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七章
千砂额头渗出的汗水不完全来自于夏季的暑气。正当她呼地叹了一口气,将长发往上梳时,比吕算准她对周遭松懈的那一瞬间出声。

 “…娇滴滴的少女在这种时间,一个人外出不太好喔!”“谁…是寄这封信的人吧!还是那个叫苏我的男人?快点出来!”全身漆黑的比吕,仿佛从黑暗中渗出来一般,如千砂所愿现身。

 “那身高…不是苏我。你是谁?脸部套着那种奇怪的东西,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还是我认识的人?”看到千砂忍住恐惧逞强的模样,比吕嗤之以鼻。

 “哼、哼、哼…亏心事吗?多得狠。现在要做的也是亏心事喔!”说完,比吕猛然抓住千砂衣服下的左,力道强到足以留下瘀青,部下方剧烈跳动的心脏则是拚命忍住恐惧的证明。

 “啊…做、做什么…住手、放开我…”“我是可以放开你,不过如此一来你大概会很伤脑筋吧?会得不到信上说的情报喔!”怠从比吕手中挣脱的千砂,倏地静止不动。

 “什么意嗯…?”“免费到手的情报没有价值,这是社会常识。我的情报代价是…破瓜之血大方送,也就是你的处女膜!”“你、你、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可能知道…知道…”听到比吕的要求后,强烈拒绝的千砂,态度逐渐软化。

 一副渴望得到情报模样的千砂,并不知道无法推测她需要何种情报的比吕,只是信口开河罢了。就在千砂陷入贞好或情报二择一的两难之际,比吕趁机绕到她的背后,一把抱住她的‮体身‬,敞开罩衫的前方,开始‮抚爱‬部。

 “我来看看大‮姐小‬穿什么样的罩…哼,果然是纯白色,太无趣了。不过没关系,里面才是重点…很好很好,相当有份量,而且触感极佳。 一“啊!住、住手!我还没有决定要…”

 “这是保证金。大‮姐小‬若是觉得舒服的话,大概会比较容易下决心吧?哎呀!项硬起来了,看来它比本人还早下决心!”

 “什么…?骗、骗人,怎么可能…”没错,纯属虚构。不过,或许是安慰剂效果(placebo effect)奏效吧,当比吕挪开罩直接刺头时,孔头果真逐渐突起。

 “哼…照这个情况来看,难不成下面也已经…”比吕伸手潜入千砂的裙内,手指隔着内感觉到女彖征所散发的热气,虽然尚未渗出表面,但道内势必已开始分泌爱

 “哎呀呀!跟顽固的主人比起来,邻坦率多了。我会用手指‮擦摩‬以资鼓励,让爱确实渗透到内上!”千砂的体似乎相当感,跟冷漠的个性浑然不同,让人不以为这是她故做冷漠。

 比吕的手指只稍稍逗蒂便倏地从内布料隆起,不久汁果然如比吕方才所说的,开始在内形成椭圆形污渍。

 “呜…别、别碰我…我怎么可能会舒服…”千砂死也不承认‮体身‬的反应,比吕索剥掉内,将附着在底部的爱污渍亮在她眼前。“你看,这是物证。哼哼…虽说是大‮姐小‬,汁的气味还是跟普通女人没两样。不对,比普通女人的还腥喔!”

 原本因比吕的屈辱行为而视线始终杀气腾腾的千砂,不久便闭上双眼,头部朝天空仰起后,语气平静地说。

 “…我知道了,我答应你的条件。你可以随心所我的‮体身‬,可是相对的,你必须将所知道有关这座岛的所有情报统统告诉我!”“好,协商成立…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确认一下易的东西有无造假。大‮姐小‬,你真的是处女吗?”

 “呜…你这种人到底要污辱我到什么程度才…没错,我还没有男经验,也没有在男面前如此暴过,这是我第一次被男人摸重要部位。这样,你满意了吧!”

 可惜,比吕对千砂的羞辱还未结束。比吕叫千砂手贴在小木屋的外壁上,站着摆出翘的姿势。

 “哼、哼、哼…这个姿势看起来好像渴望男人赶快入的样子!”“强人所难…你这种人大卑鄙下…啊!—!”裙子被大幅起时,千砂轻声尖叫。由于内已被下,她知道如此一来从到‮处私‬将会一览无遗。

 “摆这个姿势的话,你大概会看不到我对你做的行为,不过别担心,我会做实况报导·首先,将徽微张开的部这样推开…哇,粘稠的体溢出来了!”

 “讨厌!住口…别说出来…”“嗯…真不愧是处女,外部形状佳,内部泽美,颜色稍微黯淡的门也可爱到难以想像!”

 除了实况报导之外,比吕亦付诸行动,将舌头入千砂的,并发出滋滋的秽水声。“啊…难道你把舌头…住手…”

 “正确答案。因为这么到‮腿大‬太可惜了嘛。好了,活前的水分补给作业结束,差不多该进行贯通仪式了!”

 由于非自愿丧失处女膜的时刻近,因此千砂的‮体身‬不由得僵直。比吕明知道这样会增加破瓜的痛楚却没有告知。因为,他不是温柔的爱人,而是残暴的凌者。

 “你知道吗?现在我的东西卫抵住你的…糟糕!用错姿势了,好想让你看到喔。让你看看部把进去的经典场面!”

 “少在那里自吹自擂了,要做就快…呜—!啊—!”比吕毫无预警地突然前进,逐渐撕裂千砂的处女膜。以处女膜为中心朝全身扩散的剧烈疼痛,让干砂隐忍的泪水夺眶而出,尖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比吕将整完全入后,并不代表千砂的痛苦就此结束。一味追求自我陕戍、不断送的比吕,进一步以头‮躏蹂‬道:“变成女人的我想如何?很高兴对不对?老实说出来没关系!”

