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
第一章
“不要…住手…放开我…”女人悲恸的叫声与无意义的拒绝,在霉味弥漫的室内回。这里是仓库的一角。或许是近年来经济不景气之故,空旷的仓库已闲置多时。

 一盏灯泡照耀着这个门窗紧闭的场所。昏暗的光线下,女人的衣服被三个男人撕得支离破碎,雪白的肌肤一览无遗。原本洁白无瑕的美丽肌肤,这会儿不仅被地面蓄积的尘垢污染。

 甚至还因为男人们的暴对待而到处红肿、疼痛。而且,原本好强又能轻易博得周遭男好感的清秀脸蛋,如今也布了泪水,表情则因恐惧而扭曲。

 女人的这副模样非但没有引起同情,反而更发了男人们轮、‮暴强‬方面的望和与奋。“求求你们、住手…别再做下去了…救命…”女人已经声嘶力竭,只能断断续续地发出细微的声音。

 听到女人有气无力的哀求后,男人们也有了回应。“嘻、嘻、嘻,别再做什么?不过才扒光衣服、一下部而己,轴好戏还在后头呢!”

 “没错没错,正式演出现在才要开始,你以为我们把你绑来这里干什么?‮姐小‬,你的头脑不太好喔!”

 “何况,你口口声声喊救命,这又不是连续剧,哪里会有什么正义之士…啊,难不成你是在对那里的那个家伙说吗?”其中一人说的没错,附近确实有一位对女人而言无疑是卫义之士,亦是护卫骑士的人物。他,正是她的男友。

 “嗯、唔…”‮体身‬被绳索牢牢捆住的他不断在地上滚动。嘴巴虽被东西住无法出声,但眼睛和耳朵却清楚意识到几公尺外的女友即将被侵犯的事实。

 不,这股意识是受男人们所迫,他们强迫他扮演一个无法伸出援手、屈辱又无力的观众角色。“噢…‮姐小‬,你的房软绵绵的,是不是经常被那家伙捏呀?我的湛技巧比他的还舒服喔!”

 “喂,你那是哪门子的湛技巧?不过,或许在男友面前被其他男人玩的情景,会让她比平常更有感觉也说不是,甚至有可能还会情不自地大叫‘你看嘛、你看嘛’,哈、哈、哈!”

 朝悲惨情侣发出的讥笑声,宛如行动的暗号一般,男人们开始剥去女人身上仅存的一件内。“啊…不、不行!住手!不要…”“唉,你差不多也该死心听话…嗯?这女人了耶!”

 “喂喂,真的还假的…嘻嘻,什么嘛,这个不是小便吗?好脏喔!”过度恐惧导致一事被揭发后,紧接着还有更大的辱正等着女人。

 “喏,秘密大公开。这可是完全无修正、不打马赛克的部喔,男友也来一睹为快吧、”男人们按住不断挣扎的女人,卖似地在她的男友面前打开她的‮腿大‬。其中一人甚至服务周到地运用手指,让鲜的淡红色出来。

 “不要…、别看…求求你…”听到女人的叫声后,他反地闭上双眼,然而却无法住耳朵,只能任凭男人们开始暴‮抚爱‬‮处私‬的秽声和女友的哀嚎声入自己的耳中。

 “好痛、好痛…不要…啊—、手指进来了…不行…不可以…”“喂,别叽叽嘎嘎地吵个不停好不好?我也不喜欢把手指进沾部里呀…”

 “骗人!你这小子之前不是说过,就算有粪便也无所谓吗?”“是啊、是啊。而且,这样反而省事多了。万一这女人要是冷感的话,小便刚好可以充当润滑!”

