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三章
报仇…为了替小百合报仇雪恨,比吕拚命寻找那些强犯。可是,小百合的双亲却碍于女儿的名誉并未向警方提出告诉,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

 于是,彻底绝望的比吕开始过着无打采的生活,也不再到学校上课。正当他宛如行尸是般,在与小百合一起被挟持的街上游时,那个男人出现了。

 “维然由我这个受社会唾弃的氓来说很不恰当,不过说实在的,你的眼神真的很颓废!”男人名叫黑田,是非法集团‘剑圣会’ 、也就是所谓黑社会的老人。***

 这就是比吕土不如死的痛苦回忆。比吕紧咬着的下不知何时渗出了血丝,与小百合遭到凌时唯一能做的情形一样。

 (救不了小百合的我…连报仇雪恨都办不到的我,没有权利追随小百合‮杀自‬,也没有资格忘掉一切重新开始。)比吕躺在上朝天花板伸出右手,仿佛扭住某人的脖子一般,不断抓了又放,放了又抓。

 (所以,我要用卑鄙的手段侵犯女人…让自己彻底堕落。然后…)这时,比吕对那份‘工作’已经不再感到惘。***“嗯?比吕同学,你怎么了?嘴下面有破喔!”

 “啊,伤口吗?这个是在热吻的时候被对方咬的!”“什么…热、热、热吻…昨天明明没有看到…这么说对方是这个公馆里的…美树?丽华?还是忌的对象…”

 “骗你的啦!其实是刚才刮胡子时不小心刮伤的。吓你一跳对不对?”比吕来岛上后的第一个早晨,从与小枫的这般对话开始。

 “答错了…我干嘛吓一跳,你在哪里跟谁接吻根本就不关我的事嘛!”“意思是,就算跟你接吻也无所谓罗?那么,我们现在…”

 “笨蛋笨蛋!你明知故问!是开啦!‮态变‬!”这段对话因美树了一句‘你们两人感情已经这么好啦’,让小枫面红耳赤而终告结束。

 美树说的没错,比吕确实试着和小枫开玩笑想拉近两人的距离,不过这并非出自他的真心。所有行为都是凌第一号猎物:小枫的准备工作。为了达到目的,比吕必须尽量和小枫频繁接触。

 这对在这座毫无‮乐娱‬可言的岛上、以往只有美树这个说话对象的小枫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在比吕从事名目上的工作:拍摄岛上风景的期间,她都会兴冲冲地尾随在后。

 现在亦然,比吕正在可以眺望到部分岛景的公馆阳台上架设相机,而小枫就在他的身边。“比吕同学,听说你是大学生。好好喔,哪像我,头脑又不好,只能读专科学校,我好羡慕你喔!”

 “没什么好羡慕的,我…对了,你对目前就读的学校有没有不的地方?”“这个嘛…比较难以适应的应该是校风吧,迟到或缺席学校都不会骂,这点令人不的!”

 “大学也一样。不过话说回来,被骂的人若换成是你,你大概也会不吧!”“哼,反正我就是任,你想怎样!”小枫嘟起嘴,一副不讲道理的模样,顺便还轻轻踢了比吕一脚。

 “哇哇!好过分喔,小枫。你害我现在拍的照片都歪了啦!”“什么嘛,不过才一张而己,跟我受伤的少女心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两人宛如感情融洽的兄妹档。这是比吕从吴树那里得知小枫是独生女的情报后,巧妙扮演‘大哥哥’角色的结果。

 毫不知情的小枫就这样掉入陷阱,天真地对比吕摆出妹妹的姿态,然后逐渐以异的身分受到吸引。几天后,小枫开始抒发在岛上生活的不

 “唉…为什么这座岛连一问卡拉OK都没有呢?有卡拉OK的话,我就可以秀一段独门特技:自创歌词的绕口令给你听了!”

