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飘在北京 下章
十八魅惑
十八魅惑

 在张明、王娜、周晔三人觥筹错、嬉笑举杯中,王志强也按耐不住地喝了一杯啤酒,清凉的啤酒直直沁入心脾,11度的燕京麦芽度本就不高,而此刻淡淡的麦芽味道在口中竟有些格外的的苦,仿佛映照着自己此刻的心情。

 其实到底是什么让自己感觉这么苦呢?漫无目的地翻动着调料碗里的羊,看着张明和周晔玩着十五、二十的猜拳游戏,王志强的思绪飘着。

 对于张明的人来疯自来,在市场部的时候自己就知道。那个时候觉得有这么一个朝气蓬的年轻人在部门里面,对已往略些呆滞的部门气氛还是很有好处的。而且张明有的时候也真够活宝,可以极大地刺部门内其他人的发散思维,王志强还清晰的记得以前部门里开头脑风暴会的时候张明耍宝似的表演,其让人惊异的跳跃思维对其他人的启发作用是很强的。

 以前觉得张明好的地方,此刻看来竟是格外的刺眼和不舒服,是什么促使了这样的转变呢?对于张明的迅速崛起和如今的表现,王志强就如生生了个苍蝇一般,虽然张明还是如以前般称呼自己为老大,但语气和神情中却再也没有往昔的尊敬,那种淡淡的隐而未发的平起平坐的味道却让王志强心中明白,昔日活泼的张明虽然依旧活泼,但那其中的挥洒自如却和过去已经完全不同。

 现在的张明神情气势中透着一股深深的自信,这份自信来源于雷晓瑶对其的充分信任。有了老板的信赖,性格外向的属下还能不自信的在待人接物上挥洒自如吗?对此,王志强只能苦笑。

 而张明上任以来,一方面迅速的在雷晓瑶的推动下对蓝色风暴计划进行各项细节工作的追踪,让各部门的人都感觉到张明的存在和影响,虽然自己隐约也听到了部门内一些人的微词,但也属于私下议论,对张明的眼红妒忌肯定在市场部内有传言,但并没有蔓延到其他部门,也许只有刘莹洁对张明的升职是真心祝贺的。

 另一方面,张明并没有借着总经理助理这样的职位趾高气扬,反而还如以前一样的和公司所有人打成一片,让其他部门没有直接感受其升职压力的人对张明更具好感。

 山西公司培训之行是张明崭头角的一次绝佳良机,也让公司其他人对张明彗星般的崛起有了全新的认识,知道了张明不是光会纸上谈兵,更在实际的销售技巧和经验方面有见地。从市场部门崛起的人一般很难受到销售系统的人,而张明例外。因为张明不但没有市场系统一惯的颐指气使,反而谈起销售来头头是道,让销售体系的人不得不佩服,充足的销售经验和市场思路的大局观结合起来能不让销售人员佩服吗?

 不是诋毁销售体系的员工,而实际的本质就是这样,销售体系的每个人都有非常具体的业绩指标,完成业绩指标的压力往往让销售代表目光短浅,注重眼前利益。而市场体系得人员更多思考的是如何把品牌建设的更好,市场是驱动销售发展的,这本有着尖锐的矛盾,但张明良好的结合起来,深入浅出的向销售代表讲清楚了推动品牌建设和促进业绩达成的关系,更‮体身‬力行的在山西公司的培训中贯彻落实,利用来自总部北京的这种先天优势,把山西公司的那群土包子业务代表降服了。

 听闻张明还带领山西公司运城营业部的十几名员工在运城进行了一次名为“蓝色旋风”的大型扫街活动,一方面切实的提升了出样率,一方面拉动了当地经销商的销售。在临离开山西的时候,张明还主持召开了一次订货会。张明在酒桌上的博闻强记、谈吐自如更是折服了山西省内很多的经销商,而且豪的气度让很多经销商对张明更是大为佩服,传言张明当晚喝了将近1瓶半的杏花村,所有的这些在张明回来后山西公司的销售业绩上充分体现出来了,让公司上下的人对张明顿时刮目相看。

 王志强仔细分析过这次张明的山西之行,发现张明真是一个最善于抓住机会的人。原因如下,第一,蓝梦果汁本身在山西就占有强势地位,作为果汁类的主导品牌,在山西当地没有什么竞争对手。经销商对蓝梦果汁的垄断地位一样是无可奈何。而蓝色风暴计划对经销商的激励是‮大巨‬的,转换账龄甚至预付款制都是有可能实现的。在这个前提下,张明很巧妙的利用了这个机会,拉动了山西经销商的订货。

