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飘在北京 下章
四刺激
四刺

 这里要待一些事情,首先是关于巴那那迪厅,这个迪厅应该是北京几年来最火的一家迪厅,这家迪厅应该是在97年10月左右开业的,原先在蓝岛商圈的海蓝云天五楼,大概在2002年搬到赛特那边。考虑剧情的需要我把它提前开业了,知情的朋友莫怪,呵呵。

 其次,因为我没打算写一个肥水文,同样考虑到剧情的发展,我会将一些经典的产品及相关营销案例借用,大家看到以后不要诧异,我现在提前打招呼了。

 如果借用的案例有哪位大大在这些个企业就职,我这里说抱歉了。也许是职业上的习惯吧,文中会使用很多营销案例,也会牵扯到一些管理层面的事件,希望不会给大家造成困扰。

 丹麦宝隆洋行是个非常不错的国际知名的大代理公司,我曾经有些朋友曾供职于这家公司,但可惜的是其消费品代理一系在国内做的非常失败,虽然我一些朋友的离开就不太知道它的情况了,文中会涉及到宝隆洋行,也根据文章的需要做了调整,了解宝隆洋行的朋友也别怪我,hia…

 看到凤凰卫视在播放曼德拉85岁生日的音乐会,有很多国际知名大牌参与,我不敢确定1月17是不是曼德拉的生日,在这里还是向这位人权斗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

 “张会长,你丫的没见过‮女美‬啊,干嘛握着我姐的手不放。别是想着坑蒙拐骗这档子龌龊事呢吧。”李凯促狭的说道。

 张明不好意思地笑了,赶紧松开手挠了挠头,看着闵雁雁微带愠的脸说:“对不起,雁姐,我今天刚刚升职,还处于‮奋兴‬期呢,再加上又能认识您,今年这红衣老头真是对我太好了。”

 “呵呵,看不出来你这小伙子到实诚。今天升职啊,恭喜恭喜。”住心中的那丝不快,闵雁雁看着有点涨红脸的张明,长的有点普通,好在个子比较高,看着还壮实,能和李凯这骄傲小子这么铁,看来是有点本事。今天生日,等一下合缘了再看吧。心下做了决定,闵雁雁遂放开了心态。

 “你丫的也不知道给雁姐说说我的好话,上来就损我,明显得破坏我形象,要不要我和秦妹妹说说你在大学的光辉事迹?”

 “嘿,咱红苗正,在大学那是知了名三好学生,要不是被你坑蒙连带拐骗,我哪至于沦落风尘?至今还不知味呢。”

 “得了吧您呐,别跟这装大头蒜了,少废话,开车。”

 闵雁雁和秦雨笑嘻嘻的看着两个人逗贫。

 秦雨是国航的一个地勤人员,原来也是空姐,但家里没什么背景,做空服未来的发展太窄,没成想一个机会认识了李凯,就傍上了李凯,让李凯给她活动到了配餐公司,目前也混了一副科级。

 这秦雨属于典型的北京女孩,‮子身‬圆润丰,眉眼清朗,但又有股子海派女子的妩媚风情,秦雨是一旦决定做什么就一定要用尽手段达成目标的人,从认识了解李凯后就立即下手,初时李凯因为是同家单位还有些犹犹豫豫,但不住秦雨的风情,很快被秦雨斩获。

 秦雨也很聪明,知道象李凯这样的公子不是那么容易降服的,因此一方面在上使尽各种手段,让李凯贪恋自己的体,一方面又从不对李凯提任何要求,就连调动工作也是费尽心机让李凯主动帮她。一直任劳任怨的随时候命,把李凯照顾的无微不至,更难得的是还用心钻研了一手不错的厨艺,让李凯更加的舍不得。不然按李凯的本,一个女人能和他好半年就已经是奇迹了。