 男人们的挪揄中掺杂着行为的现实。察觉到接下来即将面对的凄惨结果后,女人的表情因前所未有的恐惧而倏地僵硬。

 然后…那一刻终于来临了。其中一个男人掏出凶恶的后,‮体身‬覆在被他们彻底玩得全身布的女体上。

 “呜…不要、不要、不要!不可以这样!”“干嘛,你是说后门比前面的部好吗?难得你的部已经有一点了,我可不想扫它的兴。喂,你们好好按住她的脚!”

 或许是与意志无关的自我防卫本能想保护体免于受伤之故,女人的‮处私‬开始分泌出少量的爱。当男人膨剌入的那一瞬间,血滴立刻从女人的‮处私‬出。

 “哇…怎么搞的,这家伙是处女吗?这样对她男朋友很不好意思耶,竟然被我捷足先登了!”

 男人的话根本嗅不出一丝‘不好意思’的味道,从他侵犯处女时‮奋兴‬得‮劲使‬部的举动便是以证明。眼见女友被‮暴强‬,自己却无能为力的事实,他…

 “住手…求求你们住手!小百合…小百合…”嘴巴明明被住,然而他却放声呐喊。为什么?因为,这是梦。这是一个不断反复重演着‮实真‬事件的梦…

 ***梦中的嘶吼声让他刹那间惊醒。“呜…又梦到那件事…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或许这样最好…就让它永远烙印在心中…”

 年轻人大约二十岁上下,中等身材,拥有稍加琢磨便可娩美杂志模特儿般的容貌。

 不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的眼神。那里看似黯淡无光,又彷佛有青色火焰若隐若现,有着无法以神经质或细腻等形容词一言蔽之的东西。

 他的名字是‘铃森比吕’。站在社会的立场而言,比吕是帝都艺术大学影像学院摄影系的学生,只是这个头街因为这一阵子的休学而变得毫无意义。

 比吕现在正坐在船甲板的长凳子上,而这艘船正朝着某座孤岛前进。“…铃森,这种情况下打瞌睡,就某方面来说颇令人安心,希望工作上你也能保持这种状态好好干!”

 突然出现在比吕身边说话的男子,名叫‘黑田剑治’,三十五岁左右,全身上下从西装到里面的无袖衬衫,清一皆为黑色系到。

 “黑田先生…用不着你提醒,既然都到这里来了,事到如今,我没有临阵逃之意!”比吕虽然尊称黑田为‘先生’ ,但回应他的口气却鲁又无礼。

 这位名叫黑田的危险男子,光是隐藏在眼镜底下的双眸,所发出的冷漠视线使是以吓退一般人,而他口中的‘工作’正是比吕来此之目的。

 比吕有非完成那份委托‘工作’不可的理由。“适合我这种心灰意冷的家伙…也就是你所说的那份肮脏的工作…我会完成它的!”

 “哼…知道就好。看到了,就是那座岛!”黑田指向前方,自从船只离开本土以来,始终只有水平线的行进方向,总算出现了岛屿的踪影。

 比吕一面凝视远处如黑点般的岛屿,一面在心中对着那位如今已消香玉陨、今生今世他最挚爱的女发誓。(小百合…从现在开始,就算被人们憎恨唾弃,就算双手沾了污秽,我也要在那座岛上胎换骨。

 这是对小百合、你的…)比吕成功登上了这座位于太平洋上、虽然谈不上是远海孤岛,但也没有是期航班的岛屿。

 (黑田说这里原本是无人岛,现在则是私人所有的岛屿,不过…这种荒凉的程度简直跟无人岛没两样嘛。)

 除了比吕登陆的码头,基于‮全安‬考量而有像样的设备之外,其他地方放眼望去尽是浩瀚的森林。由此情况来看,当然不可能有岛民到队的盛大场面,只有一位女孤伶伶地伫立在码头边。

 “…黑田先生,恭候您的大驾!”这位女约—一十五岁,脸上的微笑无意问出一股妖的气息,连身围裙的两肩邻边有着华丽的波形皱褶,甚至连头上的发箍都有褶边。

 她那象征波霸身材的九十公分以上大脯,和身上的女仆装显然并不协调,比吕有一种置身于风月场所(ImageClub)之感。

 “铃森,我来介绍。她是‘和泉丽华’,负责管理这座岛。丽华,他是…”“嗯…你就是铃森比吕吗?黑田先生,这种男人真的能够胜任那份工作?我很担心喔!”

