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二章
穿越一座森林之后,公馆就在眼前。宅邸尽管陈旧,但奢华的建筑还是与这个原本为无人岛的场所格格不入,而带领比吕进入屋内的任务,则由丽华转移到另一位女子身上。

 “您就是比吕少爷吗?哇,比我想像的还要优秀!”她的名字是‘竹内美树’。年约十八、九…不,也许是因为身上与丽华相同剪裁的女仆装太过于合身、可爱之故,致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为年轻,也说不是有可能更为年长。

 吴树一面摇动黑色长辫子尾端的蝴蝶结,一面毕恭毕敬地朝比吕低头行礼。“我是竹内美树,请客我在这座岛照顾比吕少爷的生活起居!”

 由于第一次被别人尊称为‘少爷’,比吕感到有点不知所措。(比吕少爷啊…意思是,这个美树与丽华不同,正如服装所示,是公馆的女仆吗?这么说,他不是那个‘工作’的目标罗…)

 虽然听不到比吕心中的嘀咕,不过离去之前丽华却在他耳边低语。“这孩子对那个‘工作’毫不知情,你可别多嘴!”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她只是单纯的打工族?不,应该不纯粹。就算女仆装再合身,能有勇气穿这种奇装异服的人绝非泛泛之辈,可见这女孩的神经很大条。)不知道比吕如此评论的美树,和颜悦地开口说。

 “比吕少爷果然很和蔼可亲,我总算放心了!”“是吗?那是我的光荣。短期内要麻烦你关照了,美树‮姐小‬!”

 “是!任何时候请直呼我美树即可,比吕少爷!”美树精神抖擞地这么回答后,带领比吕进入公馆。一是进公馆,比吕立刻被一阵与盛夏闷热的不适感截然不同的清空气包围。

 (全馆都是冷气空调设备吗…与其说浪费,我倒觉得是缺乏常识。难得这里远离尘嚣,至少也该让走廊保持原状,享受一下夏日的暑气嘛。)由于情势所而沦为时下罕见的苦学生,因此比吕不由得发起牢来。

 “比吕少爷,您怎么了?啊,到了,这里就是您的房间!”美树介绍比吕的房间。适时,比吕方才心中嘀咕的预是‘目标’,一面精力充沛地大声嚷嚷,一面出现在走廊上。

 “美树…莲蓬头又坏掉了,想想办法嘛…”女孩有着半长不短的头发,娇生惯养的程度从扭扯美树衣袖,申诉莲蓬头故障的模样来看,便可一目了然。不一会儿,她总算注意到比吕的存在。

 “咦?新面孔耶。快点快点,美树,介绍,介绍!”美树在女孩的催促下介绍双方认识,比吕由此得知这位名叫‘仓田枫’的女孩,是小他一届的专科学生。

 “嗯,比吕同学…啊,你比我年长,所以别叫‘小枫‮姐小‬’ ,叫‘小枫’就可以了!”“是,是吗?那么,我恭敬不如从命…不过,叫我同学不太妥当吧?”

 “哎呀!有什么关系,别介意,别介意嘛。好,比吕同学,你算是合格了。这座岛上的人除了美树以外,大家不知怎么搞的都好阴沉喔,伤脑筋。所以,今后请多多指教!”

 拜小枫首次见面的热络语气与不拘礼节的态度所赐,比吕并没有特别扫兴。只不过一想到往后那份即将以小枫为对象所进行的‘工作’ ,比吕便觉得没有必要对她抱持任何好咸。

 ***公馆每三餐规定,全体人员皆必须齐众在餐厅用餐。这是比吕在岛上的第一个晚餐,同样的,他又再次被当场介绍给大家。

 “我叫做铃森比吕,目前还是个学生,也算是摄影界的新手,希望能胜任这次的工作!”做完真假掺半的自我介绍并草草结束晚餐后,比吕立刻赶回自己的房间。

 与几个陌生人一起用餐的感觉不太好是理由之一,不过主要还是因为比吕现在渴望拥有独自安静思考的时间。(黑田委任的那份‘工作’…我真的可以胜任吗…?)决定来这座岛的同时,比吕原本早已有所觉悟。

 可是,即使比同年龄的人更加历尽沧桑,这份‘工作’的困难度对比吕而言还是出乎意料地高,自然也让他心生疑虑。

 现在的比吕迫切需要临门一脚的恶魔。然后,那天深夜,黑田造访了比吕的房间,目的是要对‘工作’进行最后确认。

 “仓田枫…包括这女人在内,还有两个人会以度假休间的监察员身分来这座岛。铃森,而你的身分则是拍摄这个企划案资料照片的摄影师。不过,这全都是障眼法!”

 “黑田先生,这些我都明白,事到如今为什么还…”话说到此,比吕恍然大悟。黑田想要确认的并非‘工作’内容,而是他自身对那份‘工作’的心意。

 “没错…那三个女人真正的工作…就是被‮暴强‬…而执行这项任务的…则是我。对吧,黑田先生?”凌那些女人正是黑田委任比吕的‘工作’。

 附带条件是,比吕不仅要在体上‮暴强‬她们,更必须在精神上让她们坠入绝望的深渊。“首先,要和女人们拉近距离,等她们逐渐打开心防后,趁机侵犯…先取得信任再加以背叛。

 只有无之徒才会霸王硬上弓,而从事这种卑鄙下的行为便是你的‘工作’ !”黑田的话咄咄人,似乎想看透比吕的觉悟程度。事实上,这个‘工作’对不久之前还把摄影师当成终身行业的比吕而言,确实是相当残酷的抉择。

 “女人们万念俱灰、大声哭叫的模样…就用你引以为傲的技术拍下来吧…可别忘记了,铃森!”