 李凯虽然‮心花‬好,但是对女人却极为大方,人长得帅,好工作加上好爸爸,一直让他无往而不利。这么些年泡妞下来,倒也没什么女人对其死烂打。

 只有这个秦雨,让李凯罢不能,因为秦雨总能变着法的最快速的挑起李凯心中的狂野望,每每让李凯足的从心里开出花来。就这样沥沥拉拉的处着,让李凯也习惯在一些正式的场合或者同学朋友聚会上带着秦雨,秦雨也很乖巧的处处以李凯为主,落足了李凯的面子。

 李凯甚至将一处2居室的房子过户给了秦雨,让秦雨更加坚定的跟随着李凯,将这小窝搞的又有格调又有家的味道,李凯一年中倒是有大半是住在这里。

 一路上,张明和李凯两人不停的吵吵闹闹,互相抨击,互揭老底,但是两人极默契,这些个说辞都是两人从大学开始互相配合修炼的纯无比。充了自嘲但又风趣幽默,两人凭着热情和自来的个性倒也屡有斩获。

 巴那那开业半年就火了京城,太阳、NASA、JJ等大型迪厅在北京已经逐步走向没落,而巴那那这样装修比较高档的迪吧却一下子火了起来。巴那那的老板是个泰国华商,从北京第一家迪厅NightMan挖来了周志豪当总经理,周志豪很聪明的没有沿用原来的老路数,而从环境和音乐上入手,走了高价路线,配合着女士免票、贵宾卡等惯用手段,吸引了众多层次较高的女客人,自然而然的就火了起来。

 李凯和周志豪自NightMan时期认识后就是不错的朋友,周志豪来了巴那那后就给原先认识的很多层次比较高朋友赠送了VIP卡,凭卡可以免票入场并在KTV享受7折优惠,稳定住了一批优质顾客。

 李凯也给张明办了VIP卡,两人时常的来这里喇,张明的潇洒诙谐和李凯的帅气多金,配合默契的两人倒很少落单。

 到达巴那那的时候还不到9点,这时候的巴那那还是清吧,放些柔缓的乐曲,虽然是圣诞节,但因为重头在昨天的平安夜已经释放过了,今天又是星期三,巴那那的客人不多,三三两两的散坐着,毕竟迪吧的Disco正式开场要在10点半,上人也在9点半以后了。

 张明喜欢这里,因为在这里可以看舞池中一个个甩着头的红尘‮女男‬上演一幕幕花样翻新的情故事,或者被人看自己出演。

 来这里的男‮女男‬女们似乎都在这里寻觅,似乎都有一种压抑的情感要抒发,不论是在舞池中挥汗如雨的释放压力,还是放纵自己寻找个‮夜一‬情人舒缓情,在这里都可以得到足。

 张明在这里能分明的感觉到一种放松,这里没有白天的压力和公司政治,不用对着王志强陪笑,可以不用去考虑明天的计划该怎么提报,在这里可以放肆的扮演自己想扮演的角色,或者什么都不扮演,只要把自己内心最‮实真‬的望释放就好了。

 以往张明除了和李凯来以外,自己偶尔也来这里放松,仅仅是坐在那里喝着喜力看红尘‮女男‬的故事上演。张明单独来的时候喜欢猜测场中男‮女男‬女的故事,喜欢分析哪些是刚刚认识但却干柴烈火的,哪些是还没上手正在努力的。

 这里也是京城知名的鸭店,靓男酷哥比比皆是,一些寂寞少妇常常出没,偶尔还把独坐的张明当作小鸭子,张明也配合得陪着她们聊,直到最后有些女人提出带张明出场,张明才故意恍然大悟的说自己不是,只能抱歉。

 不是张明拿乔有钱不赚,是因为张明有自己的原则,哪怕自己再穷再落魄,毕竟还能依靠专业能力赚钱,没到出卖尊严的地步。

 “今天是雁姐的生日,今天你最大,你说喝什么咱就喝什么。”四个人找了远离舞池的一个半开放式小包厢,这种小包厢挂有半门帘,让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实真‬情况,还设有最低消费,这个小包的最低消费是400元。