 第二,张明巧妙的利用王志强从可口可乐带回的资料,将其深入浅出的讲给了山西那些没多少机会接触先进企业销售技巧的业务员们,并且亲自演示示范,让山西公司的销售代表清楚了销售程中各个控制点。说穿了,就是传帮带的榜样作用,千万别小看“传帮带”在GE(注1)这样的顶尖企业中“传帮带”都是当作GE引以为豪的管理经验写进具体管理制度当中的,更何况蓝梦饮料这样的小公司。

 细节决定成败,而张明在山西销售代表的培训和程重塑中做到了这一点。紧紧抓住了山西公司销售程中的各项控制点,能不给山西公司的业绩锦上添花吗?有了这两点,张明自然能够风光的回到总部。

 第三,在北京,张明则聪明的选择了培训销售代表的销售技巧,因为北京的市场和山西的市场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首先大湖、汇源等品牌在北京都有着不错的业绩,其次北京的经销商并不像山西经销商那样单纯些,张明并没有直接手北京的销售,而是对销售代表进行了销售技巧层面的培训,重点放在了拜访程和电话销售技巧的训练上,让北京销售部的人有了体会和认知,自然是好评如了。

 “小王,要不要再来一杯啊?”周晔的话语打断了王志强的思绪。

 “呃,什么?”王志强没有听清楚。

 “不要让王志强喝了吧,等一下他还要开车呢,别制造马路杀手,这是犯罪。”王娜话。

 “哦,是啊,我喝一杯意思一下就得,再喝可真不好了。”王志强听清楚了,看着周晔似要滴出水的黑眸说道。

 “呵呵,好好,那…不勉强你…啦。”周晔似乎有点微酣,说话开始有点饶舌。

 桌上已经堆了有十几瓶啤酒,王志强看着对面三人微红的脸庞感慨,到底是来吃饭还是来喝酒?张明、王娜的酒量都不错,周晔的酒量如何不得而知,但似乎周晔喝的比较多,张明在三人的猜拳中一直占上风,让两个女人连连娇嗔不已。尤其是周晔,虽然拳猜得一般,但却极为好胜,一直拉着张明要挑战。

 ‮奋兴‬的周晔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成功女的样子,像一个快乐的小姑娘,挽起了衣袖,出白的胳膊。脸颊粉润,红。在张明和王娜猜拳的时候更把胳膊搭在了张明肩上,脯不时的擦碰着张明的臂膀,让王志强心中对周晔突然升起了一股怨恨。而王娜似乎融入了热闹的拼酒气氛中,对周晔的一些小动作并没有注意。

 时间飞快,对面的三人似乎都被现场的气氛左右,兴高采烈。而诺大的厅堂中似乎只有自己这么一桌客人了,服务生已经开始打扫卫生,看一下表,王志强赫然发现已经快11点了。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三人的笑语,几人不约而同的查看自己的电话,原来是周晔的电话响起。

 “你好!”周晔拿出了一部小巧的电话接听。

 “呵呵,阿瑶,你那边完事啦。我?我和你的员工在吃涮羊,咯咯,没喝多少啦,嗯,快结束了。你在哪里?好,好,我记住了,那你等我,我这边结束就去找你啊。”

 “雷总打电话来了,嗯,我要去她那边,今天先喝到这里吧,小张没把你灌醉,先记下,娜娜我们下次联手吧,一定把他喝倒。”周晔说道。

 “行,没问题,这猪头今天不知道怎么搞得,猜拳太门了。”王娜应到。

 “不是吧,姐姐们,还要联手,哈哈。不过你们的拳法太菜,即便是联手也不行。啊,饶命啊。”对四只擂过来的粉拳,张明夸张的举手投降。

 “那好,既然周总有事情,我们这边结束了吧。等一下您要去哪,我送您。”看着笑闹得三人,王志强下心中的不,对周晔说道。

 “好嗳,有你送我就更方便了,省得我这么一个大‮女美‬坐出租车出现问题。”周晔笑嘻嘻的说。

 “呕…呕…”张明在一旁夸张的装呕吐。

 “哈哈。”王娜看着张明趣怪的样子大笑起来。

 “打你啊,什么意思啦。”周晔表情严肃,但强忍着的笑意却一无遗。

 “不是啊,我的意思是出租车司机哪儿敢啊,一看这么个大‮女美‬上车还不立即晕倒,什么事情都办不成了,没准儿让你把车劫了呢。”张明也笑。

 “哈哈,算你小子。”周晔捶打了张明一下。

 周晔买单完毕,几人走出八先生餐厅的大门。

 “那小王送我,你们两个负责送一下小刘就好了。”周晔搞清楚几人回家的方向后对张明和王娜说道。

 “行,放心吧,有我这个超强的护花使者,绝对‮全安‬的把两个‮女美‬送到家。”张明拍脯。

 “去,猪头,你是谁的护花使者啊。”王娜嗔道。

 “嘻嘻,走啦走啦,别耽误周总的事情。Bye啦,老大晚上开车小心些啊。”三人笑嘻嘻的拦车走了。

 车飞速的开着,夜晚的街道上车辆不多。王志强没有说话,因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周晔斜靠在座椅上,嘴角有一丝微笑,眼光游移,不时飘过王志强脸颊。

