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四章
“那、那种事我不知道…啊、好、好痛!别扯!”“是吗?真可惜。如果你能透一些女孩子手的情报,我或许会得到是不再进一步做下去也说不是喔!”小枫再笨也明白这些话根本不是以采信。然而,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之光乃是人的弱点。

 “呜…自的时候…手指在内上轻轻游动…只有在高时才会直接…偶尔也会轻轻触摸蒂…”

 “真的吗?明明有放手指进去还狡辩,说不是连‮摩按‬都用了!”“没、没有!我只有在晚上睡觉前想到喜欢的人时才会做!”

 “噢…比方说,像这样吗?”比吕的手指突然一改先前的作风,温柔地袭击小枫的‮处私‬。尽管自的告白出于强迫,但一回想起当时的感觉,小枫还是情不自地发出与拒绝有天壤之别、几近呻的娇声。这种反应正合比吕之意。

 “噢,看来你已经开始‮奋兴‬了。那么,你也把这家伙想成是喜欢的人的…刚才说的那个比吕同学的东西收下吧!”

 比吕把小枫推到地面后,在她面前迅速掏出凶猛的。生平第一次目睹到从长拉练隙中跳出来的男器官,小枫顿时被它的丑陋模样吓得倒了一口气,然后理所当然地提出抗议。

 “为、为什么…不是说只要告诉你手的事,你就会足了吗?”“你太天真了。凡是正常的男人,童贞者另当别论,只要一听到这种告白,不仅无法是,甚至还会有想侵犯的冲动!”

 事到如今,羞辱的话语已无用武之地。比吕举起小枫的双脚,将自己的硬直抵在尚未润、且亦未做好行为准备的细小裂上。不过…说到尚未做好准备,其实比吕的心也半斤八两。

 “呜…这个时候怎么…”一股呕吐感突然朝比吕袭来,原因大概是被强迫目睹小百合遭强的光景,导致他对行为产生强烈的伤痛,进而有排斥感吧。

 “不要,人家的第一次不要这样…不要、不要!”小枫的尖叫令人联想到当时的小百合,比吕痛苦不堪。

 “住口。不准大声嚷嚷!可恶,连这种小事我都…”比吕闭上眼睛拒绝再看哭闹不已的小枫,一面拚命维持眼看就要萎缩的茎,一面勉强自己继续进行。

 (现在就算不侵犯这女人,小百合也不会复生的!)嘶…嘶…执意终于战胜伤痛,比吕的冲破小枫的处女膜了。“呼…哇,果然出血了。这么一来,你就离处女之身了。部第一次被入的感想如何?”

 “好、好痛苦…痛死了…好恶心、啊…”“高兴点。你这样用力收缩夹得我好舒服,为了表达我的感谢之意,我会在体内的。

 顺利的话,你说不是第一次就会怀孕喔!”总算克服了‮体身‬的拒绝反应,比吕乘胜追击,进一步口出恶言,并决然地‮体身‬力行,对小枫进行体内

 “啊…、出来了…有一股热…这是…不要…”小枫一面尖叫一面陷入半昏状态。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混着处女血的粘稠从小枫双腿之间溢出的光景,已完全被比吕手中的照相机…也是黑田所准备的镜头捕捉住了。

 “拍照留念吧。表情快乐一点嘛,这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喔!”一生只有一次的破瓜之痛被烙上悲惨的记忆,小枫不绝于耳的泣声被冷冰冰的快门声掩盖。

 冷冰冰的,还有比吕头套下的眼睛。这一切毫无成就咸可言,机械般的手指不断按下快门。***

 那天的晚餐,小枫以‮体身‬不适为由缺席了。真正的理由,将昏状态的小枫丢在窟,一个人先回到公馆的比吕再清楚也不过:隔天早上用餐时,小枫总算在餐厅脸,不过笼罩在侵害霾的她,并未展现出平常过动儿般的精神。

 沉默寡言不说,或许是双腿之间因刚失去处女而隐隐作痛之故,似乎连步伐都生硬不已。比吕装作不知情的模样问她怎么了?小枫立刻打马虎眼说…没什么,接着反问大家。

 “这座岛…除了在座的各位之外,还住着其他人吗?啊,那个苏我不算!”刚来这座岛的比吕无须回答,所以仿效提出问题的小枫,将视线望向其他人。

 丽华虽然有义务回答,不过或许是猜不出小枫的意图吧,她偷偷瞄了黑田的表情一眼。黑田将咖啡一饮而尽后,平静地开口。

 “这座岛除了这栋供人居住的宅邸以外,只有苏我的小木屋。不过,外人或渔船来这里中途落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你现在的问题我无法确定!”

