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十章
“讨、讨厌…放开我!铃、铃森同学,救命…”小惠死命挣扎,比吕倏地一口含住她的,就这样享受了一下下口中的触感,离后再将布的舌头从脸颊游至耳边,然后开始朝她轻声低语。

 “还没有和那个铃森同学做过吧?我代替他来疼疼你好了,你希望铃森同学仿的事由我全部代劳。首先…”比吕翠手抓住小惠的手腕控制行动,另一手则迅速撕裂罩衫,钮扣弹开后,淡蓝色的罩立刻出。

 “哦,这就是用来惑铃森同学的内衣吗?一点也不人,会得到反效果,最好赶快掉!”

 比吕只瞄了罩一眼使用力扯下,随即将手覆在过于鲁而略微变形的房上。孔房虽然有点硬,不过尺寸与其淡桃红色孔头,都在比吕的合格范围内。

 “讨厌…不、不行…住手…请你住手!”小惠的抵抗在比吕将手放在她脖子上做出勒死的动作后平息,而当比吕将他推倒在地并起罩衫与裙子时,她也只是不要…地轻叫一声。

 “哼、哼、哼…头渐渐硬起来了。这里想必也很‮奋兴‬…”比吕边说边将手伸向最后的堡垒…内,小惠再也按耐不住,开始挣扎反杭。

 “不行…那里绝对不可以…我还没有经验,所以…”“喂,你大概也不想当处女一辈子,所以今晚才抱着念来这里,希望能将处女奉献给那个铃森同学的吧?”

 “不、不是的。我不是那种的女人…”“骗人!你来这里之前刚淋过浴对不对?尤其是这个部附近,沐浴的香味真浓,好像洗得很仔细的样子!”

 或许是被说中心事了吧,小惠的全身倏地通红。“唉,你白费心血了。我这个人喜欢脏,反正最后还是会被爱、和血七八糟!”

 比吕的手指通过内,拨开浓密的,抵达柔软的部分。‮处私‬虽然尚未,但是用手指来回‮抚爱‬四周后,热度与柔软度逐渐提升。

 “呜…那里只有喜欢的人才可以…好过分,为什么会这样…”“既然如此,你可以马上喜欢我。重点是,你喜欢的铃森同学也有选择的权利,你毕竟只是翠恋而已!”

 被比吕无心的嘲讽刺到痛处的小惠倏地僵直。(这家伙真的对我…不过,与我无关。因为我这一生都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了。)小惠的爱意反倒让比吕感到厌烦,他抬起她的双脚,挪开她的内,采取‮体身‬对折的姿势。

 “啊!讨厌,这种姿势…好丢脸…住手!”“不行。如此一来,我才能清楚看到你的‮处私‬。哎呀呀!这样打开的话…哇,里面动的方式好喔。

 蒂虽然还在包皮内,不过尺寸比标准大得多喔!”小惠闭上眼睛,彷佛在控诉无法形容的辱,不断用力‮头摇‬,拒绝接受比吕对‮处私‬的秽解说,然后…“不知道…我什么都听不见…这是一场梦!”

 “不要逃避!真拿你没办法,我来让你了解现实吧。喂,这里长的地方是什么?回答我!”比吕指的是小惠的道口。小惠在脸颊被赏了一个小巴掌后,回到现实并作答。

 “…小、小便的地方!”“错。小便的地方是道口。我指的是它的下面!”“呜…生、生孩子的…”“笨蛋!在那之前不是还要做一件事吗?是入的啦!来回送后会很舒服的!”比吕边说边把手指当作茎,毫不手软地在小惠的道口送。

 “啊!好、好痛、痛死了…住手、真的好痛喔!”“你的意思是,温柔一点的话你会很舒服罗?就像昨晚一面在上想着那个铃森同学一面自时那样?”