 忽然,周晔转向了王志强,轻声说道:“小王,我发现你真有意思嗳。”

 王志强听着心里一惊,手不一抖,引起车身一阵晃动。

 “哎哟,小心点开车噢,小王。”周晔咯咯的笑了起来。

 王志强不有些老脸羞红,这个狐媚女人的一句轻言,背后还不知道隐藏着什么样的意味。周晔的风情要说不吸引自己那就有点自欺欺人。她大胆的作风和看似不拘小节的举止,像一道美味的大餐,惑着男人们去品尝。但‮份身‬、地位的差距让王志强不敢轻举妄动,如果换作是蓝梦广告客户部的AE(注2),自己也不至于如此不堪。

 人们不是常说,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吗?对于子白茹,两人间的感情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演化成了亲情,不再有年轻时的冲动和浪漫,只剩下彼此的责任。对于刘莹洁,那种偷情的滋味和带些的情爱让王志强倍感刺。而眼前的周晔则是完的一种新的体验,周晔成、妖媚比之王娜更能让男人疯狂,周晔给男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让男人有完全颠覆一切的伦常的冲动。而周晔的的风情却在一颦一笑间漾,她也从来不回避这一点,神情举止自然,仿佛天生就如转世的褒姒,有着倾国倾城的力量。

 “周总应该不比我大吧?”王志强对周晔口的小王、小张之类的称呼总感觉有些怪异,口问出了这个女人最忌讳的问题。

 “咯咯,是吗,其实我已经很老了,眼角的皱纹骗不了人了。”周晔蹙起了眉头,伸手往后捋了一下垂散在额前的发丝,轻轻甩了下头,眼中的有抹异样的神采。

 “不是吧,周总,您别开玩笑了,您要是老了,那我就要进棺材了。”眼角余光中周晔挪动了‮身下‬体侧向了自己,姣好的身姿一览无余。

 “哈哈,所以我说你有意思啊,我会看面相嗳,我帮你相相如何?”周晔没有就年龄的问题继续下去,叉开了话题。

 “呃,相面?呵呵,我开着车呢,怎么相啊。”王志强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个周晔怎么思维跳跃的比张明还要快,完全掌握不到她打得什么主意。

 “嘻嘻,我可是认真学过的,还经高人点拨,要不要试试看嘛?”周晔轻笑。

 在周晔的软语腻声中,王志强感觉骨头都有点酥了:“好啊,既然是这样,那就请您这半仙儿帮我看看吧。”

 “唔…让周半仙儿好好看看你…”周晔学着王志强的语气,有些怪异的北京腔让王志强忍俊不住。

 车已驶入二环,王志强在周晔咄咄的目光下有些涩然,车速逐渐降了下来。

 许久,周晔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王志强,目光炯炯。

 王志强开始不自然,有些如坐针毡的感觉,踩踏油门的右脚越来越松,心中怪异的感觉越来越让王志强难受,被一个女人这样的注视实在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尤其是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美‬。

 但对于这种情况王志强却没有经验应该如何处置,只好不停的变换着姿势,好像座椅从来没有这么不舒适过。偶尔侧头,在路灯的闪烁下,昏暗车内的周晔仿佛侧卧的雕像,只有一双扑闪的眼中莹光转。

 驶出二环行至辅道,王志强终于忍不住将车停靠在路边,转向周晔,问道:“周总,看出来什么了吗?”

 “咯咯咯,小王你终于忍不住了哦。”周晔恣意的笑了起来。“唔,有快20分钟,你还真是能忍啊。有我这么一个大‮女美‬盯着你看,你还能稳健的开车,不容易啊。比张明强多了,张明在和我的对视下只坚持了两分钟就扑上来使坏了,哈哈。你们两个还真是各有不同啊。”

 周晔那种肆无忌惮的笑声和话中的内容让王志强脑中顿时妒火上升“扑上来使坏?!”看着周晔的笑颜,红微动,眼睛中是媚惑,王志强只觉脑间轰的一声,完全不顾及的将周晔拉了过来,低头向那一双人的红吻去。