 “那咱们喝红酒吧,喝啤酒太容易涨肚子,喝多了还影响体形。”闵雁雁大方的没有选择喝饮料,而是爽快地选择了喝酒。

 李凯痛快地叫了两瓶干红,本来要加雪碧却被闵雁雁制止,仅仅要了冰块。

 张明没有因为闵雁雁选择喝酒而大喜过望,这恰恰从一个层面反映了闵雁雁是有一定酒量的,毕竟红酒平均都是12度左右,啤酒才4度。而且闵雁雁选择了纯饮,这就更加让张明觉得今晚的泡妞大计前途险阻。

 (这里句题外话,干红是糖的,因此口味才显得略酸,而广东人发明的干红加雪碧这种喝法确实在有些好笑,正确的干红喝法和葡萄酒的鉴别,我这里就不敢卖了。)

 张明和李凯的酒量在学生时代就不错,张明后来做销售更加是酒量大涨,李凯这厮本身就是‮败腐‬的革命小酒天天喝,红酒自然是不在话下。

 四人中张明和闵雁雁是初次见,张明固然是使尽浑身解数来情挑闵雁雁,但闵雁雁也推来挡去,把张明的各种进攻招数化解于无形。守的严丝合,让张明顿生一种无力感。心里暗叹,这女人太过精明,一方面配合着你的调笑,一方面又让你近不得身,有一种越吃不到越想吃的念头。张明也奇怪李凯一直没有给自己介绍这个女人的背景,虽然闵雁雁是秦雨的干姐,但依李凯的性格没理由放过的啊,怎么没被他吃掉反而发给自己?

 既然李凯不愿意说,那么自己也不问了。还是继续自己的征服大计吧。

 不知不觉,两两玩着筛盅的四人已经将两瓶红酒喝净。提起玩筛盅,张明是个中高手,以往陪客户‮败腐‬张明没少和‮姐小‬玩,练就了几可出神入化的筛计。初玩得时候张明故意输了很多次,从揭开的筛盅中总结着闵雁雁的规律。

 闵雁雁并不太喜欢这种游戏,但干坐着也无聊,玩个这样的游戏也能消除两人间的那丝陌生,类似的数字游戏天天在生活中上演。

 张明的那些伎俩都一一的被闵雁雁看在眼里,但虽然自己故意出了破绽给他,但在后续的猜来猜去过程中自己依然胜少负多,渐渐的勾起了自己好胜之心。

 张明心下暗自得意,凭你的聪明,怎么可能是这种叫法呢。摆明了是给我布置得圈套,但也曝出了你的‮实真‬水平和叫法。闵雁雁喜欢从2个起叫,往往在加到三个的时候可能会叫出自己‮实真‬的最多的筛子,这是张明总结出来的经验,两人叫点都非常快,张明叫点的时候表情丰富,时常做出各种表情,而闵雁雁却面不改一直微笑着。张明经常叫1点来扰闵雁雁的思路,并且时而自己没有1却叫1。让闵雁雁判断不清楚张明的思路,正是这种不断跳跃的思路才符合张明的性格,伴随着张明夸张的表情,让闵雁雁觉得今天晚上一定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夜晚。

 外面的场子已经热火朝天的开始了强劲的Disco乐曲,虽然又添了两瓶酒,但张明却提议出去蹦一会。秦雨看李凯没有反对,遂高兴起来,说道:“好久没蹦了,今天蹦个痛快,雁姐一起去吧。”

 “好吧,我也是好久没这么玩过了,一起吧。”慵懒的伸了个懒,闵雁雁站起身附和道。掉皮衣的闵雁雁在紧身衣的衬托下曲线玲珑,因为酒的作用而红扑扑的俏脸在灯下散发着柔媚的光芒,如黑宝石般的眼瞳更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透着惊人的媚力。

