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奶孙乱情 下章
第02章
就在这惊天动地的战,如火如荼地进行了近一刻钟以后,魂儿仍在半天幽游的冉秋霜,突然发现英杰的呼吸变得十分急促,动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快,冉秋霜料定孙儿就要了,一时间,念全消,双手急急的撑拒着英杰道:“英杰,快出来,千万不得,会…”

 可惜,这话来得太迟了,初登极乐的英杰根本顾念不了那么多,急于一为快的他,不但没有因的话而停止动作,反而将冉秋霜抱得更紧,股的起落更加的剧烈。突然,英杰感到眼前一阵光亮,底下澎涨到极点的巴,终于忍不住的吐出第一道情涎。

 心突然受到孙儿热浇淋的冉秋霜,在发觉自己终究没能躲开孙儿初的灌后,浑身瘫软下来,任凭英杰将全身所有的子孙浆,一道一道的灌注进来。

 失去抵抗能力她,静静的看着孙儿红着脸,为人生的第一次高低吼着,心中竟为自己能给孙儿如此大的快,感到几分的喜悦、骄傲。

 多少年来她只觉得自己只是一个青春不再的,但英杰在自己体内不停的爆发,却再再的告诉她,自己仍未凋谢,仍是一个能令男人息、疯狂的女人。

 心情有了巨大转变的冉秋霜,不再担心怀孕的事,只希望孙儿能将自己完全占有,并将他的爱一滴不剩的留下来,所以冉秋霜更将夹在英杰的双脚夹的更紧。

 而英杰注入冉秋霜子的每一道水都成了冉秋霜最强的摧情剂,翻搅、渗透着整个子,受不了这致命的快,冉秋霜几乎昏死过去。

 终于,英杰完成了他的第一次,虽然留在冉秋霜体内的巴仍意犹未尽的搐着,他整个人却已像一个消了气的气球般的趴在冉秋霜的身上。

 第一次尝到女体滋味的他,怀着几分感激的心情,不停的亲吻着身下的女人,根本忘了这个才给了自己最大快乐的女人,还是自己的亲生

 才出十多年来所忍下的那最黏稠的,慢慢的从快的巅峰飘落下来的冉秋霜,悠悠的品味着子内亲生孙儿所的澎湃、,此时孙儿柔情似水的爱怜,不但不停的落在自己的每一肌肤,且狠狠的噬咬着子的每一处,抚摸着孙儿依然发烫的脸,冉秋霜告诉自己,那曾经消逝于多少个孤清夜晚的春天,终于在今天找回来了。

 云雨方休,英杰像一只消了气的皮球一般,由的身上,滑落到一旁的席上。当一切的动作停了下来后,四周突地变得十分安静,部依然起伏不定的冉秋霜,不落痕迹的抓起她散落在一旁的底,按住她的私处,因为孙儿留在她身体里的东西,正一阵阵的从她的了出来。

 就这样,这对有了一层新关系的孙就这样无声的并躺,直到过了好一会,当英杰的精神恢复了稍许时,他才觉得他或许该说些什么什么才对…

 “…”这一声才刚出口,冉秋霜马上就纠正他道。

 “小祖宗,都已经这般田地了,你就别再叫我了,难道你要你的孩子对着你叫哥哥”

 “我的孩子?”

 “还装傻,刚刚叫你别在我那里面,你偏不听,还紧抓住人家劈哩啪啦的一阵猛,现在姐姐肚子都是你的货,只怕明年就要替你生个胖小子罗。小子,只怪你贪图舒服,过了这个晚上,姐姐的肚子要是大了起来,可要把账给记到你的头上,由不得你赖的!”

 听了这话,英杰忍不住的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冉秋霜。不想和他争辩,冉秋霜仅是笑了笑,然后拉着他的手拉往她的腿探了一探,果然,那还有几分热气冒出的口,仍然是黏不啦搭的一片。

 “姐,你后悔了吗?”

 “傻弟弟,方才姐姐对着你张开双腿时,就已经决定要和你作一辈子的夫了。既然当了你的子,姐姐还能不替你养个小子吗?只要你愿意,姐姐还想替你多生几个哪。”

 冉秋霜抱着英杰的手臂,轻咬着英杰的耳,软软地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姐姐的杰儿,姐姐的天,没有外人在时,你想对姐姐怎样,姐姐都依你,但就是不许你再叫我了。赶明儿个姐姐上街买些货儿,将这张整治成咱姐弟俩的鸳鸯窝,再让姐姐好好的侍候你这小冤家,以偿你对姐姐的一番情义,你说好不好”