 “说、说得也是…或许还有其他人吧…”听到黑田的回答之后,小枫出既气馁又似乎能够理解的复杂神情,比吕察觉到他的真正心意。

 (总之,小枫大概是认为…不,是想认为侵犯自己的蒙面男子是外人吧。)方才还搞不清楚状况的丽华,大概也同样掌握到小枫的想法,早餐结束后随即唤住比吕。

 “突然被问到那种事,难道…你已经对那孩子‘下手’了吗?·”“没错。是黑田先生下的指令,你没听说吗?”

 “哈哈哈,我虽然是跟班,不过尽量不直接与那份‘工作’有牵扯。话说回来,你好像跟我感觉的第一印象不同,刚才居然能和侵害的对象那样谈笑风生。厉害,厉害!”

 “…丽华‮姐小‬,你到底想说什么?不要拐弯抹角!”明知对方在挑衅却被怒,由此可见,比吕大概还无法完全融入那份‘工作’。

 “哇…我以为除了演技之外,你已经六亲不认了呢,原来你还会生气。啊,我先声明,现在说的跟刚才的讽刺不同,是在夸奖你喔!”

 “夸奖吗?我会铭记在心的!”比吕就算哄得了单纯的小枫,但要对付丽华这种特别的女,他的修行还不够。***“哇…不、不要…”

 “小、小枫,你怎么了?我做了什么吗?”“咦…啊,比吕同学,原来是你…没有,没什么啦!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这是比吕和小枫在午餐后片刻偷闲时的对话,两人为了消除盛夏的暑气,分别来到公馆通风良好的阳台。

 看到小枫的反应,比吕在心中暗自窃笑。由于昨天的侵害后遗症,小枫只要肩膀被人从后方轻碰一下便有过度反应。“我现在有空,原想找你去散个步…不过你从昨天晚上就怪怪的,如果你还是感到不舒服的话…”

 “不,没关系。我也刚好有些话想对你说…啊,不是这里,可以的话,到一个两人独处的地方。”

 “独处吗…不然,去那里吧。我们两人的秘密场所,那个窟…”“不行!”比吕的提案立刻遭到小枫态度强硬地拒绝。这也难怪。那个场所对小枫而言已经成为某人侵犯她的现场,是她再也不想踏入的忌之地。

 小枫选择的替代场所是比吕也不知道的地方,可说是最适合海钓的地点…岬角的一端。不过,抵达目的地之后,小枫依然还是沉默不语,有一阵子只静静地凝视着海涌来退去的情景。

 (这家伙该不会是已经发现强犯就是我了吧…)尽管认为自己杞人忧天,不过比吕还是耐不住子主动开口。

 “小枫,你说你有话想对我说…难不成是之前在那个窟内说的…讨厌或不安的事?”小枫摇‮头摇‬。一不是那件事…比吕同学,事实上我昨天傍晚…”小枫言又止后再度沉默了下来,不过这对比吕已经足够。

 (原来如此…小枫这家伙想对我坦白昨天被侵害的事…也就是说,她丝毫没有怀疑我。那么,接下来我该如何应对…?)“其实我最不想让你知道…可是,我现在唯一能相信的人也是你,所以…”

 ‮大巨‬的波涛涌向海角,花如泪水般飞溅到小枫的脸颊。结果…小枫说不出口。因为对比吕开始萌生的微微爱意,已经超越了深怕再次遭到—一度侵害的恐惧。

 小枫改口说的是…“…其实,我翘家了!”“咦?翘家?嗅,嗯,我懂,然后呢?”“嗯,我爸妈真的很烦。不要求自己光会要求我,连我想从事宠物美容工作而选择就读专科学校时…不,即使入学后直到现在都还在反对!”