 张明几乎看呆了,紧绷‮硬坚‬了好久的‮身下‬让张明清楚地知道这个女人惊人的惑力。,和这女人上一定会死。

 四人走进人为患的舞池,跟随着节奏要摆起来,看着闵雁雁在强劲鼓点下晃动着的‮体身‬,张明嗓子一阵阵的发干。

 闵雁雁前的一对小兔在紧身衣下上下跳动着,虽然从面容上猜不到闵雁雁的年纪,但张明估计闵雁雁应该不超过30岁,皮肤保养的非常好,细腻白

 披肩的波卷发甩动着不时擦过自己的脸颊,让张明更加的心难耐。

 张明和闵雁雁逐渐贴近,李凯和秦雨也凑上来,四人相对着摇动着脑袋,在越来越快的强烈的鼓点刺下大家好像都忘记了自己的‮份身‬,只是鼓点催动下的一部机器般机械的摆动着,似乎发着无处发散的精力。

 “圣诞节的夜晚,让我代表巴那那全体同事祝愿大家‮体身‬健康,吉祥如意!”DJ的突然话让张明和李凯相对哈哈哈大笑起来。

 闵雁雁和秦雨莫名其妙的看着哈哈傻笑的两人,秦雨自然的抱着李凯在李凯耳边说着什么,似乎在问两人为什么笑。闵雁雁也极为自然靠近张明,抱起张明的胳膊贴近了张明的耳边,大声问道:“什么事情让你们傻笑?”

 感受着闵雁雁高耸的房传来的惊人的弹力,让张明‮体下‬的反映更加强烈。

 张明顺势搂住了闵雁雁的肩头,贴近闵雁雁耳边:“雁姐,因为里面有一个典故,有点黄,不好意思跟你讲。”

 闵雁雁攥起拳头擂了一下张明的口,并没有甩开张明搂着自己肩膀的胳膊,笑骂道:“你这小子不学好,等一下回去再问你。”

 那边显然秦雨听李凯讲了,笑得嘻嘻哈哈,搂着李凯的脖子‮动扭‬着‮体身‬‮擦摩‬着,而李凯也配合着‮动扭‬,两人模仿着做般的动作,让张明和闵雁雁看的激动不已。

 一个特殊的环境和特殊的氛围下,人的警惕和自重就会大幅下降,往往会做出很多不符合以往自己形象的动作,闵雁雁也仿佛受了刺,反手搂住了张明的随着音乐晃动起来。

 张明大喜过望,闵雁雁柔软的部不时的碰触着自己。看来终于峰回路转,今晚的机会加大了。

 四人就这样两两搂着、晃着…

 “我有点累了,回去歇会儿吧。”闵雁雁对张明说道。

 “正好,我也有点累,昨天加班一晚上没睡。”张明应道,冲李凯打了个招呼,牵着闵雁雁的手张明自然的护在了闵雁雁的身前,引领着闵雁雁朝包厢走去。

 看着张明的背影,闵雁雁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种让人放心依赖的感觉。

 “呼…”的喝了一大杯酒,闵雁雁舒了口气,仰靠在沙发上,因酒气而氤蕴的脸更加的红了。微眯着眼睛看着张明那张并不出色的脸庞,刚才还觉得普普通通,现在竟有些不同的味道了。