 英杰转过身子,仔细端详着冉秋霜──眼前这个女人,还是那和自己相依为命十数年的眼前的她,眼神散发出无限的,头上的秀发,因方才那场烈的而略显零,似张还闭的红,好像正等着情人的品尝,依然突出的头、起伏不定的玉,告诉英杰,仍未跳出刚刚那场情的漩涡,这个让自己尝到人生极味的女人,正期待着亲生孙儿的另一次侵犯…

 “亲姐姐,何必等到明天,你的亲杰子现在就想再当一次神仙…还有,你不觉得孙儿一边干你一边叫你会比较剌吗”英杰把冉秋霜拥入怀里,温柔地说道:“就让弟弟我再好好的疼你一次…再让孙儿让好好的一回吧…”说完这话,英杰再次把冉秋霜倒在大红花被,头就是一阵令冉秋霜不过气来的狂吻,两手在冉秋霜的身上胡乱的摸索着…眼看另一场战就要开始。

 突然,冉秋霜急急地推开英杰:“好弟弟、好孙儿,你说的多对,你稍忍一下,姐姐去去就来…”

 冉秋霜在英杰的鼻子轻轻的亲了一下,抓起遗落在角的抹掩住吻痕累累的部,下得来,走近窗口,拉下窗盖儿,并将房门的门栓戳上,回过头来对英杰说:“小鬼窗也没合,门也没锁,就敢骑在你亲的身上猛干,就不怕被架上猪笼…”

 英杰说:“附近几十里…看不到一个人…要想架上猪笼…也没有机会…”说完还要抱住冉清秋霜雪白的体时,冉秋霜赤已经离开铺,让英杰扑了一空…

 当她坐上旁的马桶时,发觉孙儿正专神的看着自己,急涨红着脸说道:“讨厌你…转过头去嘛,别看…人家要那个…”

 那知坐在沿的英杰,存心让冉秋霜着急,仅一旁浅浅的笑着,就是不肯转过头去,冉秋霜没有法子,只得瞪了他一眼,任由这冤家看着自己把他在自己里的给排出来。

 心想:“反正都由他玩过了,让他看看身子又算得了什么…”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原来冉秋霜的里因英杰的猛烈而灌进了不少空气,而这会儿竟随着大量的秽物排了出来。一旁的英杰,以为母亲放了个,不觉的笑了起来,还用手指在脸上划了两划,冉秋霜只当他看出自己并不是放,羞的耳都红了。

 好容易才把肚里的货清净,冉秋霜掩着走到衣柜旁找出一条净的缣布,把户仔细的擦净,并偷偷带着另外一条回到了绣

 走到英杰的身旁,冉秋霜用手指在英杰的脸上划了两划,笑道:“你啊,就只会偷吃,也不懂得擦嘴…来,姐姐替你擦擦。”说着,拿出缣布,在英杰的档间擦了起来。

 一边擦着自己留在孙儿身上的,冉秋霜一边打量着孙儿那极端兴奋部份,想着:“原来这冤家的宝贝是这般的大,难怪刚刚被它的死去活来,这孩子真是员猛将,一上得身来就是一阵猛,就当那是铁铸钢打的。待会那顿活儿,可要叫他轻点儿,免得把肿了,就没活儿可了…”

 才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冉秋霜就已经把英杰的东西擦净了,只见她把手中的布条儿往边一丢,才说了声:“好了…”

 英杰已着他那已再度起的儿,翻起身子,紧紧地将她住道:“,我们再唱一出二进宫吧…”

 有着同样的需要,冉秋霜此时也就不再顾忌那孙的名份,放胆的将她的两腿张开,热烈的接孙儿的第二次侵入…

 怀着某种期待的心情,冉秋霜一手将英杰儿带往她那又渗出水的户道:“进来吧,的小驸马让姐姐好好的疼疼你吧…”

 有了冉秋霜的帮忙,英杰很顺利的再度侵入了的体内,与第一次不同的是,冉秋霜这次有了更人的风情。当他的头才将她的花心那么轻轻的一抵,她马上有了十分烈的反应…只见她两条高举的腿,突然用力的钩住英杰的股,将他往她的身上拉扯,这种赤招呼,摆明就是要她的孙儿将她的身体给一不留的全然,让她能得到百分之百的痛快、宣

 已然将世俗的道德枷锁由身上解去的冉秋霜,仿佛无意间得到了张专属于她的执照,藉着心理解放所带来的特权,她开始细细的品偿英杰的每一次进出,不断的将那窄小紧凑的向孙儿的大巴,她用尽下半身去逢和讨好令她魂牵梦萦的孙儿最狂暴和醉人的冲击,当她的户因孙儿具的进出而无法自主的开阖时,由底下袭至喉头的烈快,让她终于吐出了一串串呻。

 “哦…好孙儿…你上天了…”

 “,你…没事,听你哼呀哼的,是不是我那里得不对,把你痛啦?”