 随着周晔“嘤咛”的一声娇,四片炽热的瓣纠在了一起,周晔的舌头迅即的伸进了口中,灵活的挑动着,在王志强的口中打转,肆着王志强的舌。

 王志强想用力掴住周晔的身躯往自己身边靠紧一些,但没想到反被周晔抱住了脖子动弹不得,整个身躯俯向了周晔的座位,好像自己被周晔抱在怀里亲吻一般,但周晔娴熟的吻技让王志强暂时顾不得考虑这个怪异的姿势,完全的醉在了这场烈的战当中。

 周晔的哼、娇开始让王志强火焚身,正想要变被动为主动,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乖噢,先别动了哦,我要接电话嗳。”周晔推开了想要进一步行动的王志强,拿出了电话。“唔,阿瑶啊,应该快到了吧,是王志强再送我,没问题噢,你在等一下下啦,嗯,好…”看周晔挂了电话,王志强刚想再次绵,却被周晔娇笑着挡了回去:“别着急的啦,你们雷总还有事情等着我呢,还有机会啊,乖乖的,开车啦。”

 看着周晔坚决地神情,王志强无奈,强下刚才一番热吻带来的‮魂销‬感觉,发动了车子。

 ****

 随后的三天,王志强感觉自己就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却没有机会离开热锅。

 雷晓瑶显然很重视此次和周晔的合作,叮嘱张明全程跟进这件事情。广州雅轩的两名工作人员也在第二天到达了北京,项目小组开始了连轴转的开会、座谈,晚上的时间更是被总结和分析会占据,小组中的6个人几乎每次都开会到11、12点。

 热锅蚂蚁般的王志强在这三天中没有明显的机会和周晔接近,而周晔仿佛也忘记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工作中的周晔沉着而冷静,对张明和王志强都一视同仁,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只有在吃饭的休息的时候,即便有自己的员工,周晔依然如王志强那天初见般的一副妩媚样儿,但因为有其他人在场,王志强也不好做什么。

 而张明和周晔在会议上的斗嘴此刻也转移到吃饭休息的时间,两人互相开着玩笑,虽然有些玩笑听起来有点像吵架,但两人的神情都很轻松。

 比如周晔最忌讳别人说她‮体身‬的体重,饭桌上有时候也和王娜换关于减肥的话题,王志强也凑趣地说上几句恭维话,让两个妩媚的女人对王志强也是娇笑频频。

 张明却偏偏要反着说周晔,每次吃饭的时候,张明都会笑嘻嘻对周晔说“咦?周总你好像又胖了”之类的玩笑话,让周晔怒嗔不已。最让王志强恼火的是周晔似乎对张明的玩笑并不在意,两人的吵嘴简直就像两个情人在打情骂俏,让王志强对张明、对周晔都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愤恨,但偶尔间周晔的妩媚一笑又让王志强再次心软、并为之沉醉。

 这三天,对王志强而言简直是一次意志层面的超强考验,但王志强自觉失败了,在周晔布下的温柔陷阱中沉沦而不能自拔。

 三天来,所有的人都有些筋疲力尽的感觉,CF创意(注3)也有了大致的轮廓,小组中的所有成员都有了些如释重负的意思,雷晓瑶听了大致的框架后也表示满意,要求雅轩加快工作进度,周晔随即提议将山西之行压缩到一天,并且直接从西安返回广州,尽快提完整的拍摄计划。

 而由谁陪同前去山西,雷晓瑶本来嘱意张明跟随,但张明说要留在北京这边和王娜配合进行节前的最后一次批发渠道推广,推荐王志强陪同周晔前去,让王志强自张明升职以来第一次对张明产生了由衷的感谢。雷晓瑶最终同意让王志强陪同,使得王志强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下,对此次短暂的可能充的旅行充了期待。

 在最后的送行晚宴上,周晔似乎对张明不能陪同前去山西公司有些不,不时的拿话揶揄张明,而张明笑嘻嘻的不以为忤,反而一力的对王志强大拍马,让王志强如坠瓮中,看不明白周晔和张明的关系。周边的人对两人的斗嘴也有些习以为常,雷晓瑶对两人的

 当坐上了开往运城的703次火车,看着妖的周晔,王志强压抑许久的望终于再也按耐不住。

 一行四人正好在一个软卧包厢,在火车的晃动中,四个人闲闲的聊着,王志强有一搭无一搭的和应着,不时将火热的目光投到周晔身上。随行的雅轩两名企划人员一男一女,似乎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对王志强的目光视如不见,居然就这么坐着闲聊了许久。

 终于,两人说出去透透气,离开了包厢。

 王志强没有立即扑到周晔身上,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周晔,哑声说道:“你害死我了。”

 周晔斜卧在铺上,眼神中莹彩动,巧笑嫣然的看着王志强没有说话…  M.vlIxS.cOM
上章 飘在北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