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飘在北京 下章
二十三转折
二十三转折

 1997年1月26

 北京,蓝梦大厦4楼饮料公司,王志强办公室内。

 王志强今天有点气不顺,首先是刘莹洁不知道怎么第二次拒绝了自己的求,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而且刘莹洁这次更是泪眼摩挲的看着自己说家里有事情,不开身。今天周四,刚好白茹说有个会议晚点回家,自己也就势说自己也要开会,趁此机会王志强本意是找刘莹洁相会,一方面是和刘莹洁好好谈谈心,一方面也是两人好久没聚了,心里有点想。但刘莹洁的再次拒绝让王志强心里很不是滋味。

 还有,刘莹洁这些日子每天一到下班时间就急匆匆地走了,自己怎么问刘莹洁她都不说为什么,刘莹洁的这种态度让王志强感觉非常不

 但王志强也觉得应该是刘莹洁家里出了点什么事情。但烦躁的不是刘莹洁拒绝自己,而是刘莹洁这种什么也不和自己说的态度,当我王志强什么人啊?已经这么亲密的关系了,家里有困难和我说一下啊,能帮得上我一定会帮的啊,王志强越想越不顺,这个周六还是去刘莹洁家里看看吧,看看她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其次是和王娜大吵了一次,这次吵架的起因王志强几乎忘记了,似乎是因为节前的促销奖励引发的。朝批是北京软饮料的一个大批发市场,蓝梦果汁在这里有三个比较大的客户。其中有一个是“蓝色风暴”计划后王娜亲自重点攻关的餐饮渠道的批发商,这个批发商被王娜当作拓展蓝梦果汁K/A渠道的重点客户,在王娜加入蓝梦饮料之前就相识,两人兄妹相称关系极为融洽。

 这个批发商一直不温不火的做着蓝梦果汁的销售,在蓝色风暴计划之前一直没有多少量,也可能是因为之前蓝梦果汁并不是特别在意餐饮渠道的开发吧。而这次蓝色风暴计划将大大促进蓝梦果汁在餐饮渠道的销售,王娜为此专门找这个哥哥谈,并且玩笑着给这个批发商下了销售目标,不完成就别想当哥哥了。而这次因为发放终端促销奖金的款额问题,王娜和王志强大吵了起来。

 依王志强的本意不是不给,因为额度并不是太大,更何况这个批发商在餐饮渠道是极有名气的,自己在可乐公司的时候就听说过该人,是给北京餐饮渠道配货的一个腕级人物。

 但赵刚来找自己签批这笔促销费的时候态度有点倨傲,一股子你王志强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的态度让王志强的气非常不顺,心想赵刚你不过是个北京销售部的东区主管,和我差着好几个级别呢,说话怎么那么冲?于是王志强翻开了帐龄统计上被红笔勾出的记录,推托说这个客户的有一笔帐龄超过90天的货款没有回,坚决不予签批同意这笔促销款。

 其实“蓝色风暴”计划后这个批发商在王娜的鼓动下已经进货超过30万,而且这么短的时间结回的款项也有20万了,而且因为促销的力度比以往大很多,走货的形式也不错。因此王娜和批发商达成共识决定在节前兑现一笔奖金,以便加速奠定蓝梦果汁在餐饮渠道的终端推介力度。

 王志强这次的拒绝签批促销费,一下子捅了王娜的马蜂窝,也有可能是赵刚回去添油加醋的向王娜说什么了,结果王娜气冲冲的跑来王志强办公室,拍着桌子质问王志强为什么不签批促销款,王志强本想着赵刚回去和王娜说明一下自己的态度,然后王娜打个电话说一声自己也就批了,没成想王娜居然跑到自己办公室拍桌子,气不打一处来的王志强随即也是脖子一梗,坚决不同意。

 为此两人大吵特吵起来,王娜最后拽着王志强到雷晓瑶面前说理。雷晓瑶问清了原因,严厉的批评了两个人,首先批评了王娜不应该吵架,其次批评了王志强不仔细了解情况,并从职业经理的基本素质高度谈起,足足训斥了两人1个多小时。最后作出处理意见,要求王志强批复这笔促销款,同时敦促王娜尽快结清帐款。