 张明凑了过去,学闵雁雁般养躺在闵雁雁身边,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

 外面吵闹的音响似乎都遮掩不住两人微微的有些急促的呼吸。

 小包厢内仿佛突然沉寂的有些人,两人侧过了头互相看着,闵雁雁眼睛中的雾气更加重了,张明的眼神似乎也冒出了火花。

 但张明没有动,只是死死的看着闵雁雁,死死的看着,任由眼中的火放着。

 两人的呼吸越来越重,但两人也都极力忍耐,只是用眼神互相视着。

 两人的眼神纠着,如电光火花闪过。

 不约而同的,两人猛地抱在了一起,张明搂住了闵雁雁的脖子,闵雁雁抱紧了张明的,急切的相互寻找着嘴

 深深的一吻“啊…”两人又同时分开发出了足的声音,仿佛呼出了压抑许久的燃烧的望。

 看着张明眼神中燃烧的望,顶在自己肢的那个突起‮硬坚‬让闵雁雁收紧了双腿,本有些润的‮处私‬更是不堪刺让闵雁雁感觉又有火热的出。

 闵雁雁颤抖着伸出手狠狠地抓住了那块‮硬坚‬,快速的捏起来。

 “嘶…”虽然隔着子,张明还是感到了一丝疼痛,但却更加强了刺,张明已然克制不住的火腾的熊熊燃烧起来。

 张明搂着闵雁雁脖子的手从高领衣伸了进去,灵活的找到了一点蓓蕾,闵雁雁的头业已‮硬坚‬竖起,张明的手指快速的拨动着,让那蓓蕾随着自己手指跳动。

 似乎受不了张明的刺,闵雁雁的手停了下来,‮体身‬软了下来,双腿夹的更紧了,错着磨擦着,好像要磨擦掉那已经熊熊燃烧的火焰。

 张明腾出另一只手,进闵雁雁错的双腿,用手掌抚住了那中心处。

 闵雁雁分明感觉从张明掌心传来了一阵不能低档的热力,随着那手掌的起伏,热气也隔着牛仔一波波的传进来,整个内前端已经完全润了,道的火热让闵雁雁分外的感觉渴望,心中的顾虑此刻已经完全不能低档那火热的渴望,渴望那‮硬坚‬的侵袭。

 “不行了…不管了…你…快点来。”闵雁雁娇道。

 张明闻言,也顾不得随时可能会进来的李凯,也顾不得半挂着的门帘外不时走过的人。将闵雁雁扶起顶在了包厢的侧墙上,手忙脚的解开牛仔的扣子,拉下拉链,将仔褪到闵雁雁的腿弯处。

 闵雁雁浑圆白股出现在眼前,一件黑色的丁字呈现眼前,后面部分已经成了一条陷进了股,顾不得仔细欣赏,张明在闵雁雁的股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解开链,掏出按奈了许久的茎,将丁字拨在一边,狠狠地进了闵雁雁早已经润泥泞的道。

 “啊…”两人都从嗓子眼里发出了一声足的叹息声。

 闵雁雁的道应该是有些日子没有经历过,显得有些紧窄,虽然已经充分润,但是仍让张明感到了一丝疼痛,但这紧窄却又对头的刺分外加强。

 两人都感受到刺异常,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危险随着张明的入让两人的情几乎在瞬间就到达了顶点。

 张明已经顾不上克制了,因为强烈的感明显的袭来,张明陡然加速,快速的摆动起来,想趁着闵雁雁道的紧窄感还没有消失前发。

 果然,就在闵雁雁的道适应了张明的,开始松润的时候,张明强烈的发了,闵雁雁的道深处明显的感到了一股股热着自己,这20多下强烈冲击每次的进出大幅度的,都是从蒂边擦过,带给蒂的刺是前所未有的,伙和着这不恰当的时间、地点,还伴随着强烈的羞感,让闵雁雁在张明的前一刻就不可遏止的达到了一次小高

 足有10几次,让张明的腿都快软了,大口的气,张明也从没有过这么强烈的,快来的这么快这么强烈是张明没有想到的,或许在这种危险紧绷的境况下人的感被发到极限的缘故吧。

 张明紧紧地抱着闵雁雁,双手按抚在圆润高耸的房上。茎还没完全软化,依然深深的道里。

 还是闵雁雁最先醒觉过来,回过神的闵雁雁赶紧催促张明收拾一下。张明了几张纸巾按在了润的两人结合处出了茎,急忙的擦了几下还不断往外淌混合着两人靡滋味的混浊体。闵雁雁拿几张纸巾折成块状垫住了门,匆忙穿起仔

 两人整理好衣着,靠坐在一起,过渡‮奋兴‬刺和一丝丝疲累让两人都不想开口说话,两人还回味着刚才那场快速而烈的。  M.vlIxS.cOM
上章 飘在北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