 “美树做的料理很好吃,不过我偶尔也想换换口味…对了,例如洋芋片或杯面等,人家好吃对‮体身‬有害的垃圾食物喔…”

 比吕每次都会安抚小枫,但内心却在痛骂(你能烦恼这种芝麻小事,也只有现在这个时候了。尽量烦恼吧…)。然后,某一天。难得没有小枫同行,独自一人在码头对面海岸散步的比吕,找到一个远看既是死角又不容易被发现的窟。

 接着,小枫的身影印入比吕眼帘。小枫不知道是玩海水还是跌倒,正着上半身在风干衣服,部小得连用力拧干罩的动作都不见摇动,从她的年龄来看,除非进行隆手术,否则前途恐将一片黑暗。

 “啊…比吕同学…”一段时问之后,看着小枫整理好仪容的比吕正想靠过去时,小枫先捕捉到他的身影并出声叫唤。

 “唉—,被发现了吗?这里本来是我的秘密场所!”注意到自己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之后,小枫试图振作精神回到平时的腔调,不过看来似乎有点勉强。不发一语在小枫身旁坐下的比吕趁机开口。

 “秘密场所吗…小小枫也有想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啊!”“…嗯,因为一来到这里,所有讨厌的事都会烟消云散…啊,你好过分喔!小小枫是什么意思!居然连说两个‘小’字!”

 “抱歉,抱歉,我是无心的…不过,你说你有讨厌的事,是什么?”“与其说讨厌,应该说不安比较恰当…啊,可是…”

 “不想说就别说,我只希望能够看到平常那个如过动儿般活泼开朗的小枫!”心情有点低落的小枫完全被比吕不知从哪里拷贝来的甜言语唬得团团转。

 “你好温柔喔,比吕同学。虽然…今天说不出口,不过等我有心理准备时,一是会告诉你的…”一股有别于平时嬉闹的温暖气氛,弥漫在两人之间,这时小枫有点唐突地问了比吕一个严肃而非玩笑的问题。

 “比、比吕同学,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有喜欢的人吗?”“没有…目前没有!”“目前没有…你是说以前有罗?难不成你被甩啦?”说到喜欢的人这个话题,比吕的真命天女永远只有一人。停顿了好一会儿后,比吕回答小枫的问题。

 “被甩还比较幸福,因为这样还有机会碰面!”比吕意味深长的答案在某方面带有几分‮实真‬,不过目的也仅止于吸引小枫的注意,更进一步取得信任。小枫掉进比吕设下的陷阱,误以为触及到他的痛处,于是一脸歉意地道了歉。然后,出有点高兴的表情…

 “不可以把窟的事告诉别人喔,因为从现在开始,这里是你和我两个人的秘密。来,勾勾手…约定!”

 两个人的秘密…小枫的话和孩子气般勾小指发誓的行为有着无比的纯情,这份纯真的感情即将惨遭对方无情的践踏。***“…听丽华的报告,你们似乎已经很要好了。差不多该进行第一阶段了吧?铃森!”

 在黑田的一声令下后,比吕算准时机开始对第一个‘工作’发动攻势。首先,他告诉小枫自己今天想集中精神摄影。(如此一来,在佣人美树忙得不可开的傍晚时间,没有我做伴的小枫应该又会去那个秘密场所才对…)

 接着,趁着太阳还没下山,他先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黑田准备的黑衣黑放入摄影器材箱内,然后再度离开公馆。

 除了衣服之外,照相器材箱中还有黑田给他用来蒙面的头套。(第一阶段还不要我曝光…吗?看来这个“工作’真是卑鄙到极点、不过,对我这个执行把算是仁慈的了!)回想起前几天试穿衣服与试戴头套时,自己在镜前的那副蠢样,比吕不出自嘲的笑容。

 在海边发现到沙滩上残留着小枫独自前往窟的脚印后,他躲到岩石后面开始变装,然后…“…咦?你、你是谁?比、比吕同学吗?”比吕蹑手蹑脚地接近窟,并在现身的刹那间才发出脚步声,这种狡猾的作法无非是想让小枫多一点强烈的冲击。