 这是一个看似尚算公平的处罚,但实际上是倾向于王娜的一个裁决,因为王娜的目的达到了,至于解款吗,王娜当然会尽快地。两人走出雷晓瑶办公室后,王娜对王志强妩媚的笑着说道:“王大经理,以后要注意看清楚情况,你手里那只签字的笔要分的清楚签的是什么才好,不要签噢。”

 让王志强一阵气苦,本想反相讥的说说王娜,但一时看着王娜的笑颜竟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王娜眼角的出的那丝带着胜利者鄙视内容的眼神,王志强猛然觉得自己在蓝梦饮料是不是已经走到头了?

 “哼,不和你一般见识了。”王志强甩下这句话气哼哼的往自己办公室走,身后传来了王娜充讽刺意味的娇笑。

 顾不上办公管理的相关条例,王志强点了一支烟,整理着自己紊乱的思路。

 这次王娜的事件,看似雷晓瑶一碗水端平了同时教训了自己和王娜,但事后的处理明显的有点偏向王娜,这件事自己也有错,王娜也有错,但不至于让雷晓瑶训斥1个多小时啊,雷晓瑶说这么多话是为了什么呢?这么敲打自己和王娜,雷晓瑶到底想要干什么?

 烦躁的情绪开始在王志强心间弥漫,从运城回来以后,虽然自己坚定了要和张明一较高下的心思,但自己斗志昂扬的回来后,张明突然在公司低调起来,在公司时不时的不见踪影,因为自己管不着他,无法探听张明的行踪。这让王志强有点儿有劲没处使,随即相关的斗争准备工作王志强也有点意兴阑珊,懒得去做了。

 有次自己顺嘴问了一下李丽,李丽居然说她也不知道,并且说“雷总吩咐过,这段时间不用张明打卡。”这个消息让王志强震惊了半天,雷晓瑶对张明已经这么信任了吗?

 “蓝色风暴”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从自己了解的情况来看,和利乐的谈判似乎进入了关键阶段,这方面雷晓瑶并没有透太多的情况,从每周山西公司发来的物料报表上却看出山西那边已经开始了大量的进货举动,相关的物资正在不断的运送进山西公司的库房,从这些蛛丝马迹来判断应该是新的生产线已经进入到了关键时刻,难道张明和雷晓瑶正在忙着处理这些事情吗?

 似乎已经两天没有看见张明了,难道去了‮海上‬?难道雷晓瑶就这么放心的把和利乐的谈判交给张明去做?王志强被自己脑子的胡思扰着,心里百味陈杂,有种自己被蓝梦饮料抛弃的感觉。

 应该不是这样的,我不能这么被倒,王志强正自有点抓狂,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雷晓瑶站在了办公室门口,吓的王志强赶忙站了起来:“雷总?!”

 手中的烟不知道该放在何处,这个时候雷晓瑶找自己干什么?王志强心中惊疑不定。

 ----

 “嗯,这几天关于蓝梦饮料今年的发展和人力资源建设,我想了很多。对于你,我一直是很重视的。”雷晓瑶看着有点呆若木的王志强,缓缓地说道。

 “感谢雷总的赏识…我…”王志强呐呐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关于这个职位,从公司现在的人事情况来看,非你莫属。在市场部经理这个职位你也一直兢兢业业,把部门管理的井井有条,没出过纰漏,更培养了像张明这样出色的部属。我也一直在观察你,直到最近关于新品的上市已经进入快车道了,我想也该尽快的把全新的组织框架搭建起来。”

 “谢谢,雷总,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王志强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激动情绪,雷晓瑶对自己的赞赏让王志强有点惊喜,原先以为自己快要被雷晓瑶抛弃了呢,没想到雷晓瑶一直在关注自己,幸亏自己这段时间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不然在蓝梦的前途就毁了,虽说凭借自己的资历求职不是难事,但表姐那边对自己的期望和自己在蓝梦这快两年的时间不是浪费了么。王志强不由得庆幸幸运女神还没有忘记自己,但这也是自己的实力所然,不是吗。

