬的‮体身‬。由于黑田不喜欢易遭背后攻袭的,因此比吕使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从海岸将千砂带到这里。

 虽然比吕认为室内反而危险多了…但黑田还是不予理会。闲话暂停。两个男人对千砂的凌以黑田下半身、比吕上半身的方式进行。

 黑田的手指技巧连娼都会‮魂销‬不已,在他双管齐下、同时‮磨折‬道的G点和蒂下一甚至连千砂那仅仅只接受过几次男器官、尚未成的‮处私‬都布了粘稠的爱

 或许是这个缘故,房的顶点无须手指便已经得发痛。比吕试着将夺去千砂处女膜的送到她的眼前,仰躺着的她,立刻—一话不说伸出舌头。

 没有服用特制的媚药,也并非体内的突然觉醒。心灵支柱且令人敬爱的祖父是恶‘组织’成员,让千砂陷入绝望的深渊,逃进快乐的怀抱。

 “哼…做奴隶还言之过早,不过如果能够抱到秋川的孙女,‘组织’成员们应该会很高兴才对!”黑田突然说出‘秋川的孙女’这句话,让千砂倏地回到现实。

 “不要那么叫我…爷爷一直在骗我…你也是,你根本没有叫小百合的女友,而我却相信你的一派胡言…要是没有相信任何人就好了…”千砂的低语,这次引起比吕强烈反弹。

 “你错了!那不是一派胡…哼,我干嘛向你解释!”“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女友遭遇不幸的人,怎么可能会凌其他女!不可能有那种人…”黑田愉快地介入两人的辩论中。

 “就是有,这个世界才有意思!”说完,黑田将自己的男象征抵在千砂的‮处私‬上。“铃森,你不参加也可以,在旁边静静地看,什么也不要做…对,就像当时眼睁睁看着女友被一群男人轮的情形一样!”

 “黑、黑田先…为什么非得这么说不可…”“哼…如果你办得到,我命令你做的‘工作’就完美无缺了!”

 仿佛这个才是凌千砂的主要目的一般,黑田一面凝视比吕一面慢慢地…果真慢慢地将自己的入千砂的中。就在头部分好不容易埋入的瞬间,比吕也到达了极限。

 “呜…呕…”比吕朝边的地面呕吐。异奂弥漫些个房间时,比吕口内不断排出呕吐物。“哼,真难看。铃森,你的能耐也不过如此吗?不过,这早在我的预料中!”黑田以轻视的目光俯视着比吕,然后扫兴地停止凌千砂的行为,神色自若地是出房间。千砂对肠胃已经空无一物,这次开始吐出胃的比吕说。

 “…小百合的事是真的吧?”感觉到千砂的话有一丝怜悯,比吕大为光火。“呼、呼…那又…那又怎样!你说那又怎样!”肠胃里的东西全部吐出后,比吕趁势将深藏在心中、未曾向任何人倾诉的秘密…他真正的目的全盘向千砂吐

 “为了小百合,我什么都…如果必须‮暴强‬女人的话,我会‮暴强‬!必须背叛他人的话,我会背叛!必须杀人的话,我也不会手软!”

 比吕并非因自暴自弃而任凭黑田摆布。小百合‮杀自‬后,他拚命追查强犯的下落,然而却毫无所获。由于担心女儿的名誉,小百合的双亲并未提出告诉,在无法藉助警力的状况下与黑田邂逅并下决定。

 他想利用黑田所属的黑社会势力找出那些强犯。为了这个目的,多龌龊的事他都干得出来。没错,比吕的行动和千砂不谋而合,一切只为了‘执仇’。

 “让小百合遭到不幸的那些家伙一是也有亲兄弟、朋友、或爱人…会因为他们的死而伤心绝的人。所以,为了能有一颗坚强到是以不顾一切完成复仇大业的心…变成冷酷无情的坏蛋,我…”同样是复仇者的千砂,听到比吕的激动告白却无话可说。

 好一会儿,总算注意到自己无意中说过头的比吕,开始默默处理呕吐物,清理完毕后立刻消失在千砂的眼前。“…黑田还不知道总钥匙遗失的事!”离去前,他喃喃说了这么一句话。***

 在身心严重受创的最槽状态下,返回自己房问的比吕,发现美树伫立在门前“比吕少爷…我来换绷带…还有,今天有些话…”比吕连‘不准跟过来’或‘随你便’都没说,便不发一语地进入房内,美树也默默尾随在后。

 比吕一骨禄瘫坐在上后,美树也在旁边坐下。旧绷带一拆下,立刻发现比吕左手腕的伤口已几乎痊愈,尽管如此,美树还是从急救箱拿出全新的绷带包扎,小心翼翼的动作一如往常,但今天却异常缓慢,彷佛依依不舍一般。

 “比吕少爷…我很快就要离开这座岛了。今天黑田先生告诉我‘这座岛的工作已经结束’,所以我很快也可以跟弟弟广树…”看到不知道自己即将被卖去当奴隶、天真无心欢喜的以为可以跟弟弟见面的美树,比吕生气极了。

 这股怒气驱使他说出残酷的事实。“…你真的以为能回到弟弟身边吗?”直言不讳的比吕继续将黑田告诉他的话,一五一十向美树透。“你离开这座岛之后,会被卖给某个老头,你再也见不到弟弟了!”

 “比吕少爷,您在说什么…黑田先生不是那种人。死去的父亲说过,他生长在不幸福的家庭,吃了很多苦,生善良…”

 纵使比吕告诉美树害死她父亲的人是黑田,美树仍然不相信。或许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比吕说的话整体而言太过于离奇,而且美树若不信赖黑田应该也不会把重要的弟弟托付给他。

 于是,比吕连自己所把下的罪行,也毫不保留地一并告诉美树。包括这座岛所进行的女人凌秀,以及这次小枫等三人遭到魔爪,而其执行者正是奉黑田之命行事的自己。

 “怎么会…比吕少爷怎么会对大家做那种事…”“是真的,你可以去向千砂或小惠求证。其实,我甚至连你也…命令我做那些事的人是黑田,这就是黑田的真面目!”房间随即被一阵沉默笼罩,美树不哭也不气,只轻轻叹了口气,出夹杂着些许困惑的笑容。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