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六章
比吕不理会小枫的抗拒,手指无情地在‮处私‬送,加‮海上‬水进入道内刺到破瓜时的伤口,小枫的痛楚越来越剧烈。

 “呜…求求你…那里真的…”“哦…原来如此。总之,继上次部之后,这次你希望我侵犯这张嘴,想尝一尝口的滋味吗?真是无可救药的女人!”

 妄下结论的比吕从泳中掏出活土生、业已完全起的物体拍击小枫的脸颊。“不要!讨厌,那种东西碰刮脸…好恶心。”“来,把恶心的东西含住吧!或者,你还是比较喜欢用下面那张嘴吃?我也不是那么不通人情,我让你自己选!”

 一阵内心战后,小枫终于闭紧双眼,慢地张开口。比吕拒绝接受小枫缓慢的动作,突然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一口气将入她的口中:“呜…”

 “含着没有用,头要动,唾分泌出来后用力,舌头要茎上。…你的处女户也是这么做的!”由于相信如此一来‮处私‬便可以逃过一劫,小枫奋不顾身地遵照比吕的指示向生平第一次的口挑战。

 她忍受了嫌恶感和被刺到喉咙深处时的呕吐感。当比吕冷不防地取出防水照相机时,她甚至还忍受了被拍摄的辱。不过,比吕的精神凌并未停止。这次,他强迫小枫说秽话语。

 “喂,你给我说…这样我就结束!”“你的…又、又硬的…茎…真好吃…呜!”“哼…是吗?好吃吗?可是,尝味道除了舌头以外,也要用到喉咙才行喔。伤脑筋,又不能真的让你吃掉茎,姑且用这个代替好了!”

 比吕解开快我的栓,朝小枫的喉咙深处。“嗯…嗯咕…嗯咕…呕、呕…讨厌,又… 一小枫在生平第一次的口中不仅尝到了喝的滋味,而且脸部还被得到处都是。

 更甚的是,这天的凌并未真的就此结束,小枫其后依旧再次遭到比吕连带体内侵害。比吕一开始便有此打算。因为心灵创伤会导致呕吐感,其因应对策便是让小枫顾不得吃晚餐。

 ***二度凌小枫后的隔一天。这次的行动没有黑田的指示,是比吕独断独行的结果。早餐后,来到公馆庭院的比吕正觉得应该去向黑田报备时,碰巧与拿着钓具打算外出的鹭泽不期而遇。

 “哼哼…铃森老弟,昨晚你好像玩得很尽兴,一闻就知道喔!”最先开口的是鹭泽,而他口中的‘尽兴’则明显指的是凌小枫一事。“什么…为什么那件事你…不对,是…大奇怪了,汗水的味道经过昨晚私今天早上的—一次淋浴早就…”

 “不是那种味道: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对犯罪者有深入的研究,那是根据经验法则感觉到的味道!”从那份‘工作’的内容来看理当如此,不过鹭泽拿犯罪者来相提并论,让比吕不太爽快。

 鹭泽仿佛看透他的心理般并未改变话题。“说到犯罪者,其实我对那个叫苏我的男人的特殊嗜好最感兴趣!”

 “苏我的特殊嗜好?嗯,之前丽华‮姐小‬说我迟早会明白,所以没告诉我…”“人的望永无止尽…总之,他的嗜好是尸。这种行为通常与杀人癖息息相关,不过他的情况不同,是后天的…”

 苏我那令人反胃的嗜好分析姑且不论,鹭泽似乎把自己和那种男人归为一类,这让比吕越发不是滋味,不口出恶言。

 “真不愧是精英警视,精神分析也很拿手。不过,这么优秀的人才为何会帮助犯罪组织呢…鹭泽先生,你真的是警界人士吗?”

 “没错。倘若我是冒牌刑警的话,日本等于没有‮察警‬组织的存在…铃森老弟,我正在朝了解现场的人事档案组迈进喔!”面对比吕的讽剌,鹭泽依然面不改地笑脸以对,继续侃侃而谈。

 “现场…吗?原来如此,现场的种类很多!”“没错。对了…铃森老弟,你最好小心相川千砂!”

 “意思是叫我注意千砂吗?”鹭泽表示千砂的行动很可疑,似乎在刺探些什么。“嗯,有时候搜查状况会混乱情势,这是做‮察警‬的直觉,…OK,今天的工作到此结束,接下来我决定快快乐乐钓鱼去,拜拜!”说完该说的话之后,鹭泽迅速拂袖而去。

 (的确,目前和千砂还是处于无法好好沟通的状态,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难不成,她也是前来秘密搜证的‮察警‬?)***

 鹭泽的警告正确无误。有别于以往为交谈而采取的行动,比吕这次决定采取暗中跟踪的方式尾随千砂,第一天实施便有显著的成效。

 千砂在公馆最深处的场所…黑田的房门前,透过钥匙孔窥探内部的情形,再也没有比这副鬼鬼祟祟的模样更值得人怀疑了。

 (想潜入黑田的房间吗?如果是,所为何在?)比吕蹑手蹑脚偷偷来到千砂的背后时,立刻听到黑田的房内有丽华的声音,那声音掺杂着急促的息。

 “啊—!嗯—、啊、啊…好蒂再用力一点…”接着,让丽准娇不已的黑田亦加入声音的行到。

 “喂,我的话你有好好在听吗?第三人就快来岛上了,监视女人可不能偷土减料!”“我、我知道…求求您…我要您的…快点进来嘛!”