 “关于蓝梦饮料目前的人力资源构建,你有什么想法呢?”雷晓瑶靠住了椅背,秀眉挑了一下,好整以暇的看着王志强。

 王志强有点懵,虽然自己琢磨过未来公司的框架结构,但也仅仅是琢磨而已,在蓝梦饮料,雷晓瑶是当仁不让的一言堂。在集团上层的会议上雷晓瑶也是不允许其他人对饮料公司指手画脚的,蓝梦本人也是一直非常信赖雷晓瑶这个表妹。

 但此时雷晓瑶问出口了,不回答明显不行,王志强慎重的组织着语言:“随着新品上市速度的逐渐加快,公司人力资源匮乏的情况也越发突出,不过我想雷总已经作好了安排,那我谈谈我的想法吧。”

 “蓝梦饮料2年来的快速发展已经在业内打响了一定的知名度。从国内果汁饮料市场来说,国内有实力的果汁饮料的企业不多,做自己品牌的企业也不多,目前国内的果汁饮料处于群雄割据的状态,主要以北京广州‮海上‬三地以及这三地辐的部分市场为主战场,能在业内叫得响的品牌不过十来个,而蓝梦果汁算是其中一个,这是一个非常难得机会。”

 “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思考我们近年的蓝色风暴行动计划,并搜寻了相关的资料,我觉得张明这次提出的新品上市计划是一个非常大胆的但又非常实际的方案,一方面因为资金的充沛使得我们可以轻松的快速量产,一方面也可以因为市场上的先声夺人而树立自己的品牌形象。”

 “而要将蓝色风暴计划执行扎实,这瑶从三个方面说起。”

 “嗯?王志强,看来你准备充分啊,不错不错,继续说。”雷晓瑶饶有滋味的看着开始滔滔不绝的王志强,心里很是好奇,平时王志强的话并不多,很多事情都是通过报告的形式反映出来,而此次居然成篇累牍的大谈特谈,不由得让雷晓瑶倍感有兴趣。

 “第一个方面,就是关于市场系统的建设,目前的市场部需要再进一步的扩大,蓝梦果汁从品牌创建的初始,就在您的带领下一直非常注重品牌的建设。这在以后还将是蓝梦果汁的重中之重,重新塑造蓝梦果汁品牌形象是我这次和周总谈完后一个清晰的念头,我们部门内部也开过两次会了,初步也有了一些想法,想等周总再次到北京的时候和她再仔细碰碰,也想借此机会让周总他们多出出力,呵呵。”

 “好,我和张明关于这个问题也讨论过几次,张明也有一些想法,这个问题就合并在CF项目里面一起完成,张明是CF项目的负责人,你们两个多沟通。”雷晓瑶话道。

 抹去心头的那股不顺,王志强应道:“好的,我会和张明协调处理。”

 “接着说。”雷晓瑶催促。

 “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和产品线深度的加强,因此现有的市场部的结构明显有些滞后,应在现有的基础上扩展成为市场管理中心,下辖企划本部、促销本部、广告本部,总揽全国的蓝梦果汁品牌建设和推进,分公司根据市场推进情况设立市场人员,人员编制根据当地市场的规模确定,可初步暂定促销主管一名,推广主管一名,负责在当地执行总部的推广计划。”

 雷晓瑶静静地听着,没有再话。

 王志强边说边在观察雷晓瑶,但雷晓瑶脸色柔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让王志强又开始摸不着底,声音也逐渐的平和,语速开始放慢,更加仔细的琢磨起要说的每一个字。

 “第二个层面是关于销售体系的建立…”

 “第三个层面是关于生产配送的体系…”

 这次的谈话持续了2个多小时,当王志强恭敬的送走了雷晓瑶之后,在办公室里不乐呵呵的哼起了小调,这次的谈话让王志强心里踏实了许多,关于公司今年的组织架构建设通过雷晓瑶的描述也有一个初步的框架,看来自己的想法和雷晓瑶的出入并不是很大,也博得了雷晓瑶的赞赏。