 不曾听过女人在欢乐绝顶时的特有言语,英杰以为出了什么大不了的事,焦急的这般问着。

 听到孙儿那道纯情的发问,冉秋霜心里暗的里笑了一笑,她心想:“想不到,死守了那么多年的那块贞牌坊,让孙儿这小冤家这么几下,就全给散了,唉,原以为道德这种东西,虽管不了咱女人的下口,但也得住咱们的上嘴的,如今,唉,我这好的女人,竟让孙儿把我上面这张嘴也出声来了,惭愧、惭愧…”

 “嗯,没事的,你想怎么就怎么吧,我们女人…只要被得舒服,就会这般叫的,你不用怕。对了,待会儿…要是在丢身子时失了神嚷了出来,可记得把的嘴给遮住喔,可千万别让咱们的左邻右舍,知道这屋子里发生了些什么喔”

 “原来这样啊,我不是说过…附近几十里那有人呀…除非是女佣阿桃…我知道了…”

 “来吧的小丈夫…的好孙儿…快用你的大巴用力干吧…用力吧…”

 英杰一听到冉秋霜的哀求后,双手双脚撑在上开始抬狠狠的着冉秋霜的小,而冉秋霜则是双脚紧紧的夹着孙儿的,双手环抱着英杰的脖子享受着孙儿大的巴在自己的快

 “好的小冤家…好孙儿…用力吧…”

 英杰一边一边想刚刚还说怕丢身时情不自的嚷出来,没想到才不到一百下就叫了,看来待会可要小心了,要不然待会叫的更厉害,让左邻右舍全知道了。

 “哦…杰儿…的好弟弟…用力…对…就这样…用力干你的亲…你的姐上天了…”

 英杰看着平时拘谨守节的冉秋霜,此时陶醉的表情变得像娃般,嘴里更不停的叫着一会叫他孙儿,一会叫他弟弟,他真不知道冉秋霜到底要将他当成弟弟还是孙儿,但他也没想那么多,现在的他只用力干着他眼前的女人,足这个女人,管她是想当他的还是姐姐。

 “…杰儿…嗯…的你吗…嗯…”“杰儿…的好孙儿…哦…你的大的亲…用力干吧…小丈夫死了…”

 久蓄的冉秋霜让孙儿的大的像山洪奔泻般的不知丢了几次,此刻的她像爱焚身的妇不断的将往上抬,好让她孙儿的大巴能深深的进她的小里,嘴里更不停的呼唤着孙儿、哀求着孙儿。幸好她的叫声还算小声的,且最近的邻居也在几十里外,要不然真的就让人知道她们孙俩的好事了!

 “杰儿的大的小上天了…喔…用力…再用力……让死吧…”

 久没让男人干过的冉秋霜第一次就碰到英杰的大巴,让她的早已不知道自己再叫些什么了,现在的她只想要孙儿的大巴更用力的着她的小而以,而英杰看到自己平常总是带哀愁的,现在却躺在他身下双脚紧夹着他的媚眼如丝的的样子,嘴里更不时的叫着,于是他更凶狼的水的小

 “对…用力干…把上天…姐姐要上天了…杰儿把上天了…喔…用力的小丈夫…”

 “…你的小好紧…喔…夹的杰儿的巴好…喔…的孙儿好舒服…嗯…”“杰儿…不是紧…是杰儿的大巴太了…喔…的大巴孙儿……”

 一会英杰双脚跪在上整个人在冉秋霜的身上,双手抱着冉秋霜的肩膀拼命的将自己的进冉秋霜的小里,随着英杰的,整张也随之摇动而发出“吱、吱”的声音,配合着他们孙俩的下体所传来的“啪、啪”和冉秋霜小里所发出的“滋、滋”的孙的响曲。

 “杰儿的好孙儿…你上天了…你的大的小死了…”

 “嗯……我也好的小真紧…的杰儿的巴好…”

 男女的狂和小所传来的快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冉秋霜,冉秋霜十多年来的情空需,此时此刻全都被孙儿烈的巴给填,她疯狂的叫着,双手更紧紧的抱着,同感受着孙儿爆发的力量和巴狂猛的冲击,一次又一次的享受着男女的高

 “哦…的好丈夫…的好…嗯…杰儿的好…好弟弟…了…快丢死了…”

 “嗯……喔…忍一会…让我再一会…嗯…我们孙俩一起丢吧…”

 “嗯…好…你可快一点…你的大死了…就丢死了…再干下去…嗯…你可了…哦…”  M.vlIxS.cOM
上章 奶孙乱情 下章