 “不、不对…不是比吕同学…你是谁!怎么戴那种、奇怪的东西!”(不,不会错,我就是不折不扣的铃森比吕。只不过,不是你口中的那个比吕同学。)小枫虽然语气强势,但蒙面男子的出现还是吓得她一步一步后退。比吕无须急着靠近,因为小枫若是想逃,也只能朝他的方向前进。

 正因如此,他才选择窟这个退路受到限制的场所。很快地,小枫也注意到此点,并在下一瞬间全力朝比吕冲去。不过,这早在比吕的预料之内,他朝冲过来的小枫甩了一记耳光。

 “啊!好、好痛…骗人…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恐怕在她过去的人生中,从未被他人如此对待过吧。巴掌本身的力道并不大,但小枫却因为精神上的打击而跌坐到地面。

 比吕与小枫恰巧相反,由于自幼便受毫无道理可言的‮力暴‬式管教,因此在看到这种反应时心理就有气,明知已无必要,他还是卖地再度举起手。

 “不要,别再使用‮力暴‬…求求你…”“‮力暴‬啊…好吧,我不会再使用你害怕的‮力暴‬了!”比吕出乎意料地这么说,故意发出对喉咙负担沉重的低音。小枫也一脸错愕。

 “不过,我会使用报纸社会版写的那种‘侵害’的‮力暴‬喔!”比吕在小枫会意之前倏地强吻住她的

 “嗯—!嗯…讨、讨厌…舌、舌头不要进…”这是小枫生疏的第一个热吻…不,应该说口腔受到侵犯比较贴切。对方正在‮躏蹂‬她的舌头,她的唾,而她也啊下了对方的唾:“…怎样?被陌生男子亲吻的感觉如何?”

 “讨厌…我讨厌这样…比吕同学,救命…”“比吕同学?男朋友吗?那么,你尽管把我当作是他,这样会比较轻松喔!”比吕装蒜地边说边扯开倒卧在地面的小枫的罩衫,力道之大,根本无视于钮扣的存在,然后一把抓住被粉红色圆点花纹罩包覆的房。

 “啊…不要、住、住手…不行…”“喂,你以为我喜欢捏这种小到几近可怜的房吗?听说小部的触感不错,这种论调果然是摸不到波霸的自我安慰罢了!”

 对部大小极为在意的小枫,眼里的敌意在比吕将裙子大胆至肚脐上方,出与罩相同剪我设计的内后,瞬间立刻消失无踪。

 “不、不要…别看…放开裙子!别碰我!”小枫的央求比吕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他目不转睛地观察内的每一条皱褶,并将碍事的裙子整个往上,然后‮劲使‬‮擦摩‬食指,让内的布料陷入‮处私‬的裂中。

 “嘴巴上讨厌,但那里却已经答答了…看来这是男人一厢情愿的说法、虚构的幻想世界。不过,就算如此,情况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比吕不让小枫有丝毫抵抗的空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掉她的内

 暴窟入口吹进来的海风中与戴着头套的比吕面前、还未被男人洗礼过的,不用说,当然是小枫那自浅薄的长出后便弯曲,曝光过的女象征。

 “啊…怎么会这样…被看到了…被看到了…”由于打击太大,小枫的心开始逃避现实,瘦弱的‮体身‬也失去了力量,比吕改变姿势从复方抱起她让她坐在膝上时,依然毫无反应。

 可是,比吕不容小枫如此。他以根本谈不上是‮抚爱‬的鲁动作,将手指硬是入他紧闭的秘中。

 “啊…好痛、好痛!住手…”小枫因痛楚而回到现实时,耳边立即传来比吕的低语。“那你教我怎么做好了。本人的话,应该多少会知道一些让自己舒服的做法吧?就算是处女也知道怎么手才对!”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