 比吕故意用恶劣的语气来消除黑田给他的压力,以及凌的罪恶感。“我明白,黑田先生。总而言之,你的客户就是那些想看怪癖照片的老古板吧?照片不过是宣传手法,陷入绝望后沦为追求爱快乐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商品…”

 “别做不必要的揣测,只管做好你份内的工作,也就是把心思坡在如何自由摆布女人的‮体身‬上!”黑田发出锐利的目光驳斥,比吕低头道歉。这种令人佩服的态度不过是为了息事宁人罢了。

 “铃森,有些话我说在前头。这种事在这座岛上行之有年,次数多到谁也记不清这次来的女是第几人。而且,除非是冷冰冰的尸体,否则没有人可以活着逃出这座岛…你要是失败的话也不例外,不成功便成仁!”

 仿佛不信任比吕的忠诚度一般,黑田这么说完后便离开了房间。“哼,老掉牙的恐吓台词,一般人根本没胆子真的付诸行动。不过,那个黑田很难说…他不但有可能会做,而且大概连眉毛都不会皱一下吧!”

 黑田自眼前消失后,紧张感也一口气飞到九霄云外,比吕整个人倏地躺在上。“成仁?丢掉性命吗?…我做何感想?…目前大概还无法接受吧!”

 比吕目不转睛望着天花板。他注意到自己正被黑田那深不可测的黑暗心灵压制住。为了振奋精神,比吕开始强迫自己回忆过去那段伤痛的往事…

 ***…事件发生在半年前。当时的比吕再幸福也不过,每天过着既平凡又祥和的大学生活,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身边有个支持他的亲密爱人…读同一所大学的‘木下小百合’。

 一个是向往帝都艺术大学的前卫‘艺术’而决定进入戏剧系就读,一个则是靠奖学金读书的穷苦学生。

 小百合与比吕的境遇不仅天壤之别,就连个性也大不相同。小百合活泼开朗且友广阔,而比吕却不擅际,终埋首于摄影世界中,孤僻到几近目中无人。

 不过,也正因如此,比吕宛如渴望阳光一般,深深被小百合所吸引。两人在其他学系举办的联谊活动中邂逅,当时比吕被同为摄影系的友人硬拉去充数:“喂,那边那位仁兄!

 你好像从刚才就只顾着吃东西,吃相好大方…不可原谅!这对我们女士简直是一种侮辱嘛!”

 这就是小百合对比吕说的第一句话。比吕果然将这句半玩笑质的话当真,硬着头皮加入不习惯的嘻闹场合,意识到时,发现自己已经对小百合一见钟情了。

 于是,从联谊的隔天起,比吕便勤劳地往来过去未曾踏入的戏剧系大楼,开始对小百合展开攻势。“你知道死皮赖脸法吗?像这种情况,应该先从发简讯开始才对…啊,对喔,我忘了你穷得连‮机手‬都买不起!”

 小百合毫不拐弯抹角的干脆,让比吕格外高兴。“真拿你没办法,看在你长得还不错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跟你交往好了。不过,我讨厌穷光蛋,你要快点成为替女明星或演员拍照的名摄影师,要变成有钱人才行!”

 或许是败给比吕的死烂打功吧,小百合终于投降地这么说完后,两人从此开始交往。对比吕而言,小百合应该算是他的初恋。未有女经验的他对小百合的要求仅止于柏拉图式的亲吻来看便可得到证明。

 然而…悲剧突然降临。某次约会途中,两人当街被一群陌生男子挟持,结果小百合在被五花大绑的比吕面前遭到轮

 那场悲剧事后成为比吕挥之不去的梦靥。阴暗而空的仓库,三个男人凌小百合的场景…“嘿嘿嘿,既然是处女,嘴巴应该也是第一次放入这个才对。喂,吃下去!”

 “笨蛋!说不是人家是个口有职业水准级的处女呢。哇,嘴巴含住茎后,这里马上就收缩起来了。好的处女喔,这家伙!”“不错嘛,连嘴巴都是处女,真让人‮奋兴‬。那么,第三个处女嘛…就到这个微徽颤抖的里吧!”

 于是…小百合同时被三入。这只不过是凌的第一章。户和门自然因入而…之后,男人们继续变换体位,各自入与…结束后,甚至还用剃刀剃去小百合‮处私‬的做为强的纪念。

 “喂,男朋友,你要感谢我们喔。除了部以外,嘴巴和门都可以用了,想做什么体位大概都OK了吧,嘻、嘻、嘻!”

 凌者们一阵哄堂大笑后扬长而去。仓库内只剩下全身布、两眼无神的小百合,以及‮体身‬被五花大绑、嘴巴被住、眼神无比憎恨地目送男人们离去的比吕。

 一段时间之后,朝墙壁磨擦绳索,总算让‮体身‬恢复自由的比吕,飞也似赶到小百合身边,可是…“讨厌…讨厌…不要靠近我…不要碰我…”

 “小百合…对不起…”“为什么我会遭此不幸…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小百合拒比吕于千里之外,似乎将自己身上发生的悲剧完全归昝于他。比吕除了道歉还是道歉。他非常自责,后悔自己当时没能坚持到底,一直陪伴在她身边。

 比吕虽然把小百合送回住处,但或许是承受不了小百合心痛的模样,在说完‘我明天再来’这句话后,便离开了现场。可是…小百合的‘明天’并没有到来。因为那天晚上,小百合从自己居住的公寓一跃而下,自我了断了生命。

 比吕最爱的人…小百合,就这样香消玉殒。悲伤至极因而自暴自弃的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