 黑田引见后,丽华随即出批评的眼光,口中道出对比吕的不

 注意到自己因丽华的女仆装,一时不知所措而出毫无防备的表情后,比吕急忙绷紧神经严肃以对,心想正因为丽华是黑田的手下,来方长,所以绝不能一开始就被吃得死死的。

 “我是铃森比吕,今后要麻烦您关照了!”“哼哼,你这个招呼还真是言不由衷。算了,不跟你计较,我们就彼此彼此吧,小弟!”

 丽华一副不把他当一回事的模样,出乎比吕的预料。这番盛气凌人的态度,在黑田命令她带比吕到岛‮央中‬位于高地的公馆时,依然未曾改变,甚至还因黑田不在,顾虑消失而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你呀!知道自己来这里干什么吗?黑田先生也真是的,为什么会找上你这种傻愣愣的…”“我知道‘工作’的内容。也许你比较中意那种孔武有力或像男公关般的男人,不过那份‘工作’很适合我这种人不是吗?”

 比吕挑衅的言语让前头带路的丽华停下了脚步。“或许真是如此也说不是。言下之意是,女人对于你这种男人比较没有戒心罗?哼,想不到你还有自知之明的!”

 再度开始迈步前进的丽华变得沉默寡言,目不转睛地凝视及的长发,一副非常在意头发分叉的表情,看来这次她是很认真地在心中评估着比吕。比吕趁机观察四周。

 越过港口附近的森林,来到广阔的草原。通往公馆的唯一一条山路虽非混凝土路面,但人工整备却相当齐全。

 (这么大费周章,只为了那个‘工作’?有钱人的嗜好还真奇怪。)正当丽华和比吕靠近第二座森林时,一个男子冷不防地从茂密的树丛中现身。

 “嘻、嘻、嘻…男客人吗?好稀奇喔!”中年男子头白发,身上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驼背的姿态比起年龄因素,更让人有一种锁是猎物般的恐怖感,整体印象仿佛是古代惊悚片中,用来增加恐怖气氛的配角角色。

 男子的突然出现让比吕着实吓了一大跳,差点儿惊声尖叫出来,相较之下,丽华则态度冷静地驳斥。

 “他不是客人,苏我。他是那件‘工作’的执行者…”丽华介绍到一半时,叫‘苏我’的男子目光炯炯有神地嘴。“哦?这个男人就是那件‘工作’的…太好了,终于又要开始了吗?可能的话,也让我好好享受享受吧,小哥!”

 “让你享受?言下之意,你也要参加那个‘工作’吗?”“嗯,这个提议也不错啦…只是我个人比较偏好小哥不小心搞过头时的善后工作!”

 苏我毫不掩饰脸上的好表情,边说边盯着比吕瞧,接着与出现时同样发出嘻、嘻、嘻…的恐怖笑声后,随即消失在森林的深处。

 “那家伙叫‘苏我戒’,不住在公馆,而是住在森林里的小木屋!”透过丽华的说明,比吕知道苏我在这座岛上是负责杂务的打杂上人。丽华轻蔑地望着苏我消失的方向,仿佛再也受不了以苏我为话题一般。

 “…丽华‮姐小‬,可以问你一件事吗?苏我先生口中的‘偏好’是什么?”“这件事…你早晚会明白。是吧,赶快到公馆去!”

 丽华明显不悦的态度让比吕无法追问到底。不过,能够看到凡事无动于衷的丽华出这种神情,对比吕而言已值回票价。  M.vlIxS.cOM
上章 绝地処女监禁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