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驿动的心 下章
第07章
经过数小时的蹂躏,我身心俱疲,尤以心灵上的郁结为甚。

 体上的痛,一天、一星期、一个月、甚至一年,总可复元,但内心的伤楚却是无以名之。

 到底三十五了,这些年来,情与总不会缺,然而每段感情皆不长久。

 大军对我表面上是不错,但我明白此关系只不过建基于火上,我能足他,同样他亦给我某程度上的刺,当然,大家多年相处,自然也多了一点情谊,就是这么多。

 他是个典型老,确实并非我的理想对象。

 我亦明白流年似水,如花美眷,终会消磿,但寻寻觅觅多年,要有一位贴心,文雅,又体壮的真是难之又难。

 岁月,静静消逝在蹉跎里,永不复返!

 蹒跚地返回窝中,放了一缸热水,吃力地掉秽脏的衣衫,对着镜子,平自我陶醉的身躯,已变得伤痕累累。

 我皮肤偏白,青瘀在我身上显得格外碍眼。

 看着红肿不堪的双,涨大得凸翘夸张的头,心中泛起一阵凄楚,这感有致的脯,不应被怜惜吗?我不自觉双手轻抚蒂,但即痛得弯下身。

 转身从镜子检看门,更是肿得利害,口因过度仍微微外张,粉红色的内壁隐约可见,余尚凝未结,在白哲的映衬下,更觉凄鲜明。

 我躺在热水中,让一身放松,不一会即几乎入睡,太累了!上就寝,蒙中又见两小子捉着我,今次竟联同小印度和大军一起再度向我施暴,在惊呼中,我醒了,头痛得利害,全身发冷,我病倒了!再次着兰茜代请病假,一连三天都睡在家中,那里也不去,事实上是走不动。

 糊吃了退烧成药,每天三餐都是快食面,孤身之苦,莫过于老病之时,一行珠帘闲不卷,终谁来!

 到体力稍复,我找大夫诊治,当我打开上衣给听呼吸时,他瞥见我红肿不堪的脯,十分诧异。

 当听诊器擦过头,我痛得一缩,大夫温柔地说了抱歉。

 “你要否我给你详细点检查,看你的伤势,应不止在部,其它部位若亦受伤若此,可能会生炎症!”我想亦是道理,这两天门仍是酥头总是肿涨,已过了三四天,未有舒缓迹象。

 我正苦恼,此刻他既提出,即欣然答允,腼腆着他促护士暂避,然后在他面前得清光。

 这大夫看来和我年龄相若,写字台上放着一帧全家合照,应是子及女儿吧,十分温馨!他斯文有礼,架看黑边长方型眼镜,头发侧分,一小髻掉在额角,风神俊朗,身型略瘦,但直肩正,一派读书人气貭。

 他看到我高耸的脯,壮的手臂,细直的肢,圆翘实的部,不停地着口水,甚至有点失态。

 我喊了他两声,他才定过神来!

 “对不起,你觉得那里最不舒服?尽管告欣我!”我将近身体的感觉详细告上。

 他着我躺在上,轻轻地按我的头,虽然仍痛,但他的温柔令我舒畅。

 他又慢慢的从双移向茎,对光的下体他有点爱不释手,由检查的变作抚,我变得澎涨,马眼也渗出莹分秘。

 我感到他的手微颤,不住地着口水,显得非常刺

 “请提起双腿,我想检查门。”他颤抖的声音,十分吸引!

 我歇力提起大腿,尽量将出,他细心地轻口的折纹,跟着拿了个内窥镜,涂了些润滑剂就慢慢的采进去。

 一股凉快舒缓了数天的

 大夫埋首在我的袐,整整三分钟。

 “你有点发炎,并无大碍,现在我帮你在头及门涂上消炎膏,返家后自己每天轻三次,两三天便痊愈!”说毕就在我中,涂上药膏,温柔地着,我被得差点叫起来,咬着下,闭上眼睛,陶醉在大夫的关爱中。

 跟着他又为我的头涂药,很轻很慢,这令我的凸,我侧头窄见他的大夫袍下身,微微隆起一丘。

 真想见见它何得模样!

 差不多半小时的检查,大夫与我都合作愉快,在着我起穿目衣服时更轻握了我高竖的具一下。

 我羡慕他的太太,一个成优雅的男人,是多么难求,当然这亦不过是诊病的一种偶然礼物,是永无结果的永远回忆!

 ---

 虽然药物舒缓了不适,但体力始终未复,左思右想,给小东卓卓轮暴后,我已面对不了他们,筹谋计算,决心辞职休养。

 幸好有点积蓄,生活压力不大,打了辞职信,连同赔偿支票,头也不回就寄出。

 逍遥自在的生活已一个多月,身体已康复,心情也好转了,每天健身,跑步,游泳,不亦乐乎!自觉各方面已重回最佳状态,惟独心里仍旧记挂着子龙!像往常一样,每晚我都会到屋苑的会所畅泳,大夫认为这对我失眠有疗效,亦不需过份倚赖药物,我实行了一个月,成效显着。

 我喜欢在近关门前一小时到,那时人不多,大都可独享泳池。

 差不多十时了,泳池空无一人,我又独自畅泳。

 二十分钟后,有点累,我站在地边稍息。

 偌大的泳馆,很静,只传来池水回声。

 在通往更衣室的门前,我突然发现有一救生员正盯着我,定眼一望,不就是我思夜想的子龙吗?

 我喜从天降,仍是那双人的大腿,鲜红色的短,在他惊人的巨卵下,涨得高高鼓起一包,白色的救生员背心,像一个倒立的白三角,映衬得黝黑的皮肤更是感。

 我大胆地走出水面,连来的锻炼,我充自信,起硕壮的膛,两颗头自被过份啜后,一直涨凸,出水中更是鲜滴。

 巧细的肢,显得部更翘。

 只见子龙定睛的看着我,呆若木

 我走到他身前,激动地拥抱着他,但愿世界就此停顿,直到地老天荒!

 子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我疯狂地拥吻,我将近月来的思念,一股脑儿地倾泻了出来,身体将他紧紧的纒着,惟恐再会失去。

 我将脸贴在他宽厚的肩膊上,双手抱着三角型的背肌,醉着那雄的躯体。

 近五分钟的缱绻,我发觉下身有一刺热坚的硬物顶着,抬头望着这令我魂牵梦萦的年轻男子,一脸正气。

 直的鼻梁,正微微地冒着薄汗,感的厚轻张,我深情的吻上。

 此刻子龙也开始主动,他双手扣着我的,舌头伸入我口中,我们互相绕。

 救生员的手,由一直滑到我的部,像着一对翘的篮球,又从细薄的泳中,掏入那润的幽谷,一会儿掰开两团光滑的股,一会儿又轻打着它。

 每一下的抚,都搔动着处,我一身酥软,站立不隐,拥着子龙就一起掉入池中,冲起了水花,也惊动了其它救生员,两男一女走了入来。

 “没事,没事!偶一不慎掉下水而已,我可处理,OK!”子龙镇定地假意拖我回池边,与他十指紧扣,很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但愿如此!  M.vlIXs.cOM
上章 驿动的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