 不理会扫兴的比吕,小枫自顾自地控诉父亲外遇、母亲怠慢去世的婆婆等家丑,试图替自己的翘家寻找正当理由。

 “我完全没有联络,所以这时候爸妈一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活该!”“喂,这么说有点…毕竟,父母关心儿女是天经地义的事嘛!”比吕事不关己地下结论,对无父无母的他而言当然不是真心话。

 (哼,这么讨厌父母的话,赶快自力更生不就得了?)正当比吕再也无法忍受小枫的无知时,远海上出现的船只适时替他解了围。“小枫,你看,船来了…对了,昨天我听黑田先生说,今天有新访客,是跟你同样来这座岛勘杏一的女孩喔!”

 “讨厌…听到是女孩子,你的眼睛好像为之一亮!”“没、没有那回事啦…”“不过,话说回来,有件事我在意的。丽准‮姐小‬不准我在船只抵达时靠近码头,很奇怪对不对?”

 对比吕而言,这一点也不‘奇怪’。(原来如此,不给女人们有任何溜走的机会…不对,提出这种警告,分明是故意煽动她们的不安情绪,所以船只的出入管制才会如此严格吧。)比吕看穿黑田的真正意图时…

 “…嗨,你们好,打扰到两位独处的时光,抱歉抱歉!”突现出现在比吕和小枫身后的,是一位两人都未曾见过的男人,脸上挂着的亲切笑容,给人一种皮笑不笑的感觉。

 男人年约二十五岁,身高比比吕稍矮,不论是修剪整齐的发型或西装,怎么看都像贸易公司的营业员。小枫可不这么认为,由于陌生男子的出现让她联想到强犯,因此便迅速躲到比吕身后。

 “哎呀!我好像吓到人了。不好意思,我是…”男人拿出‮察警‬手册给两人看。“骗人,那是假的吧?是不是电视剧中使用的小道具?”

 旺盛的好奇心赶走了恐惧感,小枫不探出‮子身‬发言。男人苦笑。“如假包换,活泼又势利的‮姐小‬。我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鹭泽五郎’,负责某个案件,正在追捕重要证人!”

 鹭泽警员表示,那位搭乘不明船只逃亡的重要证人,有可能在这座岛上登陆。听到这件事,小枫的表情倏地阴沉,想必是将鹭泽口中的逃犯与昨天的强犯画上等号了。

 比吕也因其他理由而表情黯淡。他从事的那件‘工作’确实有触法的行为,鹭泽的‮察警‬身分令人在意。

 “我无法多做说明,如果有任何发现,请务必要告诉我喔。我会暂时在这座岛上度假,顺便…啊,不是度假,这句话不算,我是来搜查的!”此时此刻,甚至连鹭泽玩笑式的言行举止都让比吕备感压力,以为对方是在采取声东击西之策。

 ***包括鹭泽在内的三人回到公馆时,另一个初次见面的人物,在比吕看来是第二个猎物的女孩抵达了。

 “啊,说曹好,曹好到…比吕少爷,这位是今天开始住进公馆的相川千砂‮姐小‬。千砂‮姐小‬,这位是摄影师…”不等美树介绍完,甚至也不给比吕打招呼的机会,名叫‘相川千砂’的女孩迅速进入自己的房间。

 幸好比吕事先已得到有关千砂的情报,知道她有一头丽的长发,前发的浏海直而齐,是个傲慢又不亲切的‮女美‬。

 “美树…我是不是哪里得罪她了?”“没有…不过这种态度确实…只针对比吕少爷!”负责打理的美树仿佛自觉到失态一般,惊慌失措起来。

 “对、对了,一是是那个。比吕少爷,请您不要在意。千砂‮姐小‬对黑田先生也是如此,所以绝不是讨厌比吕少爷…”

 “什么?‘那个’是讨厌我的意思吗?呜…美树,你现在的话比那孩子的态度更锐利,宛如一把刀刘向我的膛!”“真的吗—!对不起!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才好呢?”“骗你的啦!开玩笑,开玩笑。美树,你太单纯了!”

 比吕一面捉弄美树一面思考往后的行动。(好像不太容易应付…不过也好,跟小枫不同类型更有堕落…不,侵犯的价值,而且,现在那个刑警比千砂的事还令人棘手。)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