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父之过 下章
第04章
我的手更加快的游走,在女儿的下身,我感觉到的体内渗透出来的黏糊糊的体,粘在我的手上,越来越多,一阵阵的血腥味传来,我略觉奇怪,从的下身拔回手,天,手上粘了血,好多的血,是的经血。

 “,你来月经啦?”我问道。

 “我、我不知道,上个月也出了好多血,把脏了,后来问妈,妈给了我两包卫生纸,叫我垫在股底下。”

 我安慰道∶“,这是月经,以后每个月的这几天都会来,你一定要提前把卫生巾放在内里,知道吗?”

 点点头,似懂非懂的样子,我又教了她一些女孩子月经期的注意事项,帮她清洁了卫生,换上干净的衣服,我亲吻的额头∶“今天早点睡吧!”

 我替盖上被子,关上灯,回到自己房间。

 躺在上的我不曾睡着,本来今夜可以夺走女儿的贞,却不料巾到这样的事情,女儿已经开始来月经了,这标志着女儿已经长成大人,我以后要更加关心她了…

 阳光已经洒在脸上,该起了,我起身走出房门,儿子在厕所洗脸,晚班尚未归来,我来到厨房,已经烤了面包。

 今天的穿了一身粉红的连衣裙“爸,该吃早饭了!”

 还在忙碌着在面包上涂着牛油,我从侧面看过去,长发披肩的女儿,那丰的双峰高高耸立,曲线玲珑,真是明不可方物啊!

 我欺近,从背后搂住际,柔若无骨,回眸冲我一笑。我已经忍不住了,双粘了上去“别,爸,别给哥哥看见。”小声提醒我。

 躲避了我的吻,我根本管不得这么多了,紧跟上去,在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下。

 我的手也不老实,游走在口,游走那高耸的房间,轻推开我的手∶“小心别让哥哥看见了!”

 我只好放开∶“身体好些了吗?卫生巾够用吗?”

 红了脸“够了,我知道了,爸爸,吃早饭吧。”

 在随后的几天里,我总是一有机会就和亲热。在厨房间,抚摩房;在刷牙的时候,从背后搂住她。

 在的房间,在做功课的时候,突然从背后抱住房。

 很喜欢我这样,每当这时,都会和我绵一番,让我醉生梦死在边。

 在一周后的一天,又是夜班,的经期已经结束了,在儿子睡觉以后,我钻进了的房间,已经在等着我。

 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女儿显得格外感,今天,穿了一条丝袜,黑色的高跟鞋,这都是我特地为她买的,叮嘱她今晚穿的。

 穿着高跟鞋的显得格外高贵,粉红色的连衣裙更是让我血脉膨

 我关上房门,扑了上来搂住我的脖子,我的口的口,四片在刹那间合拢,我深吻着,舌头深入到的口腔内侧,的小舌也在我的口中游,我们的舌头紧紧搅和在了一起,父亲的口水和女儿的口水已经无法分离了。

 的口水不断被入我的口内,我狠命的的口腔,的舌头翻滚在我的舌间。我狂吻,在的粉脸,的脸涨的通红;我轻吻的鼻间、的双眸、的耳垂,轻添的耳垂,然后咬住,舌头伸入的耳朵。

 轻声私语∶“爸爸,耳朵里,像下雨一样!啊…”我的双手搂住,随着的外衣不断游走,逐渐靠近部,从下往上夹住房,双手呈弧线状环住的高峰。

 突出的房被我按了下去,很有弹,女儿的身体在父亲面前总是那么人。

 我转动着我的手,房被我按下去又弹上来,我捏着她们就像是抓着两个小兔子,让她们跳动,任意玩

 软若无顾,斜斜的倒向我,我让她紧靠在我怀里,我坐在了上,的头靠在我身上,身子半依偎在我怀间,我的手开始解开的衣扣,红色的连衣裙高雅无比,动人心扉。

 慢慢的,一粒扣子、两粒…双间的罩带子了出来,再往下,洁白的罩敞在我面前,的衣服扣子被我完全解开了,衣服被推向身体两边,我隔着罩,抚摩着房,连带着罩一起捏着的双峰。高耸的双峰高高隆起,代表着一个新的少女长成。

 我低下头,吻着的粉颈,雪白的头颈,长长的,秀发披在两旁,更增秀气。我的手绕到的腋下,的腋下也开始长了。

 我抬起的手,把口就到的腋下,添着那初生的也有羞涩,想要放下手,我存心捉弄她,狂添她的腋下,轻轻的咬,她连连晃动手臂∶“爸,啊,不要,求你…”我乘机道∶“那等一会你要听我话,爸爸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好好伺候爸爸?”

 娇羞无限,略低下头∶“好…好…我听爸爸的,快…快…放开我嘛!”

 我心大动,离开的腋下,我的手也绕到的背后慢慢搜索,最后定位在罩带子上,随着我的手指转动,罩开始松,慢慢往下掉,我伸出手,把罩带子完全解开,罩已经离开的身体。

 罩保护的房,在我面前微微抖动,显示着的内心的慌乱。

 我低下头轻吻着房,双峰高耸如林,洁白的房上那一点晕,犹如百花丛中一点红般打动着父亲的心灵门户。

 我把的一边房整个含入口中,在嘴里,狠狠地往里面

 想像一下,少女的淑完全被含入父亲的嘴里是怎样的一幅情景,房润滑无比,我吐出房,再含入,再吐出,肆意玩

 尖有些开始变硬,头在上边有些晃动,像要掉下来般,我的手伸上前去,握住房,再掐,让房凹陷,左右晃动她们。

 已经完全了方寸,靠在我怀里的人已经变的滚烫滚烫的,已经进入兴奋状态了。  M.vlIXs.cOM
上章 父之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