 “开、开什么玩笑…呜、呜…就算‮体身‬再污秽…我的心也决不妥协…啊!别以为这样我就会…任你摆布!”

 “OK,OK,我也没想过要得到你的心,只要能尽情享受你的‮体身‬就是够了。尽情玩大‮姐小‬那高仿的圣地。哼、哼、哼…”碰…碰…碰!比吕‮劲使‬地扩大部摆动的幅度,故意让皮肤与皮肤相互撞击、发出声响,以多少增加千砂的屈辱感,顺便也服务一下在某处‮窥偷‬的苏我。

 “大‮姐小‬的部真之上等名器,道内的层紧紧绕,好像在求我体内似的!”“又在胡说八道…想做就尽管做!”

 “如果你说‘好舒服’…不对,说‘真高兴把处女奉献给你’的话,我可以在外面喔!”“谁、谁要说那种话…你根本就无意遵守约是!”千砂果然与单纯的小枫不同,或许是人生历练的关系,她看透了比吕的意图。“哼,那么想怀孕的话我也没辄。那么,我就不客气罗…呜!感觉到子成群结队冲向子了吧?”

 就算再逞强,在陌生男子体内的那一刻,千砂也无法冷静以对。她咬紧牙关拚命忍耐热在体内扩散的厌恶咸。

 “啊、啊…竟敢做这种事…我绝对…饶不了你…”为了对抵死不哭的千砂表示敬意,比吕一面侮辱地以千砂本人大概都引以为仿的丽黑发,擦拭布和处女血茎,一面将她那高贵的大‮姐小‬模样收录在相机内。

 “什…为什么拍照…立刻住手!”“有何不可,不过是照片而已,纪念我和大‮姐小‬的关系从现在开始!”

 “我们不会开始任何关系。只要拿到情报,我和你就井水不犯河水…”“情报?喂,你的代价才付到一半而己。我不是说过要你的处女吗?你还没给我你的后门,也就是门的处女喔!”

 “你…你骗我。太过分了…”希望落空后,体内紧绷的丝线也随即断裂,全身的气力瞬间消失,千砂终于瘫软地跪坐在地面。

 “骗这个字听起来有点剌耳。不过,你要这么想也无所谓。只是如此一来嘛…小心再也得不到我手中可能握有的情报喔!”说完百分之百纯属虚张声势的台词后,比吕从意志消沉的千砂面前离去。

 途中,比吕发现到躲在树丛‮窥偷‬一连串凌情节,并将大量白浊洒在地面的苏我,不忘事先给他一个下马感。

 “…喂,大叔。别以为你可以趁机袭击那个女人喔。她才刚刚开始进入调教阶段,重点是,这是我的‘工作’。不过,迟早我会让你尝到甜头的!”苏我谄媚地仰视比吕,不断点头“我知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能干耶,小哥!”

 比吕之所以止苏我介入,大概是真心想让‘工作’进展顺利吧。(没错,与同情无关。连千砂在内已有两人,事到如今,不管我怎么做也改变不了强女人的事实…)比吕在心中这么告诉自己。

 ***隔天,失去处女的千砂仿佛感觉不到双腿之间的疼痛般昂首阔步,表面上看不到任何凌后的反应,与小枫有天壤之别。“…千砂‮姐小‬,昨晚深夜你有外出吗?我在撕历时,从窗户看到一个很像你的身影是出庭院…”

 比吕试着想套千砂的话,但千砂却说‘你看错了…’ 一点也不为所动。不过…下午两人一起在岛上散步,当比吕若无其事地按下相机快门时,千砂对相机的快门声却有过度的反应。

 “请、请住手!不是,我…总之,跟我说话时注意其他事情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啊,抱歉,抱歉,这大概是摄影师的悲哀吧…不过,我很高兴,想不到千砂‮姐小‬这么重视和我说话的时间!”

 “也不是那样…我说得有点过火,对不起!”千砂之所以出现少有的礼貌态度,大概是因为自己异常害怕快门声的问题没有被察觉而放心之故吧。

 当然,比吕完全了解千砂有如此反应的原因和结果。(不过火。跟讨厌照相的千砂被拍到那种照片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此外,还有往凌现场…苏我的小木屋附近等勒索千砂的不干脆手法。

 比吕以摄影师的工作为由,在适当时机与她结束交谈。两个目标猎物的凌计划完成后,第三个目标至今还未抵达。在这个比较可以自由行动的时候,比吕有件事想先办好。***

 (昨晚千砂的态度完全看不到丝毫思考过自己有可能会被凌的模样…这么说,千砂要的并不是那个‘工作’的情报,而是这座岛的其他什么…)

 有了这个推测后,比吕照苦千砂的行动依样书一葫芦,开始菩手探索这座岛?首先,是调查不属于这座岛的人。比吕锁是丽华。理由是,女仆美树是局外人,黑田没什么好谈,刑警鹭泽令人不,苏我可能会吹嘘他的尸史。

 当然,丽华是轻忽不得的对手,比吕必须慎重其事。“…丽华‮姐小‬,二号猎物千砂已经到手,看来三号应该也可以手到擒来!”找到正在公馆餐厅闲得发慌的丽华后,比吕以得意洋洋的口气与她交谈。

 “哼哼,不过两人而已就这么践,还不知道第三个女孩好不好应付呢!”丽华一副懒得搭理的口气,并出‘你还早得很’的表情,这早在比吕的意料之中,他佯装若无其事的模样开始说话。

 “对了,丽华‮姐小‬,你说你是最近才掌管这座岛的,有多近?”“半年多前吧。这座岛好像从战前就开始使用,所以相较之下真的很近。听说黑田先生的剑圣会取代其他帮派在这里停局,这也不过是几年前的事!”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