 更重要的是雷晓瑶首肯了自己关于市场管理中心建设的构想,并嘱咐自己在三天内拿出市场管理中心的组织结构建设方案,并对每个岗位进行职责描述,通过后就由王志强受命组建市场管理中心,这真是收获太大了,可以趁此机会扩大自己的班底了。

 同时,王志强也了解到雷晓瑶对张明并没有新的安排,依然是总经理助理,协助雷晓瑶工作。自己曾经提议由张明出任市场管理中心企划本部的经理,但雷晓瑶没有同意,并没有解释为什么。

 而关于销售体系的建设,王志强有意识的说今年公司目标很大,稳固华北市场是根本,而华东、西南、华南市场的开辟是一个异常艰巨的任务,组建销售管理中心以及扩建大区销售管理是非常重要的,目前公司内还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雷晓瑶微笑的反问:“王娜不行吗?”

 王志强当时心中一凛,只好装作异常诚恳地说王娜的资历我个人觉得还比较浅,驾驭这么大的销售管理体系可能存在问题云云,雷晓瑶未置可否的由王志强说。

 最后两人就市场管理中心的组建达成了共识,这让王志强‮奋兴‬不已,对自己在公司发展的前途又充了希望。

 -----

 1997年2月7,农历丁丑年正月初一庚辰

 八字:丁丑壬寅庚辰辛巳

 五行:火土水木金土金火

 方位:南中北东西中西南

 宜:会亲友、求嗣、理发、冠笄、结网、捕捉、开光

 忌:开市、动土、安葬、破土

 *** *** *** ***

 北京,天坛,晴,早晨9时28分

 今天是牛年的大年初一,天坛里热闹得不像话,完全破坏了张明刚到时的心境。

 天坛景区、‮安天‬门故宫景区、长城景区、颐和园景区算是北京的四大旅游胜地吧,到北京旅游的人不去这四个地方,简直可以算没有到过北京。而张明来北京2年多却是第一次到天坛来,不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是张明不愿意破坏心中那份美好的期望。

 天坛和北海,一直是张明心中最美好的一个景致,尤其是北海,那是因为儿时的一首歌,一首纤尘不染的歌。

 “让我们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

 水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

 四处环绕着绿树、红墙…”

 张明也只记得前面的歌词,但这首纯净的歌中描写的绿树、红墙、白塔是张明一直的梦想。来到北京后也一直想去北海划船却总也没去。

 其实已经有很多人告诉张明北海没什么意思----每次当张明提起想去北海划船的时候。

 张明也知道北海只是一片水面,不及颐和园里的昆明湖大,也并不开阔。当然更比不上圆明园水道曲折来得有趣。而昆明湖和圆明园的船,张明已划过多次了,因各种形式和目的。

 想去北海,只为“让我们起双浆”只为那歌里唱的白塔、绿树和红墙。歌已传唱了许多年。当张明的父辈也不过是孩童的时候,就已在唱那首歌,在想象中起双浆。

 歌传唱至今,张明不知道该有多少人曾憧憬过那白塔红墙,有多少人只为这一份美丽的记忆而去北海握浆圆梦。

 但,张明始终也没去北海,到北京已有两年多,张明好像总是很忙,好像总是没能出一天时间去北海。其实并不是没有时间去玩,去放松心情,只是张明很怕,很怕破坏心中为北海搭建的完美景致。

 圆明园、颐和园不是去过多次了吗?

 有次陪客户去圆明园划船,小船在福海,一个人轻轻地唱起了那首歌。于是有人便问:去过北海吗?结果大家都一致的回答:想去可没去。

 张明也说不清楚,或许我们都相信“看景不如听景”这句话,也相信留在心底的梦想和憧憬才是最美好的。张明有时候想,也许自己一段时间内仍不会去北海。但愿意常常听到那首纤尘不染的歌,听到那歌里唱的纯真愉快的境界,在疲惫的时候。  m.VliXs.COM
上章 飘在北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