 小惠口中发出咦…的惊讶声,当场目瞪口呆地愕住。然后,随即辩称我才没有那样,可是为时已晚。比吕似乎说中了自己瞎猜的事,小惠的道口因为想起那时自的刺和被知道的辱,而开始出粘稠的

 “哼、哼、哼…渐入佳境了嘛。虽然做润滑油还不够,不过我又不是你男友,不是的部分就用这个…”

 比吕暂时离开小惠站起身来后,立刻朝她的‮处私‬吐口水。“好、好过分…再怎么样也不能…呜、呜…”因比吕过分的行为,眼泪夺眶而出的小惠,再次注意到他的动作,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遭遇到什么情况。

 “不行…那是要给铃森同学的…不行…”对比吕的爱慕胜过对神秘蒙面男子的恐惧,小惠几乎是反地撞击眼前的比吕。内到一半的比吕,因为这出乎意料的动作而跌个四脚朝天。

 “哇!你干什么…”小惠的突袭已经引发出不可预知的情势,然而当事人比吕并没有察觉。察觉到异状的是小惠。

 “咦…这个声音…是…”比吕连小惠骤变的表情都没有注意到,他将摔跤之转为怒气,毫无预警又暴地夺去她的处女。

 “呜…好痛!别动!求求你、温柔一点…”“住口!这么烂的部还有人要,你应该感谢我!”小惠目不转晴凝视着晃动作比侵犯小枫或千砂时还要烈、抓力道彷佛要撕碎般强劲凶暴的比吕。

 “我要把大量的种子注入到你的体内,将来等着看好戏吧!”纵使比吕做了体内宣言,小惠也还是不发一语。

 “哼、哼、哼…果然是处女,看来你已对不起铃森同学了!”体内后,比吕一面望着混合破瓜之血的从‮处私‬出的模样,一面这么责备,尽管如此,小惠依然呆若木。不过,比吕开始按照惯例拍照留念时,小惠细如蚊声地低语。

 “…照片…果然…小惠的低语声中有着无比的坚信…”***(这股不协调是怎么回事…对了,是小惠。遭到侵害又丧失处女,在那种情况下,她的抵抗好像太弱了…)丢下小惠离开凌现场后,不一会儿比吕的脑海便掠过疑问,但随即又抛开多余的想法,回到公馆的房间让疲惫的‮体身‬好好休息。

 总之,如此一来,第三号目标的凌任务已经圆达成。不过,黑田早已在房内等侯。“…铃森,先在这里说声辛苦了。不管怎样,第一阶段算是告一段落了。

 就算第三个女人是认识的朋友杉本惠,你也一样毫不手软!”“黑田先生的慰劳反而让人不寒而栗…不过,老实说我很高兴!”

 “别掉以轻心,才不过是第一阶段而已,今后必须让那些女人更加绝望才行。铃森,让我看看除了侵犯女人之外,你还有多少能耐!”说完,黑田仿佛要传达什么似地,用力抓紧比吕的肩,然后是出房间。

 目送黑田离去的比吕,从他的话中察觉到一件事实。那就是小惠并非偶然来到这座岛,黑田故意选择比吕认识的人做为凌的目标,以试探他的忠诚度。

 (做到那种地步可说是真正的坏蛋吧…也罢,反正我也无意做单纯的强犯。黑田剑治…你这家伙是头号目标…)“哼、哼、哼…感谢你接受邀请。不过,一听到可以拿回自己被侵害的照片和证据,任谁都会来吧!”

 “咦…?是、是的…没错!”岛上的夜空与都市朦胧的霓虹夜不同,点点星光清晰可见。第一次凌后没多久,比吕便将小惠叫到森林中。这是想尽快对小惠进行第二次凌以免她赶不上其他两人?