 大白天在房间内,黑田和丽华似乎正在享受鱼水之。从谈话的情境来看,黑田正打算将他的东西入丽华体内。

 “啊…进来了!碰到深处了…顶我、用您那壮硕的东西顶我、撞人家的子嘛!”“你自己的已经在摇了不是吗?简直跟发情的母狗没两样!”

 “因为…让人家变成这样的没有别人…啊—!是黑田先生嘛…和您做最舒服了…”“哼…和你做对我来说也是很特别的!”比吕维然也很在意黑田和丽华接近高行为,但千砂从钥匙孔偷看秽光景的样子更引人注意。

 千砂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专心一致地注视着内部状况,眼神略微润,脸颊自然红,嘴因紧张而干燥,舌头的动作看起来非常猥亵。

 当然也不能排除是妄想导致的错觉,不过比吕从千砂身上强烈感觉到一股雌素的气味。“…千砂,这种嗜好不太好喔!”比吕一面在耳边吹气一面低语,千砂吓了一大跳。

 瞧她将手按在裙子双腿之间的模样,千砂的‮处私‬也许到连自己都明白。“铃、铃、铃森先生…我、我听到有奇怪的声音,所以…如此而已。什么嗜好不嗜好…”千砂面红耳赤的姿态再普通也不过,所以比吕也就不拐弯抹角。“这表示…你是第一次现场目睹别人做罗?”

 “那当然!不要说别人,就连我自己都…啊!”不小心道出处女身分,羞心一下子冲破界限的千砂,正想逃离现场时,比吕迅雷不及掩耳地抓住她的手。“哎呀!事到如今,你就别顾虑我,尽管看到最后吧…”“不必了!请放开我的手!”

 比吕根本无意阻止,所以彼此轻微拉扯之后,他便放开了千砂。(哼…没想到冷漠的面具下会是一张纯情的处女面孔…

 话说回来,千砂当然没有‮窥偷‬的嗜好,不过偶然瞧见的理由也很牵强。)对千砂依然心存怀疑的比吕,正想继续尾随在后时,察觉到脚边有掉落的东西。

 一只装饰巧、连比吕这种外行人也知道价值昂贵的银制手镯。那是方才相互拉扯时,千砂掉落的东西。***比吕没有必要再跟踪千砂。“铃森先生…你有看到我的手镯吗?虽然很旧,不过是纯银打造的手镯!”

 不一会儿,千砂主动来找比吕。“嗯,是这个吧?我也正在找你想物归原主。喏,还你,刚才你太慌张了!”

 比吕递出手镯时顺便拿刚才那件事开玩笑,可是千砂似乎完全没听进去,彷佛贵重物般将手镯紧紧握在前,脸上出未曾有的柔和表情。

 “…谢谢你,铃森先生!”“啊,不客气,我只是捡到而已…何况,事情也是因我而起…”“没关系。这手镯对我而言跟生命同等重要,是誓约之证…啊,不,因为这是爷爷给我的贵重宝物!”

 经过这个事件之后,千砂和比吕的关系稍微融洽了一些。千砂虽然一如往常表情既不丰富,话也不多,然而两人却时常交谈,比吕因此而得到了许多关于千砂的各种有用与没用的情报。

 “…虽然在爷爷的怂恿下考到驾照,可是我对车子的能和构造还无法卫确掌握,所以…”因为这个理由,所以千砂好像不太会开车。不过毕竟是千金‮姐小‬,骑马果然是她的专长与最佳嗜好。

 “因为马匹只要心心相印的话,它便会照着指示跑…”千砂喜欢的花是熏衣草,或许是这个缘故,她的衣服多半为淡紫。听到这个时,比吕总算可以和千砂谈比较不好意思的话题。“是吗…我也喜欢,千砂‮姐小‬!”

 “什…你在胡说些什么…”“哈哈哈,我是说我也喜欢薰衣草,千砂‮姐小‬!”不过,推测性格的关键要素…家庭背景或生长环境方面,除了经常挂在嘴边的祖父之外,千砂则绝口不提。

 而且更怪的是,就算心情再好,千砂也绝不让比吕拍照。“你的工作应该是拍摄这座岛的风景!”

 “话是没错啦!不过…宣传照中的美丽景致要搭配可爱的女孩才显眼啊!”“既然如此,你去找小枫‮姐小‬或美树‮姐小‬吧,模特儿应该多的是!”千砂态度顽强,比吕若再这么强人所难下去,她有可能会像以前一样再度拒人于千里之外。

 (也罢,照片反正迟早可以拍个够,而且还是女人最不想被拍到的照片。)不用说,当然是为‘工作’而拍的照片。

 ***然后,机会很快便来临了。‘有极机密情报告知,明深夜零时小木屋前等候。’与前一次凌小枫时一样,比吕采取以信出的手段。

 神秘的内容是将计就计之策,用以反制千砂的可疑行动。这次与上次不同,有黑田‘对相川下手’的指令。而且,黑田甚至连凌场所都指定好了。

 “…在苏我的小木屋附近侵犯。虽然还没有让他参加的必要,让他看看也好,不偶尔给他‮乐娱‬的话,爆发出来就麻烦了!”

 “爆发…你是说…自己寻找想尸的对象吗?”“没错,越是效忠命令的家伙越有爆发的危险。偶尔自作主张行动的家伙,我反倒比较放心。铃森,就像你一样!”由这席话来看,黑田似乎已经得知比吕自作主张二度袭击小枫一事,并故意暗示比吕。

 然后,终于到了信中指定的时问…凌晨零点。离通往公馆的山路稍远的森林中,千砂伫立在苏我居住的小木屋前,眼觐四周,耳听八方,保持充分警戒。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