 还是,比吕对悉一切、掌控所有情势的黑田所出的抗拒心态?不管怎样,比吕已经开始对小惠进行第二次凌

 “喂!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知道怎么做吧?快!”小惠不仅不吭一声,甚至看不出半点困惑,她慢慢解开钮扣,将连身洋装应声落地。

 柔和的月光照在穿着内衣、背靠树干站立的小惠身上,形成一种如诗如昼的光景。可是,现在在小惠面前的,不是帝都艺术大学的学生比吕。

 “哼,内衣还是那么倒人胃口,就算罩有蝴蝶结,男人也不会高兴。没有魅力的人就要多用点脑筋!”

 “请问…要不要内衣?”“那种事不要问自己也…不,等等。到上面,内稍微挪开,呈丰状态好了!”

 小惠听命行事。头也许是因异常‮奋兴‬之故,硬梆梆地突起。下半身浓密的丛在内褪下的刹那问,因森林的风而摇曳土姿。

 “哼、哼、哼…这样就有魅力多了,你可以试着用这副模样向喜欢的人告白,不过想惑我这种人还早得很。接下来,你就这个样子手,像平常那样…是不行的,要比平常更加…”

 “…别再做这种事了…”在这之前一直都乖乖听话的小惠,突然进来这么一句话,而且口气隐含着某种劝说意味。“什么?‘别再做’?你是哪葱…”因奴隶突如其来的反杭而然大怒的比吕,耳边接着又是一阵冲击。

 “你…是铃森同学吧?对不对?”“什…你、你在说什么蠢话…不过也难怪啦!因为那个铃森是你喜欢的家伙嘛。唉…受不了被我强的打击终于疯了吗?你这女人有妄想症!”

 “你不需要隐瞒,因为上次…”比吕在上次凌后所抱持的不协调感,其实指的正是小惠已经在中途注意到蒙面凌者即是比吕一事。原因出在比吕的声音。

 当时比吕一如往常慎重地低声调,没想到却遭到小惠无预警的突袭,以致于跌倒而不小心回到原来的声音,被小惠听到则是他的致命伤。

 “…那个声音我一听就知道:即使看不到脸,尤凭气氛就可以认是你是铃森同学!”情况完全出乎意料,比吕只能继续装蒜。

 “哼,随你怎么说!不过你也真奇怪,知道对方是强自己的犯人还敢出言谴责…更甚的是,你居然还会被我—一度叫来这里,这太矛盾了!”“那是因为…我…喜欢你…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小惠的告白终于使比吕方才口中说的玩笑话兑现。

 “所以,我希望你别再做这种事。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何会这么做,不过最大的原因恐怕。是…求求你,停手吧:要是知道现在的你变成这样,在天国的小百合…是也…”啪!比吕突然重重甩了小惠一个巴掌。头套下清晰可见的的眼睛,愤怒地俯视不支倒地的小惠。

 “…说话时问结束。想把我当做谁是你的自由,反正我要做的终究只有一件事!”比吕冷漠地说完后,将尚未充分起的入小惠口中。

 “铃森同学,住…嗯、嗯…”“喂,要用心喔!我是你喜欢的铃森同学,这个是铃森同学的茎。是不是高兴得想哭?想要这个想要得不得了,每晚都用手来安慰自己对不对!”

 完全没有口经验的小惠,因为口中突然含入茎,一时忘记用鼻子呼吸而发出痛苦的呻。“唉…这样的话,恐怕连铃森同学都要失望了。无法好好茎的女人,她的部也没什么好…嗯?”

 比吕将视线移至小惠的‮处私‬时,眼尖地察觉到方才因风摇曳的,这会儿已经粘贴在皮肤上。没错,小惠的‮处私‬在这种状况下开始了。

 “嘿,你的爱慕之情太惊人了。一含住铃森同学的茎,那里就会立刻淹大水吗?”被住嘴巴的小惠不断‮头摇‬,眼神诉说不对之意,本人大概也料想不到自己会了吧。

 “不过,很遗憾。我要是铃森同学的话,或许会被你这副的模样感动,然后就这样进入充爱意的行为阶段,可惜我不是。所以,现在我不会理你那渴望被人搞的部,我要玩的是这里…”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